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第一個匯豐戶口

2020/12/8 — 16:02

80 年代匯豐銀行電視廣告截圖

80 年代匯豐銀行電視廣告截圖

很小的時候,阿媽給我買錢罌,想教我儲蓄的道理。每日五元零用,在小食部買三元一包薯片,剩下兩元帶回家,放入夾縫。日復日,年復年,錢罌漸重,心裡卻只一味想像開封後會有幾錢,可以買到甚麼玩具,沒有絲毫儲蓄的實感。阿媽的教育大計失敗收場。

真正覺得自己在「儲蓄」,反而是錢罌開封之後,跟阿媽去匯豐開第一個銀行戶口。還記得那時候,人生中第一本簿仔到手,我興高釆烈的翻來翻去,反覆確認自己的名字和第一行的數字。

— 這就是我的資產。看,現在我有 504.7 元;存進 2 元就是 506.7;提出來 30 就是 474.7。

廣告

明確的數字讓「儲蓄」有了實感。

而更勾起小孩想像的,卻是後面那一頁頁空白。這下子我才第一次有了個模糊的印象,意識到往後的人生就是要把這些空白一行行填滿。而年紀輕輕的孩子也深信不疑,前途是一片光明的,數字將會不斷增加。誰都不會去想,有日這些錢會提不出來。

廣告

匯豐是我的啟蒙,讓還是孩子的我發現,自己也有一個「未來」要想。

當然香港不只得匯豐,也有許多銀行。可那時候不知為甚麼,無論是還小的我,還是我的母親,都理所當然地覺得人生中第一個戶口就該在匯豐開。不只是我,問過其他朋友都是同樣,簡直就好像兒童身分證要去入境處申請一樣理所當然。

這意識到底是從何而來?也許是因為匯豐廣告做得好,又或許是因為銀紙上有銅獅模樣。不是嗎,就連平日電視新聞報導財經消息,空鏡時也影匯豐獅子。對香港人來說,銀行就是匯豐,匯豐就是銀行。

它甚至不同於國泰:國泰也代表香港,但畢竟那是航空公司,並不是誰都有能力搭飛機出國;但匯豐,有幾多香港人沒有匯豐戶口?那真是一個在他們的潛意識中緊扣成長、結婚、生子、年老,以至死去的地方。

是以我想,最近發生的那事,才格外讓人傷感。我不知道對這家銀行而言,企業公共關係是個甚麼。當然是為擴展市場,這無可厚非。可是,一旦與「公共」真正建立了「關係」,這關係就會伴隨一種責任,不可以隨便背棄。關係深厚的朋友背叛讓人失望;關係深厚的企業背叛讓整個城市絕望。

對作為商業城市的香港來說,猶其如此。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