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懷舊只會令人耽迷沉溺,不能讓人適時成長!

2020/4/13 — 20:14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直播截圖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直播截圖

昨日(4 月 13 日)許冠傑的一場線上演唱會由於柒婆「死亡之吻」的加持而阿 Sam 被弄得滿褲襠穢物,網民更媽聲不絕。筆者以為,逾二百萬人捧場觀眾應該是「廢老」居多,此說雖不中不遠矣,以家中三十餘歲的小兒為例,根本不曉得這老餅是何許人,筆者聽了四首歌後聽不下去,關掉電視他也不以為然。對於年輕人來說,阿 Sam 已是 N 年代之前的人物,儘管也曾風光也曾輝煌也曾叱咤,畢竟時移勢易,昔日香港已灰飛煙滅的不復存在,這麼一個人重現維港,看來只像一幅背景拼貼錯位的海報。這不僅是年輕人生活上和認識上的脫節疏離,根本就是人生現實上的冷漠和殘酷!

筆者無意月旦阿 Sam「歌神」的地位,他的光輝歲月是他賺取而應得的,到了這個年代或者理應整理好存放在圖書館抽屜裡,讓一些有心人查閱或研究。如今一眾「廢老」閒適自得無事可為,悶出鳥來,借機懷舊一番當然不是甚麼大不了的檔兒,更不是甚麼罪過,本來應該以平常心視之。而且,歌聲轉弱和映象淡出過後,一切還是回歸於平靜和安寧,剩餘臼齒門牙不多的「廢老」所能嘴嚼的只有那片刻興奮的回憶,是難得少有的反芻機會,何必大煞風景呢?!這樣說來也不無道理,年逾七十的筆者也有點「身同感受」的感覺,不過細想深思之後,還是認為懷舊這回事實在令人耽迷沉溺,絕不能讓人與時並進的成長,可免則免了!

對於「歌神」歌曲所宣揚的訊息,筆者十分同意電影人舒琪的分析:「原來都是一種最安全、最保守、甚至可以說是反動的意識形態:一份不反抗、不爭取、不強求、不怨懟,篤信『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一切整定、安身立命、沉默是金的生存態度。」這種訊息在 70 年代的香港社會上有其歷史和文化意義,當時的香港人也樂於接受、擁抱和認同,因而阿 Sam 的歌聲伴著不少人成長,如此不少「廢老」還是津津樂道。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從宏觀的歷史角度看,也有一定的「文化價值」。不過不客氣的說,許冠傑當年當然是一個人物,畢竟如今俱往矣,歷史長河奔流不息,過程中沉澱下來的都是「歷史事實」,以尊重或珍惜態度視之當然也不為過。但是,筆者以為更必須以「是否值得保留和發展」的角度來檢視,才能符合生生不息的歷史規律,而每一代人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更必須有所交代和承擔!

廣告

說到底,人們要考慮的是應否把「歌神」所代表的一切存儲在博物館一個玻璃櫃內呢?筆者這樣說並沒有完全否定逾七十歲「歌神」的歌聲和歌詞所廣傳的訊息,而且他的歌曲無疑觸動起「廢老」的懷舊情緒,有著撫慰暮年傷春悲秋的治療作用。不過,筆者相信,耽於懷舊抱殘的心態在當前香港社會變化和時局政情實在落差太大了,格格不入,恐怕容易墮落如此陳年舊貌情懷而迷戀下去,心境一沉不起,只會等待著夕陽暮靄的渲染,直至漆黑夜色的籠罩……事實上,筆者素來鮮有欣賞演唱會,早年印象中較深的是張學友的《雪狼湖》音樂劇、徐小鳳在紅館和張偉文在文化中心的演出。近十年筆者只有多次出席過黃耀明和劉以達的達明一派,以及何韻詩別具特色的演唱會。

前兩天(4 月 11 日)何韻詩在 FB 和 YouTube 開了一場名為「生於亂世有種Live」的網上抗疫演唱會,筆者在 YouTube 看畢全程,是四萬觀眾之一。何韻詩獻唱多首歌曲,《豔光四射》、《天使藍》、《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和《癡情司》等當然少不了。她的重要演繹其實在於「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這一句歌詞,道出在極權政府打壓下,謊言掩蓋真相,人們站出來說真話也要付出代價,而爭取合法權益更不在話下,必須經歷慘痛的抗爭。這是香港的現況,更是年輕一代必須面對的殘酷政治現實,在當下以及未來。畢竟日薄崦嵫,「廢老」或者有自己的盤算,但是如果不甘靜悄悄的衰敗萎謝,還要希望有所長進甚或增值,便不要讓那些懷舊情緒麻痹了思維和盲目了心眼!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