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對假資訊的三個原則 — 由內容農場、流量網紅、讀者責任講起

2021/1/26 — 20:31

兩星期前,有一則「新聞」在網路上廣泛流傳: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被捕、梵帝崗教宗被捕、意大利總統被捕,更早之前希拉里被捕、奧巴馬被捕,華盛頓戒嚴,軍隊叛變……

有循可靠管道理解美國新聞的聽眾都會覺得這樣的「資訊」相當荒謬 — 假若美國政局動濫如此,有可能只有一些完全沒有公信力(credibility)、名不經傳的新聞網傳播嗎?美國各家傳媒機關,由左至右、由大至小,為何都沒有任何關於這些爆炸性新聞的消息?這是能以一句「深層政府」(Deep State)就能解釋嗎?

廣告

事實上,這則「佩洛西被捕」的新聞發佈之際,華府證實了佩洛西本人正主持眾議院會議,只要稍花力氣查證,這種謬論根本站不住腳。然而,為何內容農場會不斷發佈這種假消息?為何這種假消息又在網上廣泛流傳?聽眾又要如何應對這些煽動性的驚天大新聞?

這則消息源自於 1 月 10 號的一則連結至日文網站「Share News Japan」日本 Twitter 文章,日本事實查核推廣協會(FactCheck Initiative Japan)查核後指出,該網站是內容農場,專網羅各種不明訊息來賺取流量。內容農場透過吸引市民點擊的標題,從而「騙取」網民進入網站,透過大量的廣告展示、點擊來賺取收入,《鏗鏘集》便曾介紹內容農場的營運邏輯和狀況,非常值得收看。

廣告

而內容農場如何突圍而出,在芸芸新聞網中吸引讀者點擊?正是靠著「創造」一些新聞網不會得到的資訊,愈「新鮮」、「爆炸性」,便愈多讀者因好奇心而點擊。內容的真偽並非這些內容農場考慮的因素,因為他們並不需要長久的聲譽,並經常以「金蟬脫殼」的形式,來創造新的網站,掉棄了舊有被網民唾棄、風評甚差的網站,繼續騙取流量。

因此,第一個避免輕信這些「謠傳」的方法,是:

「到各大新聞網、事實查核網翻查資訊,並了解首個發佈新聞的媒體的背景;假如是毫無公信力可言的『內容農場』,又沒有各大傳媒的報道,消息的可靠性便會成疑。」

然而,為何這些資訊即使相當不可靠,仍會在網路上被謠傳呢?這讓我想起了某位台灣時事評論員在 1 月 10 日的帖文。洋洋灑灑上千字的文章,先以「網路流傳小道」消息援引以上資訊,繼而深層推演,以錯誤的論據推導出他的群眾希望得到的結論,藉此加深了這種「資訊」的可靠性。

這種網紅不經查證,只以「網路流傳小道」消息援引,傳播這些顯然是假新聞的資訊;而當資訊被揭穿後,便以「道聽途說」的藉口推搪散播謠言的責任,然後繼續依這種吸晴的言論增加流量。然而,在整個過程中,受害的卻是社會、聽眾,在缺乏真實消息的前提下理解世界,亦削弱了社會討論基礎以及市民之間的互信。

因此,在網路接觸資訊,我們必須抱有戒心,切忌單單是因為資訊「合自己口味」,從而減輕了對假消息的防備,令一些看起上來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變成自身對世界的認知。

「主動尋找新聞來源,勿輕信網紅、時評的新聞資訊,並養成評估他們可靠性、可信度的習慣。」

在資訊愈來愈碎片化、網絡世界愈來愈部落化的時代,作為讀者要如何更新思維,也是關鍵。以往在看電視新聞的年代,我們會將判別資訊的權威交由發佈者負責。新聞台的編制龐大,由具有專業知識的編採人士去蕪存菁,搜集資料,因此大家傾向信任新聞的來源和可靠性,成為一個相對被動的資訊消費者。

但在網路時代,很多人對於資訊來源的變化掌握未夠深入,從而錯誤判斷了資訊的可靠度。例如以往我的母親在剛接觸社交媒體時,經常說「Facebook 講……」、「朋友圈講……」,而非留意是誰發佈這則資訊。在她的腦海內,Facebook/朋友圈似乎是與「有線新聞台」這種新聞媒體掛上等號,對「自媒體」的世代運作,毫無概念。經過一段時間,才能令她明白在 Facebook 所看到的動態消息,並非由「Facebook」這間公司發佈,而是由一個個用戶所發放;作為「消費」這些資訊的讀者,我們便須主動地判別哪些是可靠,哪是可以「一笑置之」。

因此,其實對於接觸網路世界不久的用家而言,這種認知思維的轉變,需要一點時間消化。要判斷哪些人及群體可信,也是需要花上時間和精力的。但有一個核心原則,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愈嚴重的指控,就需要愈強力的證據。證明一個人衝紅燈,和證明一個人犯下謀殺的罪行,所需要的證據門檻是有極大差別的,因為後者罪行嚴重,所承擔的罵名和後果也嚴重得多。

同樣的道理,其實是用於我們去判斷資源可靠程度上。例如在西方社會的一些陰謀論群組中,也流傳「武肺是政府陰謀,5G 通訊設備傳播病毒」這種言論,在上年四月便有人因此在英國伯明翰焚燒手機基站桅桿。他們的佐證和論點多是極為薄弱的,包括「5G 技術抑制免疫系統」;但當被反駁時,他們便會搬出似是疑非的「證據」,最終會反問「那你能證明 5G 不會影響免疫系統嗎」?

這種詭辯是難以擊倒的,因為他們將舉證責任放在反駁者身上,而非提出理論的人。這就等於要求被律政司控告謀殺的被告,在政府證據薄弱時證明自己無罪,是推翻我們慣常認知,亦令政府逃避了舉證責任。當你千辛萬苦成功援引資訊證明「5G 不會影響免疫系統」後,又會有新的理論,例如「5G 影響腦電波」、「5G 影響幹細胞」等,結果只會令提出陰謀論的野心家繼續炒熱議題,從中獲利。

因此,最佳的方法其實是教育群眾,要懂得去辯別這些資訊/理論需要甚麼資訊去支持,從而令陰謀論者的市場收窄。放在「佩洛西被捕」這則假新聞上,至少都要有她被扣上手扣,或者她真的秘密消失了、有某些政府官員放話,才可以稍微信納吧?如果一則內容農場的「新聞」都可以令大家相信這則新聞,這顯然是沒有將「指控匹配證據」的想法套用在消化這種新聞上。

「愈嚴重的指控,就要愈有力的證據;若缺乏有力證據前,理應再三存疑,並不要協助發佈,避免協助消息流傳。」

花如此長篇幅去探討內容農場/流量網紅/讀者責任,目的都是希望能減低各個群組之間的知識鴻溝;當大家對事實的判斷愈接近真實,我們討論的基礎便會相應擴大,從而養成更優質的討論氛圍,更能為民主運動謀求出路,培養公民社會。在光復香港的路上,也許我們也要從「光復」自己做起 — 每日,都要做一位比昨日更好的公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