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支持社區檢測,如果…

2020/8/24 — 16:13

立場新聞資料圖川

立場新聞資料圖川

【文:馮志豪】

香港政府推行所謂自願性的社區檢測,能有效找出感染者,我作為受過一點點護理訓練的非醫護人員,我是很支持的,如果 -

如果香港政府能把本地日常活動完全停擺幾天,並確保能在七天內完成檢測,我相信這相當有效揪出病者。否則,我無理由相信病毒會知道某君已作驗測已不去感染他,這樣非針對高危群體而做的檢驗,有如大海撈針,雖有價值,但事倍功半。

廣告

如果不儲存不轉移任何資料,目前政府聲稱所有原始資料,雖然儲存於雲端,但究竟此等資料包括什麼、除用作追蹤外,是否不包括研究推廣「合法」轉移等等。局長說香港某些人帶著陰謀論,其實想深一層,為何尋常人會懷疑政府,無論是遺失載有選民資料的電腦,或是在撥款議案中指某項削減已寫於明細表內,坦白說我們怎麼知道自己的資料沒有被失蹤或是簽署的聲明有否有魔鬼的細節。

如果所有檢測都是由本港認可化驗所和化驗人員進行,可能大家會說,香港的化驗人員不足以應付幾百萬個檢測,但是在大海撈針式的檢測的成效與破壞香港的恆常制度下,政府架空了現時的醫務化驗師管理委員會,特別為此刊憲訂立《醫務化驗師(特別豁免)規例》,當潘朵拉的盒子打開後,以後一樣可以引入醫生、教師、社工和記者等。

廣告

如果我們確保所有採樣過程的安全性,假設處理到排隊的人群距離,但是採集鼻咽及口腔的分泌是一項高風險的臨床工作,因此每次採樣都應由合資格的人員,例如護士在每次採樣都有全新的保護裝備進行,而非現時竟然建議包括物理治療師及健康服務助理,他們根本並沒有相關採集樣本的前線臨床工作經驗,我曾與言語治療師朋友說笑道,在口腔採集應該包括言語治療師,起碼他們應該比物理治療師更認識鼻喉的相關知識。由一些沒有相關臨床經驗的人員去進行高危的工作,對醫護或市民來說完全就是一個定點炸彈。

如果可以確保檢測不影響正常的服務,例如在各區的警署停車場空地起出「方舟檢測站」或借用警察遊樂會等,須知道現時建議借用的社區會堂,不少都於同一座建築物內設有其他社會服務,例如老人院、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等,究竟如何確保環境的感染發生,將會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如果政府當局可以下達命令,指示各級政務主任、警員與特務警察等香港有權力之士,通通作為先頭部隊檢測,讓我們看到他們的忠誠勇毅,我相信能打動不少心存懷疑的陰謀論份子,更建議一眾建制派的政黨和議員,論黨的大細和議席的數量,像中秋賣月餅和簽名支持國安法般,包銷過百萬的檢測,絕對可以令大家更放心自願地去給健康服務助理去採個樣。

其實,我真係好支持社區檢測,如果能做到以上各項。

(作者自我簡介: 一直堅守信念,相信真理的註冊社工,投身社會服務工作廿多年,看透不少世情。近年在大學和大專任教,閒時喜寫一點小文章,筆跡及聲軌現於不同的報章、網媒和電台。)

作者面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