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1/11 - 17:27

戰爭時期的英港教育通道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進入寒冬的英國,疫情加劇,全國多個城市 lockdown 封鎖,大中小學全部關閉。因為很多香港留學生逃避瘟疫,回來香港過聖誕,政府禁令,導至赴英航班又繼續取消。許多香港學生滯留香港。英國政府又宣佈取消今年會考 GCSE 和 A-Level。今年六月原定考試的香港學生,無疑可能受影響,但未必是壞事,因為分數不得不放鬆。

例如,正常時期報讀大學要填志願自述。大學會考慮學生在英國讀書的個人表現,如不同種類的外部評估、體育運動、軍事訓練,還有賴每間學校結合社監意見,對學生的全人教育提供意見,這些都要學生留在寄宿學校有全面正常的課業,英國的校長和老師才能下筆寫評核。

一場病毒擾亂了一切。聖誕節之前,英國不幸出現封關大逃亡,學生回香港避疫,情有可原。雖然有部份香港學生一等到有機位立即返英,學校維持開放宿舍,讓抵校學生可留在宿舍補課,學業不受影響。

廣告

但留在香港的學生無法歸英,可能有些麻煩。七成公立學校沒有足夠的資源展開全面的網絡教學。由去年引入的「中央評估成績」(Centred Assessed Grades,簡稱 CAG),評估學生在校其他方面表現,已經奉命鬆手,而即使學校可以將網絡貫通香港,也有八小時時差。亦即留在香港的同學仔,要在下午四五點才開始上課,無疑十分不方便。

英國教育制度是講道理的。GCSE 和 A-Level 取消,幾十年來未見,英國的大學自然要與各中學尋求另類的評估辦法。

這樣一來,我們就閒不下來。未來幾個月會與寄宿學校緊密聯絡合作,參與為留港的英國寄宿學校同學仔補課、導修、聚談,感謝各寄宿學校校長的信任,我不敢說我們的參與,會令同學仔們一定完成升讀心儀大學之夢 — 主要的努力還是要靠自己 — 但我會樂意建構參與這段疫情下英港加英識的「英港通識補課列車」,非常的 exciting。有進一步的詳情,我會向各位報告。

香港國際機場一片死寂。以往這個時候,送孩子回倫敦的人群不見了,飛機和窗和領航燈也已熄滅。雖然好 sad,但不必慌張,戰爭時期,我記得北京和清華大學、天津的南開大學,精英的師生離開戰區,長途跋涉去了雲南昆明,另組西南聯大。我們的前輩都可以在逆境中做學問、成就學術人才,那是日本還步步進迫,英國封鎖了由印度輸送物資來華的滇緬公路。

而這個時候,英國自己 lockdown,但網絡和香港的教育通道卻沒有封閉。面對英國零下的嚴寒,在 relatively not that cold 的香港,我們會為你獻上需要的火爐和燭光。螢燭映雪,身為香港人,我們為各位家長和子女加添柴薪,點燃一籠溫暖。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