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懷緬那城邦,哀嘆這城市

2021/2/18 — 12:23

Photo by Kylie Docherty on Unsplash

Photo by Kylie Docherty on Unsplash

雅典算不上是一個很美麗的城市,不少地區其實很破敗,街道也很混亂。中心外圍密集矮小的建築物及民居,也沒有如羅馬或巴黎能夠展現混亂中的魅力。但作為一個整體,整個城市浸淫著的那種古典氣息,濃得化不開,令自小醉心希臘神話的我至今仍神往流連。

希臘神話的其中一個特點是眾神都充滿了人性,人的罪性及邪惡有時甚至比他們的神性更突出。我覺得這才是希臘神話最迷人的地方!可笑的是 2700 年後的今天,仍然有一些以幾千年歷史來標榜的所謂文明古國,卻要把平凡鄙俗的人點化為絕對正確的神!那些只是扮演權勢跑腿角色的所謂官員,更動輒要以父母官的姿態指點江山,要教導大家什麼才是權勢認為唯一可以接受的正確。更可笑的是粉紅遍地,藍絲處處,把愚蠢看成為美德,以無知為驕傲,以自我奴化當成愛國。奧林匹司山上如果真的有諸神,相信也會笑翻了眼。

那一年去到,正值希臘的經濟出現嚴重問題,甚至有被歐盟驅逐的危險。當時雅典也有騷動,社會及人心都比較動盪。而且經濟不景的損害處處可見,主要街道站滿了來自南歐及北非的妓女,很多店舖就如今天香港一樣不能再經營下去。但治安還可以的,在街上走不會擔心被警察歐打或挑釁,示威的人群上街不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叫口號也不會以言入罪,更不會把雞毛蒜皮的小事、平常不過的言論說成是顛覆國家主權或勾結外國勢力。當時的雅典,起碼比意大利南部感覺安全得多,似乎也比今天的香港更安全。

廣告

當中港某些官員還侃侃而談,不知是無知還是無恥,高談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如何穩固的時候,香港還能給市民安全感嗎?當希臘面對高達 30% 失業率時候,很多希臘人仍然可以坐在咖啡館談高談闊論,這才是安全感!

就算經濟很差,希臘人仍然保持着那種閑適的心態,早上的咖啡館坐滿了人。雖然沒有很多歐洲國家的人民那種熱情、主動及健談,但對外人還是頗為友善及願意提供幫助的。當年希臘人給我的感覺是有點高傲冷漠,但人群間的社區精神及互信還是很明顯的。香港人也曾經有過這種社羣精神及互信,但今天的香港政府,竟然在鼓勵大家互相篤灰!

廣告

還記得那早上,一個人坐在咖啡館吃早餐的時候,好幾個希臘人主動走過來搭訕,叫我看電視。原來誤會了我是日本人,叫我留意剛發生的福島大地震及海嘯。當他們知道我不是來自日本,他們的反應就像為我感到釋然,高興知道我不是與那個不幸的事件直接相關。

離開雅典之後,在愛琴海的 island hopping 之旅,更是此生難忘。除了醉人的景緻,融為一片的藍天藍海,恬淡平靜的一個個小島,沉澱著歷史與神話想像的文物器具與建築,訴說着種種故事的雕塑藝術,在夕陽斜照中更能感染人心的那些柱石典堂,還有大大小小的廣場和神殿,至今仍然縈繞在我的心潮及回憶之中。

古希臘雅典城邦的所謂全民議會、可以無所不談的所謂學院,可能難免有溢美的成份,但總比現在那個只有奴才的香港議會進步,也比今天要對學生處處設防的所謂學院更值得我們追求珍惜。不要忘記,古希臘的輝煌,是公元前 700 年的事。想到這一點,只覺得今天最喜歡賣弄所謂悠長歷史的那些人是多麼愚昧和邪惡!

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 Photo by Kylie Docherty on Unsplas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