陳零

陳零

《眾新聞》特約記者、《一點》記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20/2/15 - 16:58

情人節快樂。君を愛してる。

如果有愛著的人,要讓他她知道。(Photo credit: Cerqueira on Unsplash)

如果有愛著的人,要讓他她知道。(Photo credit: Cerqueira on Unsplash)

去年 5 月開展了 Perhaps Love 寫作計劃,那是一個平行時空的愛情故事。
寫了 3 個單元,到了東京一趟,返港後,時代翻天覆地。

我回到新聞媒體,當上特約記者。
第一位受訪者是義務律師。
當時,沒想過會是一場漫長的抗爭。

隨後的 8 個月,受訪者由願發聲的藝人,到願榮光團隊、連儂牆文宣團隊,再到機場、現場,然後前線勇武、哨兵、家長,後來的素人議員、良心小店,到近期的醫護,還有最新的自救口罩社區小隊。
每位人物、每段故事,同呼同吸,同悲同痛。

廣告

11.12 後的兩星期,中大二號橋保衛戰,緊接理大圍城,如同戰爭,槍林彈雨,帶來的創傷,無法療癒。
重回那街道,看著地、看著牆,總是想哭。

其後的節日,平行時空的派對與濫捕、歡笑與悲慟,心要多難受有多難受。好不容易,元旦遊行再次展現民意授權。
突然,又一場人禍,一天比一天荒誕。

去年 6 月 9 日前發生的一切,就像摩西紅海般分隔著,已很遙遠,觸不可及。
如今,彷彿只剩下 2019 年 6 月 9 日後的記憶。

無法忘記,6.15 梁義士以死相諫、6.16 的 200 萬 +1 大遊行。
無法忘記,那次在專心影地下巨幡文宣,忽然一隻手臂從後把我包裹著,然後輕聲說:「妳咩都無,小心啲呀。」他很高,高我一個頭有多,我只看到他一對會笑的眼睛。
無法忘記,那次才走到現場,有 FA 把口罩眼罩往我手裏塞;然後轉過頭,有人中了 TG,他又馬上純熟地替他倒生理鹽水。
無法忘記,那個瘦削身驅獨力推著水和麵包,在路上等他們來取。
無法忘記,落單的他,徒步從機場走出市區。
無法忘記,第一次聽到認識的他們,中彈、被拘捕、失聯,然後復聯又失聯。
無法忘記,那些狂奔、那種澀臭、那些汗、那種冷。
無法忘記,大家一起大笑過,左右都不認識,傻呼呼的。

有錢就可以要他們捱槍捱彈嗎?這一直,他們只是以浮板和水煲作盾。

有錢就可以要他們捱槍捱彈嗎?這一直,他們只是以浮板和水煲作盾。

我沒有要自己站在政治的那一陣營,但我選擇了做一個怎樣的人。
就如許許多多香港人一樣,叩問良知。
這 8 個月,不相識的人,伸手相助,義不容辭。
那是對我城的愛,對人,單純的愛。

2020 愛你愛你。
如果有愛著的人,要讓他她知道。
君を愛してる。今、とても会いたい。

2020 情人節快樂

2020 情人節快樂

 

陳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