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否封關?要考慮的問題

2020/1/27 — 17:32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愈來愈嚴重,全中國今晨已接近三千人數。愈來愈多來的武漢型肺炎也在香港出現。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已經警告說,如果不封關減停輸入病毒的風險,則會進行罷工行動。香港政府則仍然堅持不封關,只是在湖北早已禁止居民出入的三天後,宣佈禁止十四天內曾去過湖北的人來港。但對其他省市的可能患者攜病來港的風險卻仍然不願限制。傳染病科專家中,既有贊成封關的、有反對封關的、亦有認為已經太遲,封與不封都已不大分別的。

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辦才好呢?

封關顯然不是一個簡單容易做的事。但在病臨城下的緊迫情形下,封不封關顯然不可以是一個未經市民討論,只由幾位官員或專家代為決定的生死大事。

廣告

必須預先聲明:隔行如隔山,我不是傳染病科出身,只能以一個對醫學略有認識的市民身分參與討論。只是等了很多天,正式的專家都可能忙於應戰,無暇寫科普文章將封關相關的資料整理給市民考慮。如有資料錯誤,懇請指正。

1. 封關不是一個零和壹的問題。現在講的:是限不限制來自中國大陸疫區的居民來港問題,並非討論停止和世界各地交流。是不是只限制旅客或所有人?中港每天貨運不輟,送貨人員是否也屬受限之數?封關時間維持多久?轉機乘客又如何處理,都是問題。相信如果大家從實務角度出發,會容易知道封關實行的操作可能性及普及度可以多少。

廣告

2. 如果封關,無論局部或全面都有一段準備期,因此決策不可以再拖。

3. 持份者問題:醫護人員是高危人族。2003 年沙士肆虐期間,香港六百七十多萬人口中 1,755 人患病,其中 386 人是醫護人員(醫生、護士、健康助理員)。即是說:普通市民患病風險是每萬人兩名患者。當時醫管局的醫生、護士、健康助理員約兩萬六千人。患病風險每萬人 148 人,風險高出普通市民 74 倍!如果政府高官、陳局長或衛生署長身先士卒,在急症室和傳染病病房照顧一下武漢病毒病人,對封關問題的關注及考慮肯定不會一樣。

4. 悲觀地看,由於政府再三拖延,封關杜絕病毒的最佳時間的確已經過了。不少攜帶病毒的患者已經進入香港。但是,如果封關有用,現在做,至少可以減少更多患者進入香港,降低香港的醫療負荷或受傳染風險程度。二十名輸入患者可以造成的疫情速度和幅度都會比輸人一百名患者造成的好應付些。所以,封關問題還是值得討論,只是窗口愈來愈窄,時間無多,不能再拖延不決。

5. 攜病毒者省分及人數:廣東省三天前只報 53 宗,昨天已經有 146 例確診病例。浙江亦有百多名確診患者。各地確診人數都不停幾何級式躍升。如果廣東省有過千病人,你想會不會有人來香港?

6. 有傳媒報導,國內確診一個病人是要過三關,快速測試陽性、專家會診、再經送樣本到北京證實。如此便會出現公佈數字和實況脫節、滯後三四日的問題。我們知道的並非實時,而是三四天前的患者人數。如果網上傳說病床難求的問題屬實,則漏網之魚更會令實際數字比所知確診案嚴重得多。公佈也沒有透露新的病例是否都來自武漢湖北或其接觸者。換言之,我們不知道更廣泛的社區傳染有沒有開始。如果有,那麼病患數字攀升的速度應該會加快,消息滯後會帶來更嚴重的判斷和對應錯誤。患者中也肯定會有從未去過湖北省的人。

7. 過年後會有數以萬的香港人從國內探親回來,其中有部分人可能已經受到傳染。如果還有大批國內居民患者湧入香港,香港的醫療系統是否應付得來?除了醫院及醫護人員,一是診斷方面。袁國勇教授今天已經說診病所需測試劑開始短缺。另一方面,要限制傳染病的散播,追查及隔離曾經接觸過患者的人是有效方法。但加拿大有報告說他們的每一個沙士案要追查一百名接觸者。我未能找到香港的相關數據,但相信應該不會少。無論如何,如果很多患者出現,香港有沒有足夠人手做這種堵截社區散播的工作?所以問題不只是封關可否阻止所有患者的來臨而是可否減少輸入患者人數。

8. 醫學證據問題:現代醫學相信應該是實事求是,以可靠的科學證據為措施依據。但對於一個前所未有的病,我們就面對困難。譬如說,當年遇到沙士,根本就不知道用什麼藥好。但總不能說沒有證據就袖手旁觀,置之不理。這次,對於新的病毒,也同樣資料不足,無論是治療或預防都只好依靠最合理安全的推測來行看一步行一步。世界衛生組織一直都認為封關無用,原因似乎是因為封關只能延遲感冒流疫的來臨、對防愛滋病無助、探熱已經可以找到 ebola 之類發病後才會傳染他人的患者、傳染他人的時期,沙士患者已經發病,因此限制無症狀的人出入毫無意義。但是武漢型肺炎患者可以是沒有發熱或症狀。現在政府在各口岸設的探熱器根本無可能辨認出隱形帶病者。

既然沒有病徵,又不發燒,不用封關又可以用什麼方法防止這些患者輸入呢?我所見到的文獻根本沒有處理過這一類傳染病,因此封關對武漢型肺炎來說是既無證據有用也無證據無用。但上次沙士時,中國北方的沙士聚集地區是和公路線網絡相關,交通不便阻止了病的傳遞。沙士期間,沙地阿拉伯禁止任何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新加坡、越南人到。沙地阿拉伯當年沒有任何沙士傳入。(是否因為這封關措施有效?可能,但歐洲有不少沒有封關的國家也沒有遇上沙士,所以嚴格的科學上不能說一定。)

9. 我覺得在封關問題上我們是站在一個均衡點,我們不知道對大陸來客的封關在現階段有沒有用。但我們也不能斷言沒有用。究竟,現在中國實行的城市甚至省的自我封鎖有沒有用也是無人知道,毫無證據支持的。

10. 我們應該考慮的問題是:香港能夠應付得多少?香港現在已經口罩短缺。醫管局在上次沙士期間已經精疲力竭,這幾個月來應對普通季節性感冒都顯得吃力。如今是否足夠人手和病床應付一個更殺傷力的病毒實在不無疑問。我們現在不能存有任何僥倖妄想。人命更是不可消費的。我們應該盡最大努力,減少風險程度及輸入病患者人數。

11. 在封關問題上,我相信,暫停來自大陸非必要訪港的來客,是眾多措施中不可減用的一環。政府不可以再猶疑不決,必須盡快落實封關。在疫病期間,健康無恙的香港更能幫中國渡過這次嚴竣挑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