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覺得香港樓市很不人道…」你是在生活、還是生存嗎?

2020/10/16 — 17:33

大圍站上蓋「柏傲莊」開售,首批超購 57 倍,是 1997 年之後收票最多的樓花新盤,旋即成為社會熱話;璀璨背後,不少人卻仍然為 200 呎的安身之所拼命。我們曾經訪問一個年輕獨立電影導演,探討失衡的樓市下,年輕人如何為理想掙扎求存,令人傷心的不是荒謬的現實,而是社會的冷言冷語。

香港樓市自 2008 年金融海嘯至今一直向上,雖然近月略有回吐,但仍然處於歷史高位,遠遠拋離整體通脹與平均入息增長,資產泡沫造就了不少行業,亦有人無端成為了千萬富翁,但同時本港堅尼系數卻不斷攀升,究竟在各界不斷吹捧樓市的情況下,社會的另一面是如何?

接受我們訪問的是獨立電影導演曾慶宏,自畢業後已投身獨立電影工作,即使收入不穩定,曾經半年沒有工作,但他仍堅持這條路。然而,代價就是居無定所,直至住宅租金升得太快,他才開始意識到收入升幅追不上租金升幅的困境。

廣告

「我有交稅、有貢獻,你就可以在社會裡好好地生活。其實有樓或無樓,都應可分享到這城市的經濟成果,我覺得問題就在這裡。樓價高的好處全歸於這遊戲勝利的一小撮人,這地方欠缺一些措施,將所有人都應能受惠的成果,回饋所有人。」

他並非不樂見樓價上升所帶來的經濟成果,但認為社會每個階層都各司其職,貢獻社會,為何政府沒有讓非既得利益者分享成果?為何一個相對富有的城市,但城市內有很多人卻活在貧窮線以下?然後,他吐出一句:「我覺得香港樓市肯定是很不人道。」

廣告

我們將訪問輯錄成短短五分鐘的短片,片中有很多讓我們反思的地方,究竟什麼是社會公義?究竟什麼是快樂?而短片於今年初播放後,網絡上的冷言冷語卻令我們嘆息。

有人說這個小子半年也沒有工作,對社會談不上貢獻,但其實這小子很努力在建立自己的事業,他拍過的影片曾獲得多個獎項,包括國際認可的「辛丹斯電節評審團大獎」,更得到「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資助,將拍攝首套於戲院上映的電影,這樣也算是沒有社會貢獻嗎?又有人說,這小子怨天尤人,稱每個人在香港都是這樣捱出來的,為何你什麼都不做,每事都要政府看顧,你又不想想那些努力上車的業主的辛酸?事實上,他一直都在平衡理想與現實,努力工作,最近亦買了人生第一個安居之所,難道這又算是坐著等政府看顧嗎?

樓價飛升,為了擁有一個細小的居住空間,不少人都向現實低頭,咬緊牙關奮鬥,這當然非常值得敬佩。諷刺的是,住屋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但居住成本卻比很多奢侈品都要貴,這無疑扼殺了社會的多元發展,亦加速香港被邊緣化。

「我曾經受過很多苦,才能得到現今擁有的,所以你也要受苦。」當社會愈來愈進步,我們不是都希望一代比一代快樂嗎?年輕人對社會提出問題,也是不配嗎?

 

如欲就樓市議題一起交流及互動,歡迎來到「胡.說樓市官方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