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慘劇是如何煉成的(之一)

2020/9/12 — 11:07

社署弱智人士宿舍

社署弱智人士宿舍

幾天前,葵涌一位母親疑因不堪照顧壓力,親手勒斃智障兒子黃發麟,再割脈企圖自殺。據了解,母親很疼錫發麟,兒子多年來住在中度智障特殊學校宿舍,情緒和行為問題較多,至8月底因年屆21歲而不能再延讀下去,必須離開學校宿舍。家中有一對龍鳳胎的弟妹,父親是的士司機。疫情下弟妹要留在家中上網返學,一家人在屋裏困獸鬥,結果母親可能「壓力爆煲」,釀成慘劇。

其實這些慘劇從未間斷。

今年五月,將軍澳一位71歲母親亦疑因照顧智障和患長期病41歲的女兒「阿琪」太吃力,看不見有出路,結果母女一齊墮樓身亡,據報母親也是自女兒出生以來都是無時無刻細心照顧她;去年五月,大坑發生一件駭人聽聞的家庭悲劇,三位相依為命的年長姊妹同住一室,其中六旬智障幼妹凌晨突然失常,以手狂抓行動不便長期臥床的長姊雙眼,揭發原來兩人的照顧責任一直由要上班的二妹個人承擔;還有2018年一位患抑鬱症的婆婆勒斃了她認為有過度活躍症的6歲孫兒,還有轟動一時在2014年發生的的殺兒案,一位父親疑因獨力照顧15歲的智障兒子和另一位年紀較輕的兒子壓力爆煲,用刀將智障兒子割頸放血殺死等等。

廣告

串連著這些慘劇的主要因素,都是與在家照顧智障人士的壓力過大,以致照顧者沒法看見改善的希望有關。照顧者都疼愛家人,但眼見自己年紀越大,照顧能力只會下降,但在可見將來卻完全沒辦法改變現狀,最後只好用自己的方法完結一切!假如及時有足夠的支援,包括家居、社區、及院舍的服務,分擔了照顧者無止境的重擔,這些慘劇是可以避免的。

就以黃發麟為例,他離校之前,為什麼不能安排上述的服務銜接即將中斷的住宿服務呢?原來智障的各類成人服務大多供不應求,輪候時間由幾年至十多年不等,其中最長的是院舍服務,截至今年7月31日,嚴重智障人士宿舍平均輪候時間超過13年、中度智障宿舍也要12年。要知道這只是個平均數字,其實輪候隊伍分為正常和優先兩種,家庭狀態要出現嚴重危機才可符合優先隊,像黃發麟的情況就未能符合了,所以他排的正常隊就要輪候16年。假設他15歲(亦即最早可以輪候成人服務的年齡)開始輪候,以現時的進度,他要31歲才會獲配一個葵涌區中度智障人士宿位,亦即他離校後10年才輪到。對於黃發麟母親,要同時照顧一對在家靠上網開學的13歲龍鳳胎,又要照顧有情緒行為問題的發麟,真是一天都嫌太長,十年的輪候簡直是不可想像,她可能是在完全看不到任何出路下,選擇了犧牲自己和發麟。

廣告

為什麼殘疾人士的院舍輪候時間會這樣長?難道政府沒有規劃嗎?正是如此!九七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有意識地把殖民時期的福利規劃取消。以前福利服務分為安老、復康、家庭及兒童、青少年、社會保障、社區發展、及違法者服務範疇等,這些範疇皆有向前滾動的五年程序計劃,就未來人口增長和服務需要作出推算,並且作具體計劃和列明未來五年需要新增的服務和名額。最重要的是,在制定計劃時政府要與民間團體合作、並且有商有量,可惜董建華政府決定中央集權,不再做這樣的理性規劃,將所有分配資源的彈性留給自己。這個做法影響深遠,遺禍至今。林鄭月娥在社福界硬推整筆過撥款時,曾許下承諾,表示回復長中短期的服務規劃,結果食言。

在2001年林鄭做社署署長時,殘疾人士院舍輪候需要4至5年。可是後來每況愈下,我們整理了歷年政府回覆立法會財政預算案問題的資料,用下面兩個圖表顯示,無論是中度或嚴重智障人士的宿舍,其輪候時間在過去十年都是越來越長的。中度智障宿舍由2009/10年的6年多增加至2016/17年的11年半,雖然近兩年稍有回落,至2018/19年仍達9年半。至於嚴重智障宿舍,則由2009/10年的5年多增加至2018/19年的15年半,輪候時間增加幾近兩倍。圖表同時顯示,輪候宿舍的人數一直輕微穩步上升,但宿位的增長則更緩慢,以致輪候服務時間不斷增加。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以上的數據至少證明,第一,智障人士院舍宿位不足不是突然間發生的,政府完全掌握此情況;其次,多年以來政府的所謂盡力而為是謊話,他們不斷説盡力追落後,事實是越追越落後。為什麼政府要容讓殘疾人士經年累月地輪候院舍服務,甚至在慘劇重演又重演的情況下依然無動於衷呢?

這就要問,當了幾十年高官、不懂政治但很懂得管治的林鄭了。

 

張超雄

2020年9月1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