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做 Mr. Jones? 請做好隨時遭受報復準備

2020/10/8 — 14:52

《新聞守護者 Mr. Jones》劇照

《新聞守護者 Mr. Jones》劇照

電影《新聞守護者》在香港未正式上映已引起熱烈的討論,箇中主因是它切中時弊。由於這齣電影去年已在海外不同國家陸續上映,相關的影評汗牛充棟(今年上半年亦已有數篇中文影評),所以本文亦不妨作適量的劇透。

聖人寥寥無幾 捨生成仁說易行難

坊間影評的討論焦點大多集中在無畏無懼的英國獨立記者鍾斯(Gareth Jones)如何與依附權貴的普立茲獎得主杜蘭迪(Walter Duranty)形成鮮明的對比。相信有良知的人也不反對世上需要冒起更多不畏強權的鍾斯,但願意身先士卒成為鍾斯的人往往鳳毛麟角,這與人類趨利避害的傾向不無關係。

廣告

鍾斯扭盡六壬突破蘇聯政權在莫斯科設立的新聞封鎖線,孤身一人深入烏克蘭窺探究竟,實屬「違法達義」的秘密行動,一旦行蹤敗露便是九死一生。在伊朗、北韓等極權國家,這類被逮捕的記者極有可能被判處干犯間諜罪而被處以極刑。此外,鍾斯的文章就是被當權者大批特批為偏頗失實、惡意中傷的負面報道。報道一刊出,鍾斯旋即被污衊為在查證不足的情況下公開發表與事實不符/誤導性/以偏概全的結論,以及沒有給予蘇聯政權適當的機會作回應的失德記者。在國安法魔爪隨處可見的香港,在課堂上討論「違法達義」也諸多掣肘,傚法鍾斯的最壞後果是甚麼,不用多說各位也心知肚明。

其實,鍾斯決意前往烏克蘭前已有新聞界好友 Paul Kleb 在莫斯科向其通風報信未果,更慘遭政權殺害的前車之鑒。若然他轉為以「留得青山在」的思維行事,優先保障自己的安危,那當然便沒有餘下的劇情可言,但外人亦難言有甚麼可責怪他的地方(當然,有些人會批評沒有進一步抗爭的人畏懼退縮,不願作更大的犧牲。面對這種情況,各位可留意批評者自身是否又願意身體力行作更大的犧牲,但此乃另話,在此不贅)。

廣告

女主角掙扎表現是常人面對極權寫照

夾在鍾斯和上司杜蘭迪之間的艾達·布祿士(Ada Brooks),可能是更多平常人的縮影。從艾達不願出席上司杜蘭迪烏煙瘴氣的尋歡派對,以及透過大聲播放音樂避開監聽耳目把敏感資訊透露給鍾斯等事例可見,她並非埋沒良心之徒。可是,由於受制於嚴密監控、害怕開罪行內聲振寰宇的上司影響自身仕途等各種現實生活的顧慮,使她只願成為鍾斯的「後勤絲」。

不僅如此,儘管艾達深明蘇聯政權對新聞工作者的嚴密監控必定出於圖謀不軌的動機,以及清楚知道 Paul Kleb 的死亡疑點重重,但她仍然質疑鍾斯「諸多事幹」的動機。縱然觀眾難以斷定艾達是否懷疑鍾斯希望「搏上位」,但最少可以肯定的是,在劇情前半部分,她認為鍾斯不惜冒「送頭」風險也堅持深入烏克蘭調查的舉動是年少氣盛的不智表現。

在劇情後半部分,艾達從蘇聯新聞官得悉鍾斯極有可能已被逮捕後,她一方面為鍾斯的安危感到憂心,另一方面,當鍾斯獲釋臨被遣返英國時,她擔心受到牽連而沒有理會鍾斯對她的呼喊相認。鍾斯公開發表狠批蘇聯謊話連篇的言論後,她一度被上司要脅以自己的名字署名寫一篇誣衊對方報道失實的文章,但當她寫好相關稿件後選擇毀掉它,繼而選擇辭職,恥與為虎作倀的上司為伍。她甚至私下寫信給鍾斯轉軚認同他為追求真相所付出的一切。然而,她始終沒有公開站出來為鍾斯護航,以及指證其前上司的各種不是。

或許觀眾惋惜艾達始終沒有足夠的勇氣踏出「安舒區」,甚或對有點不屑她類近「彼得不認耶穌」的表現,但她不斷在依照自己良心行事和害怕遭受極權報復之間的徘徊掙扎,豈不是一般人遭受極權壓迫下的日常生活寫照?

好人一生平安?認真便輸了!

與艾達相比,鍾斯是一個甘願為披露真相赴湯渡火的青年。雖然他出發前無法說服艾達一同潛入烏克蘭調查真相,但他孑然一身輕,才可無後顧之憂。不過,鍾斯並無因為勇敢披露蘇聯的黑幕而換得任何理想的個人回報,反而被當時在傳媒界地位舉足輕重的杜蘭迪屈枉正直、被前上司勞萊·喬治(Lloyd George)怪責受到牽連繼而被割席、被旁人冷嘲熱諷和非議,甚至被無知且教養欠奉的小孩恥笑(若然鍾斯與嘲笑他的那群小孩認真計較糾纏,則有可能被觀眾覺得他過於小器。劇情中,鍾斯面對他們直插心臟的說話時只能繼續痛哭而沒有作任何還撃,這正好更能凸顯他的孤獨和無助)。這一連串打擊的殺傷力並不遜於極權明刀明槍的威嚇。

尤有甚之,鍾斯沒得到善終。1935 年,鍾斯在內蒙古採訪期間被綁走,繼而在三十歲生日前夕被撕票,結果客死異鄉。有人推測鍾斯被殺是蘇聯秘密警察報復他踢爆蘇聯黑所為,但直至現在也沒有充分證據證實相關揣測。連同鍾斯與其好友 Paul Kleb 的眾多案例擺在眼前,生於亂世,「好人一生平安」很多時只是文宣的良好願望。在現實世界,好人含冤而終甚或全家慘遭滅門,塗脂抹粉、賣友求榮的惡人終其一生也沒有得到報應的事例多不勝數。這正好解釋了埋沒良心換取榮華富貴的巨大誘惑何在。在極權重臨的時代,意欲明哲保身的人也不一定得償所願,所以亦難言有甚麼明智到極致的處世策略,但各行各業有意傚法鍾斯的人,恐怕須做好隨時遭受報復的思想準備(註)。

註:鍾斯「違法達義」的行動疑似遭到報復,那麼在香港做一個守法的新聞守護者又是否可以保平安?大家不妨可參考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 2014 年在西灣河遭受刀手襲擊的案例。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