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社工註冊局民選成員 Facebook 專頁

感謝在亂世中守護社工註冊局的候選人

朋友常問為何我還不離開香港,說真的,面對如此無力的局勢,真的像「MC $oHo」和「KidNey」的《係咁先啦》,每天也掙扎何時要離開,但同時又不忿就此離開,更放不下在香港的不少工作。面對立法會很輕易便三讀通過「財匯局」取代「香港會計師公會」負責本港會計專業發牌,究竟「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會否有機會被政府收會發牌的法定地位?或是今年將會成為最後一屆由註冊社工選出心目中的註冊局成員?(註)

莫忘初心.堅守社工價值

社工其實也只是普通人,但我們所修讀的課程和實習,教導我們去明白每個人背後的困難和限制,同時也教曉我們相信每個人也有能力協助自己應對難關,社工便是陪著大家一起走的人。當社工協助弱勢社群時,我們同時也必須明白,不少弱勢社群的出現源自於制度的問題。不完善、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制度,讓某些人的基本人權被剝削,讓某些人失去連結社會的機會,甚至某些人失去生存的希望。因此,社工除了協助個案與家庭外,社工的天賦讓我們對社會的需要和問題十分敏感,也會從社會底層揭示制度的問題,所以過往社工會有不同的倡議行動,背後是希望建立一個平等的社會,我認為這就是社工常說的守護公義。社工成為唯一的行業,因為要遵守社會工作者註冊局的「工作守則」中的「基本價值及信念」: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必須以社工的信念守護公義。

社工註冊局的任重道遠

未來社工於守護公義或為服務使用者發聲時,在新的局勢將會危機處處,隨時被指觸犯某些法例,於社工續牌時由社工註冊局召開會議,討論有關違法是否違背工作守則。註冊局未來於監察社工課程和培訓的發展舉足輕重,究竟未來社工課程會否放棄有關社工有責任維護人權及促進社會公義的訓練和教育?會否只專注於修橋補路,專注個案輔導和家庭介入,慢慢忽視社工身處社會和制度的角色?

感激在亂世中參選的人

因為社工需要守護公義,守護社工價值,當我們活於亂世時,不少人選擇退場,也有人選擇沉默。面對過往不少人因積極發聲而被關注,深知無法參與註冊局的民選成員選舉,內心早已十分擔心註冊局會否失守。當後來知道社工註冊局作為法定組織,成員日後有機會被政府要求宣誓,令不少人擔憂影響日後於其他國家展開新生活,已不敢再懇求朋友參選。可是。最後竟然有七位註冊社工,願意參與這場可能是最後一屆的社工註冊局民選成員選舉,內心除了感激七人團隊,實在已找不到說話表達致意。

衷心推薦的七位優秀社工

猶記得其中一位參選的朋友是臨危受命而參選,面對可能失去移民的資格,也被家人勸喻退下陣地,最終她因為希望守護社工的最後一個保壘而再上戰場。

一位相識十載的朋友,因為知道我和不少朋友可能隨時被莫須有的罪名吊銷社工牌照,本來可往異地工作,最後選擇留下參選。

一位認識良久但不算相熟的年青社工,回想那時他在不知現在的局勢下,本可選擇踏上政治舞台,但最終他選擇成為社工,欣賞他至今仍然以社工初心在民間組織工作。

三位認識的社工老師,面對大學不斷被政治化,冒著可能失去教席的壓力加入七人團隊。

一位早於組織工會時的盟友,當知道找不夠人組成七人團隊參選時,義無反悔地成為七人團隊最後一位成員。

七人團隊和第八位候選人

我相信今次社工註冊局民選成員選舉,會是我近期唯一會參與的投票。縱使我不知道註冊局和社工這行業日後會變成怎樣,但我相信「不是因為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見希望」。一日未到最後審判,大家也需要堅守良知和我們的基本權利,去守護每一場真正有認受性的選舉。

希望大家記得於 11 月 15 日或之後,留意是否收到註冊局的投票信,揀選心目中的民選成員,盡快寄回註冊局。衷心希望七人團隊:④ 黎汶洛(Oscar)、⑥ 伍銳明(阿銳)、⑧ 鍾威麟(Adino)、⑨ 何詩敏(Toby)、⑩ 黃錦娟 (Grace)、⑫ 陸鳳萍(Phyllis)、⑮ 林昭寰,以及我最後推介 ⑦ 陳國邦能順利當選成為社工註冊局成員。

註:現時註冊局由 15 位成員組成,7 位由政府委任,8 位由每名註冊社工投 8 票選出。

作者製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