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之間有一道想參與卻無法參與的斷層

2019/11/20 — 10:28

當十萬人走上街頭似乎都未及得上權貴鄉紳走進校園來得實際,人頭湧湧中的你我發現自己人是走了出來,卻身處於一個無法為整件事件提供支援的斷層當中,理大一役旋即令大家步進無力感的低氣壓當中,是故我希望以運動中的斷層為題去分享對於這些現像的反思。

斷層的其中一些成因

我想事情應該由個人高昂的情緒以及排擠手足的情況說起。抗爭需要熱情,但這一份熱情不能夠只燃點起自己而熄滅了同路人,不能因為個人所認定的勝利而不擇手段,底線就是任何一台國家機器所行的惡我們不能亦不應該模仿甚至複製。

廣告

如果我們不認同強權口中那一種「我為香港市民利益著想」而拒絕溝通訂下惡法,我們在抗爭的路程上亦不能夠拿著「我為香港市民利益著想」去限制任何一個抗爭者的去或留,此點希望帶出當一些抗爭者明言無法參與守校行動,立時被現場其他抗爭者排擠的實況。

持有不同意見的手足口中一句「不可以/不參與」並不等於割席,但是基於不割原則,在強烈的情感帶動下定義別人「想香港輸,想運動無以為繼」便是一種變相的強權,這一種思考方式會漸漸把我們變成自己起始不想成為的那一類人,與此同時我們亦失去了知人善用的機會。

廣告

把眼光一轉,我們亦不難發現在網路世界的支援以外,現世當中有著參與方向及方法的人將會如火箭一般繼續前進,還未找到參與方向的人,將會在街頭上出現,在無能為力當中去發現可以幫手的事物,試圖去填補一些自己的空白和運動的空白,活在一個無法參與的斷層之間,兩者之間非常不協調。

以發現斷層來解決斷層

在理大一役中我有一位朋友以社區參與的思考方式在自己的生活圈子當中試圖作出一次變奏,他同樣發現身邊非常多朋友有極強的憤怒感卻沒有作出任何實質的回應行動,他們的憤怒感底下實在是一份良知的感召,雖然有足夠的原因步出家門,卻給予不到自己一個崗位去回應行動。

與此同時,全香港都發現到一個「服務斷層」就是需要極大量的車把有機會成功脫逃的抗爭者,在不定時不定點的情況下接走。當兩個斷層(想貢獻的人,有需要的人)同時發生,朋友為自己換了一個角色開始去評估以及燃點起身邊在盛怒當中同時具有駕駛能力的人,最終成為了一條具有前線、後勤和訊息支援的校巴小隊。友人說:「你要成為先行,就算很長時間沒有聯,但只要你知道怎樣可以善用對方的技能,並告訴對方你的發現,人就會從好嬲好嬲既狀態釋放。」

因此,我認為連月來仍然有一批具有能力者依舊沒法十分「醒目地」找到一個位置發揮自己的技能,其中的原因除了因為和勇之間的不協調外,亦可以是因為沒有人帶他們走出第一步,可以是因為對於風險的不解而心生恐懼。是故我們需要在自己的圈子當中花功夫,把有志與參與運動的人變成「手足」。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極高強度的參與及軟弱無力的參與都相當重要(縱使我們的心理關口無法認同雙方有時候是對等的而放大了自己的位置),是一個唇忙齒寒的關系外,我認為除了策略上的反思,我們亦應該考慮一下去搜羅潛在的手足,在下一個千鈞一髮之間為對方提供一個可行的參與定位,離開無法服務的斷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