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勝恐懼,還是被恐懼支配?港人面對第三波疫症的課題

2020/7/20 — 15:57

香港第三輪疫情爆發,每日確診人數超過百人,政府再次收緊限聚令,並禁止所有餐廳六點後堂食,公務員再次留家工作,健身室、美容院等商戶開業無期,林鄭與一眾專家更加揚言,若未來幾日疫情再不受控,將會有更加嚴厲嘅控疫措施,包括實施「禁足令」,變相戒嚴。 

對疫症嘅恐懼係人之常情,但係經過咗超過七個月,對武漢肺炎呢隻病毒嘅態度係咪應該同半年前嘅一樣呢?恐懼始於無知;認清眼前事實係面對恐懼嘅不二法門: 

  1. 病毒本身有潛伏期,期間可以並無任何癥狀但具有傳染力,甚至有空氣傳播的可能;
  2. 肺炎可致命,尤其係年長者同長期病患人士死亡率更高,但亦可以不藥而癒;
  3. 病毒唔會憑空出現,香港喺無任何感染個案幾十日後再次爆發,其源頭必定來自外地或大陸;
  4. 呢幾個月香港實施出入境管制措施,但抵港而不需要檢疫的人數高達二十萬
  5. 香港現時嘅第三波爆發,每日數十名新症,但綜觀全球,新確診人士數以十萬計;
  6. 香港地小人多,跨區工作者眾,生活空間窄小,每個香港人一日嘅足跡可遍佈香港、九龍、新界,接觸者以百位計。

呢幾個關於武肺嘅事實,都指向一點:香港已經廣泛存在或明或暗嘅傳播鏈,而且本地感染個案落地生根,全面 contact tracing 已經不可能。無論檢測嘅網撒幾大,只要有一兩條漏網之魚,新嘅傳播鏈將會喺一兩星期後再度形成,「前功」將會盡廢。就算進行全民檢疫,除非將每一個測試後所有人都完全隔絕開,否則今日測試陰性不代表聽日或者一個星期後都係陰性,所以追求數字上壓至零係不設實際嘅目標。

廣告

宜家我哋會好留意每個確診者過去十四日去過咩地方,每幢「疫廈」、幫襯過每間餐廳嘅地點位置,然後清潔、消毒、封閉、隔離,市民則分享、標籤、遠離、避之則吉,樂之不疲。 

但係試諗下,現時每日幾十個新症仲勉強可以做到,若果確診人數係幾百人甚至係一千人呢?十四日內嘅足跡足以遍佈全港,係咪用同等嘅方式去看待每一個受影響嘅地區?咁邊到最安全?只有屋企。但係當隔籬屋陳太都中咗招,連自己屋企都唔安全、都被標籤了,又何處容身?你我身邊,都可能出現被感染的「陳太」,你我住的大廈,都有可能成為被標籤的疫廈。

廣告

當餐廳、小店被受打壓、門可羅雀嘅同時,永遠都會一班「輝煌」大媽,勁歌熱舞,隆重登場。但袁國勇不會告訴你這些,因為佢「不懂得政治」。

另一個現實就係,港府永遠都會向北面打開一扇方便之門;呢扇後門一日存在,市內嘅收緊社交距離政策只係飲鴆止渴,治標不治本。壓低疫情,放寛措施,零星個案輸入,社區隱藏傳播鏈,數字再度急升,再次收緊措施,永劫輪迴,直至永遠。

然後,香港人嘅生活將永遠都不能夠正常。

若果某一天,因為「公眾健康」的關係,出入自己屋企都要登記;去超市買餸都要中央配給時間;甚至實施「禁足令」,強迫所有人留在家中,每戶嘅食物都由中央「配給」,所有人都受到嚴密監視,否則將會被檢控。香港人係咪要繼續擁抱,對禁令甘之如飴? 

唔係想講以後唔需要防疫,連口罩都唔應該戴,面對疫情,個人衞生防護措施仍然要做足。但代唔代表我哋繼續同半年前一樣嘅態度去看待呢隻病毒?好似對待愛滋病咁,我哋要認識愛滋病,要學習安全性行為去保護自己,但係我哋唔應該歧視愛滋病患者,更加唔應該標籤每一幢住有愛滋病患者的大廈,甚至因噎廢食,因為懼怕愛滋病而斷絕所有性行為以至所有正常社交。從來標籤與歧視比愛滋病本身遺害更深。

最後我哋要問嘅係,自由的價值有幾重?「不自由,毋寧死」只係一句口號?定係一種生存理念?每項限制自由嘅政策、措施都要「合乎比例 proportionate」,而呢把是否「合乎比例」嘅尺唔係由當權者定,係由整個社會嘅輿論取態而定。

最終,是被恐懼支配,還是戰勝恐懼,是每一個人的課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