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因為 covid 被捕了,現在該怎辦?」

2021/1/17 — 11:38

新填地街 (圖片來源:google map)

新填地街 (圖片來源:google map)

「我因為 covid 被警察捉了,現在該怎辦?(I am caught by the police because of Covid, what should I do?)」電話那頭傳來這樣的詢問。(註一)

這是在新填地街疫情爆發之初,來自一位當區尼泊爾裔居民的真實對白。有許多少數族裔居民和她一樣, 在政府當局派員叩門,要將他們送往檢疫中心時,都是一頭霧水,甚至以為自己「因疫情被捕」,倉徨向同鄉求助。

不諳中文的「少數族裔」這次儼然成為「待宰羔羊」:強制檢測令、隔離令突然「殺到埋身」,自己卻一無所知。疫情至今已一年有多了,怎麼每到少數族裔出事時,政府反應都總慢上幾拍?

廣告

有哪些問題要細緻考慮?

由去年年初,融樂會一直要求政府要為少數族裔方面的防疫做好準備,資訊傳遞絕對是個關鍵。有不少少數族裔在爆發初期因為無法及時獲得資訊,以致對疫情嚴重程度有所誤判,早已是個警示: 政府應該要為確保少數族裔能獲取防疫資訊,及安排準確翻譯,早作準備。

廣告

如果政府真有做足準備,那肯定沒有人會以為自己「因疫情而被捕」吧?

少數族裔方面的疫情資訊問題,說起來並不僅單純是文字翻譯問題,至少還要考慮這些:對於只能聽、說,而不能讀寫家鄉語言的人士,政府應該如何讓他們獲取到資訊?有不少少數族裔都是從事地盤等勞動工作的草根一族,該怎樣才能讓他們回家後見到家門被封,不至陣腳大亂?又怎樣讓他們知道檢疫安排?如果檢疫中心明知該區有大量少數族裔人口,又會否安排駐場翻譯,確保雙方不會「雞同鴨講」?對於不懂在上網查閱疫情資訊更新的老人家來說,又怎樣使他們了解到政府最新安排?

這些種種,單靠現時「用少數族裔語言派派單張」、「用少數族裔語言更新同心抗疫網頁」,怎解決得了?何況,政府就連這些基本步驟都未有做好:翻譯生硬不在話下、有收聽版本的單張也只得草草三張了事,對上一個有語音版本的防疫單張,更早已是去年五月的事。

臨渴掘井於事無補

少數族裔社群出現爆發後,融樂會向民政署查詢,並要求署方須有所行動。署方於昨日訊息回覆指,他們已安排署方資助的八間少數族裔支援中心聘請少數族裔人手協助。不過截至昨日五時為止,我們得知這些人手尚未接收到署方進一步指示,尚在待命 (stand-by)。

我們昨日下午(十五日四時至七時)走訪新填地街、廟街一帶,又向附近少數族裔商鋪查詢,發現署方果然尚未採取任何行動。有新填地街少數族裔商戶說,他們都是直至警方及大批傳媒到達現場後,才知道疫情爆發,政府一直無派任何翻譯人員向他們說明發生何事。據我們觀察,幾乎商鋪亦未有貼上任何由政府分發有關疫情爆發的資訊及安排的單張,只得區議員印制的尼泊爾語版本疫情警示海報。

雖然爆發區域為少數族裔聚居地,不過我們發現,檢測中心的指示牌亦未有少數族裔語言翻譯,也未有駐場翻譯,向少數族裔居民提供協助。向門外警衛查詢溝通安排,他們僅表示中心一直以英語或手勢溝通,沒有翻譯安排。

據今日傳媒報道,今日在廣東道一帶強制檢疫的流動檢測車終於有能操少數族裔語言的人員協助當區少數族裔居民,此真不得不謂姍姍來遲。

「咁你有乜高見」

所謂「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政府這次應對少數族裔社群爆發,顯得手忙腳亂,其實是長久積累下來的結果。近因如上所述,是政府對「少數族裔防疫」一環掉以輕心,一年下來居然從未準備好應對機制,爆發多天後才有跟進措施;遠因,則可溯至中文教育、社區支援及對少數族裔議題敏感度不足之過,以致政府未能以有效手法將資訊傳達,及有效接觸到少數族裔居民。

如果有好的中文第二語言教育,使少數族裔可以掌握中文;

如果少數族裔新移民來港時,能獲得與內地新來港人士同樣的對待,由政府系統了解其需要,再一併安排定期跟進支援及語言班;

如果少數族裔支援中心能有效建立到一個緊密的社群網絡,協助資訊傳達;

如果當局了解少數族裔社群的傳遞習慣,透過通訊軟件以語音形式傳達疫情更新,

這次因語言、資訊不通而造成的亂象會否就不會發生?

我們是這樣相信的。

說到底,這些「揼石仔」的工夫,需要長期穩打穩扎地做,才打得實根基。少數族裔向來不是印象中那些悲情至極弱勢無助只懂嗷嗷待哺的可憐人。 昨日帶我走遍疫區,探訪少數族裔街坊的那位翻譯,本身就是一位非常熱心參與社區的尼泊爾裔朋友 —— 民間從來不缺在種族共融議題上默默耕耘的熱心少數族裔,所以,政府要痛定思痛,下定決心,響應民間一直以來的努力了嗎?

註一:句子本為尼泊爾語,由翻譯女士譯為英語,然後再由筆者譯成中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