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與我上一輩的距離

2020/6/9 — 11:42

我的嫲嫲一家是在大陸文革期間,由書香世家變成被批鬥至要食樹皮的那一輩*。

自小,嫲嫲的教育是:千萬不可以信中共政府,共產黨無樣好、無句真。自 2019 年 6 月反送中浪潮掀起,嫲嫲都站在抗爭者的一邊,每次看有關林鄭政府的報導和言論都看的媽媽聲、粗口橫飛,可算是深黃無誤。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自己的同溫層極厚,有深黃家庭的背景更令無奈的日子變得不那麼難過。不過,近來我開始發現了,儘管我們都極恨共產黨,惟上兩輩跟我們這一代、也可能只是我本人,始終有難以融和的核心思想:由國安法立法的消息「洩出」那一晚開始,嫲嫲每天都嘮叨我,要我拿 BNO 去外國找工作、移民:「共產黨好恐怖,香港冇㗎啦,你快啲搵定後路啦。」她總是如此作結,然後我就會臉色一沉。

廣告

我理解她的出發點,都是為着我「好」;但她不知道的是,香港不好,我亦不會好。真心的,直到現時,我都還未有一刻想過要移民。除了是因為在英國唸書小住過一些日子,明白到在異鄉生活並不容易,更加因為目前未有人能夠說服我:明明我愛香港、明明我是香港人,為何要在這節骨眼上棄家而去?我們走到了「最後」了嗎?為什麼不鬥到最後?又其實,時間是永續伸延的,有人真正知道什麼為之「最後」嗎?

上兩輩人有種特性,就是愛以「命運」作很多艱巨困難的事情的解釋和出口:簡單一句「時也命也」、「注定的」,便將放棄合理化。他們總說歷史如何怎樣,但不會思考我們可以如何創造歷史。

廣告

歷史的教導是很重要沒錯,從中學習可以鑑古知今;惟自盤古初開,人類的進化根本就是一步接一步地開拓道路,當中的歷程方成為我們現今的「歷史」,而不是倒過來的審視過去,然後按着過往的軌跡在當下步步為營。後者根本是本末倒置,滿足了自己的惰性,卻苦了我們的下一代。

你或者會問:我籍籍無名,不是黃之鋒甚至稱不上手足,只是一名普通香港市民,有什麼能力創造歷史?

如此我想反問:當你加入移民行列,歷史上便會寫成「2020 年香港移民潮」的一員,這樣你又何嘗不是在製造另一種歷史?

所謂命運、所謂歷史,那支撰寫的筆,向來都在我們每一個人手上。我不會離開,我要為香港書寫下去。

和你抗爭,我係真心好愉快的。

喂,不如你都唔好走,陪我丫,好無?

*延伸閱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