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

我認識的黎智英先生

「講真,肥佬黎係咪收美國人錢?」五年前,剛開始寫每日專欄,有位長期在大陸工作的朋友問我。我答:「講真,如果佢有收錢,點解黨咁多年都唔公開黑材料揭發佢?」朋友無語。

今天,黎先生身陷囹圄大半載,仍不見有任何證據,顯示他收美國人的錢;全世界看見的,只是他燒自己的錢,捍衛香港人的自由和尊嚴。

寫專欄前,從沒想過會認識黎先生,對他的印象也僅限道聽途說。本以為他是個性情暴躁、財大氣粗的商人,但第一次見面後,我對肥佬黎完全改觀。

他會關心我在專欄只寫過一次的貓,也對古典語言表示好奇,問我:「你有時喺專欄寫嘅係咩文,係咪拉丁文?喺邊度學?」我發現他骨子裏是個文青,不排除還有顆少女心。

黎先生似乎除了小說,什麼書都愛不釋手。記得他有次說,旅行最擔心的,是帶去的書都看完了。至此我終於明白,他從前找董橋先生任社長,讓《蘋果》更雅俗共賞,不純是市場策略,而是他真有風雅一面。

最後一次到他家吃飯,是二零一八年夏。當時他雄心勃勃,計劃推訂閱制,希望《蘋果》每日出一篇人訪,於是四處物色作者。這天他就約了我和剛回港的邁克,談這件事。雖然身為老闆,但黎生十分客氣,只說要我們「幫幫手」寫人訪,吸引讀者。

稿費比一篇專欄高得多,正常向錢看的人,應該密食當三番。想不到物以類聚,當天兩個客人癡癡呆呆坐埋一枱,拖拖拉拉冇稿出街,結果我只寫了兩篇,另一位直情唔找數,哼。我一直覺得有負黎生所託,慚愧。

雖然見面不多,但回憶點滴,一時也談不完。現在我只想講一件事。日前閱林行止先生的〈智英千慮 竟有一失〉,作者認為黎生沒有在香港變天之際移居海外,是誤判,更指他「沾沾自喜甚至有點飄飄然地以為對他採取法律行動會『破壞中美關係』」。

說黎先生政治誤判,其實是沒有洞察人心的曲折。一般人很容易這樣想:黎先生有能力遠走高飛、遙控《蘋果》,即使壹傳媒被政權連根拔起,以他的財力人脈,馬上可以在海外重整旗鼓,為什麼他這樣「蠢」而沒有plan b呢?

我問你:Mark哥帶着一大筆錢,已駕艇去了老遠,為什麼還要冒死回頭救豪哥?黎先生重情義,真心愛香港、員工和公司。如果他一見勢色不對,即遠走高飛,然後眼巴巴看着下屬逐一被捕,以其性格,即使能獨善其身,也肯定覺得生不如死。

沙盤推演一下,黎先生若要遠走高飛,又不想犧牲員工,他唯一可做的就是「超前部署」,在大刀還未砍下來的時候,把壹傳媒結業(涉及近千人的生計)或賣盤(如果賣得出的話)。但如果真的急急下跪,那還是黎先生嗎?莫說香港人不會原諒他,就是黎先生也不會原諒自己。

既不能獨善其身,又不能提早結業,黎先生能夠做的,就是背上自己的十字架,接受上天給他的使命。黎先生常說自己「唔識驚」,其實我覺得他是怕的,只是不敢面對,不敢多想。

不走,並非因為有恃無恐,心存僥倖,只是回應良知的呼喚、聽從天主的召叫。不走,不是理性判斷,而是道德抉擇。從這個角度看,所謂「誤判」根本是心理防衛機制,那是他用來安慰自己的謊言。他要相信自己沒事,因為他必須如此相信,才能堅持留在香港。

最後一次跟黎先生對談,他說了幾次,沒有想自己的事。如果這是逃避現實,那是因為他已決定面對命運。有緣認識這位人物,我很榮幸。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