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所知道的蔡玉玲

2021/2/20 — 17:20

【文:黎歌的角落】

我「所知道」,而不是「所認識」,是因為我們真的不是相識,我們只是曾經在同一時間點於香港電台工作,我知道有這個人而已。以下是我記憶裏的事,有些年代久遠,也許細節含糊,但情感是真的。

世界是很奇妙的,我從來沒有與她共處,但在生活中卻偶然會聽到她的名字-人稱「阿包」的蔡玉玲(下稱:蔡)。而當我每次聽到她的名字,總是有一陣騷動。

廣告

那一年,香港電台有迎新營,我和自己組的同事早早入了營,有些同事因為工作而後到。中午的某個時間,當我們準備去餐廳午膳時,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後來有聲音說:「阿包被車撞到了。」原來她在完成工作後來到營地,卻在門口被車撞到了。 我從遠處觀望,這位被車撞到的人,無恙地與同組的同事會合,臉上掛着快樂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代久遠,我的印象日漸模糊,所以現在還搞不清楚為什麼明明是一下巨響,但她卻無恙。

廣告

很多年之後,我在別的公司遇上某些人,認識加入香港電台前的她,說她在大台做過綜藝節目,但並不稱職。能想像跑新聞的人去做《奬門人》嗎?那時我忽然明白,被車撞仍然帶着笑容的她,大槪是因為找到自己的天職而常存喜悅的心情吧!

之後,香港電台重新被確立為政府部門,重新招聘公務員。及後,空降一位政務官鄧忍光擔任台長,有些同事以黑衣歡迎,不用奇怪,真的是身穿黑衣,卻又與首日履新的台長微笑合照。差不多時間,蔡玉玲成了香港電台工會主席。

只要網絡搜尋一下鄧忍光,大槪就會知道香港電台總是在風雨飄搖之中。在一次員工大會上,其他具體內容我已經不記得,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大槪的意思是 — 鄧忍光說到自己並非一直為難員工,他也為員工爭取了很多的公務員名額。蔡聽到眼神一轉,顯然觸動了她的神經,即使後來鄧忍光已把話題轉到其他地方,蔡還是在最後回應了 — 不可以把港台員工的工作內容與待遇混為一談。

後來香港電台真的獲得不少公務員名額,合約員工紛紛去考。蔡並沒有例外,而且很快便升了一級。眾所週知,公務員的工資和福利很不錯,生活很有保障。然而,沒多久,她便辭職了。不是因為香港電台有甚麼不是,那年代也鮮有聽聞延長公務員試用期的事。而是坊間出現了以調查性報導為主的「傳真社」,我猜想,那更是蔡玉玲的天職所在地吧!

傳真社當然不能提供她和港台一樣的待遇和資源,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轉職。傳真社初期的報道,成績有目共睹。後來出現了具爭議性的林子健「聲稱被擄事件」事件,她也在其中。那個拿着短片向林子健和林卓廷詢問的記者,便是她。這事件可算是傳真社的轉捩點。因為質疑「自己人」、傳真社被抨擊染紅、造假,失去了部分支持者。然而,我深信傳真社當時只時履行自己對大眾的承諾,恪守原則,就是探求真相,保護公眾利益,而從來不是要偏幫哪一方。只是有時真相恐怕難以被大眾接受。

不知道和事件有否直接的關係,傳真社此後聲勢大不如前,漸漸被公眾遺忘,數次因財政問題而告急。本已數目不多的員工自願離職,蔡也是其中一人。從此,蔡便孤身走天涯,過着她自由工作者的生活。

蔡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為《鏗鏘集》工作,據說她沒有打算再去考香港電台的公務員空缺,希望維持自由身。往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不贅。

柳俊江在黎智英被捕時,形容黎是一名「無可救藥的浪漫主意者」,我心中戚戚然,蔡玉玲何嘗又不是?她本來不用陷入這個困境,如果她當年沒有離開,她可以退一步,過點優渥的生活,工作仍是很有意義的《鏗鏘集》編導。拘捕的事情仍然會發生,但至少她是公務員,因為工作被捕,會得到多一點的支援。

文章耽誤多時,是因為不知如何作結,蔡始終是一位我在成長中一直遠觀凝視,卻又非常尊敬的人。她的被捕,比起任何的拘捕都來得震撼。

我們這個時代,只要是異見人士,記者便當不成記者;演員當不了演員;議員和社運人士,不是流亡,便是被捕。

唯有謹記一句:「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作者自我簡介:書寫人生、環保、文化、旅遊和飲食的角落。

作者 Instagram /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