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與 N 房的距離

2020/3/28 — 23:10

這會是一篇不討喜的文章。

相信大家都對韓國 N 號房事件略有聽聞(未聽過嘅可以去呢篇文章最底有簡述),但我想請大家喺大肆鞭撻案中主謀、以及二十萬「殺人犯」會員之前,都先容我講兩句話。我並不打算嘗試為呢群罪犯辯護,他們的確犯下泯滅人性的滔天大罪。但我想叩問的是,到底我們與 N 號房的距離,有多遠有多近?

當我們指罵「殺人犯」泯滅人性時,前設係每人與生俱來皆有基本嘅人性,冇人天生出來就係一個魔鬼;每個孩兒呱呱墜地時,都不會以 N 房之流罪行為樂。係佢地日漸墜落,以至進入 N 房之前,佢地同我地一樣係一個人。只不過有某些事發生咗,帶佢地走上成魔之路。

廣告

面對呢群「殺人犯」,我地可以有兩種不同態度:(一)將佢地標籤為死萬次都不足惜嘅魔鬼,追求報復式嘅正義,以仇恨推動,要佢地有幾慘得幾慘;(二)去嘗試走多一步,了解佢地所經歷嘅一切,探究人性係被甚麼所泯滅,從而去諗下我地如何避免同樣事件再發生。

呢一單案中有多達二十萬如此卑劣嘅「殺人犯」,可以想像,犯緊類似錯誤(或者程度較輕),但未被發現嘅人,一定遠遠超過二十萬。而呢數十萬,數百萬嘅罪人,喺房外,其實絕對可能係我地身邊嘅同學朋友家人。你可能會諗,唔會啦我係正當人家,我係大學生 / 有好嘅職業 / 好嘅家庭 / 好嘅人生,身邊嘅人唔會係啲咁嘅變態惡魔。但事實係,案中主謀「變態淫魔」喺房外,亦係一個成績優異嘅大學生、校報主編,身邊人從來未曾聽聞佢有性醜聞,喺事件爆出後亦極度震驚。坦白講,我地唔使望到韓國咁遠,香港亦曾有傳媒揭露大型街頭偷拍群組,而連登上亦成日會出現各種偷拍、「貼你女朋友 J 圖上嚟」嘅帖文,當中嘅會員或者比過正評嘅人,你又敢斷言唔係你身邊人嘛?

廣告

我們與 N 號房的距離,或者就係這麼近。將呢班罪犯視作異類、單單永遠鎖起「佢地」、甚至將「佢地」嘅人生處死作報復,冇眼屎乾淨盲,然後同自己講「我地」嘅世界依然係咁美好 — 不過係自欺欺人。社會問題要改善,我地必須要面對現實,就係我地嘅社會充斥住錯同罪惡,而呢班罪犯就活在「我們」之中,甚或就係你或我嘅親友。今日,面對呢一群「殺人犯」,我地應該做嘅,除咗手執屠刀,更應修補創傷。除咗比佢地應得嘅懲罰外,我地更應該嘗試去拯救呢班人,同未來可能亦會犯錯嘅人嘅人生。

讓我地一齊諗多一步,究竟係咩事令呢班人成魔?係咪傳媒灌輸咗錯嘅價值觀、係咪佢地嘅家庭支離破碎從未比佢感到愛、係咪佢地患上情緒病但又無法得到適當治療、係咪佢地生活面對其他種種困難令佢壓力爆煲?更重要嘅係,有冇啲咩係我地可以做到,改善呢個社會,從而去幫佢地,再從而去幫返成個社會轉頭呢?喺放下有色眼鏡、放下惡魔標籤之後,將佢地當人看待之外,我地先可以有避免下一次再發生同樣事件嘅機會。如果唔係類似事情只會每隔一兩年就喺世界某地新聞再現,又或其實同樣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喺我地看不到嘅暗角中發生緊,只係我地看不見 — 讓我地去解決呢啲問題,而唔再係迴避。

我絕對明白講呢啲大愛嘅說法喺某些人角度好廉價、好離地。就似你叫我原諒港共黑警,我呢生呢世都做唔到。所以我絕對絕對唔係求大家原諒佢地,只係希望大家喺用粗口辱罵之前,多諗一步,諗下自己除咗辱罵之外,有冇更有建設性嘅事可做,諗完啦,絕對歡迎大家繼續鬧落去,只要同時盡力去改善呢個社會就好。多啲向身邊嘅人伸出援手、主動提供支援、了解下佢地嘅問題,如此種種,或者就應該由今日做起。

如果大家對相關議題有興趣,強烈推薦大家去睇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咩係「報復式正義」同「修復式正義」。

N 號房事件

N 號房事件,又稱「博士房」事件,是指 2018 年下半年至 2020 年 3 月間大韓民國發生的一系列使用即時通訊軟體 Telegram 進行的性剝削罪案。犯罪者在 Telegram 上建立多個聊天室,將對女性進行性威脅得來的資料、相片、影片等發布在聊天室中,甚至進行直播,一些受害者被要求在身體上刻字、食糞飲尿、將蟲子放入性器官,以及侵犯自己的幼年親屬,部分受害者亦於線下遭受性侵,一些聊天室甚至對性侵行為進行錄影上傳乃至直播。

相關新聞:「N 號房」事件:韓國再曝大規模性犯罪醜聞,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