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艦長門唯一一次外訪 — 1928 年日本艦隊訪問香港

2020/8/23 — 16:44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大家讀日俄戰爭必提的英日同盟,自 1902 年 1 月 30 日簽訂生效後,其實持續了 21 年至 1923 年才失效。日本海軍師承英國皇家海軍迅速成長,兩者有一段美好的蜜月期。而香港作為英國遠東據點,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1928年一次親善訪問,更不得不提,且別具意義。

1928 年(昭和 3 年)4 月 9 日,日本海軍大將加藤寬治率領以第一艦隊第一戰隊旗艦長門為首,戰艦陸奧、戰艦扶桑、輕巡洋艦天龍、補給艦鶴見及 16 艘驅逐艦,合共 21 艘艦艇組成的艦隊,遠航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基地香港作親善訪問。

廣告

1928 年 4 月 10 日《華僑日報》報道。

日本艦隊經三架皇空軍飛機導航,從鯉魚門進入維多利亞港,小心翼翼,提防發生擱淺事故,最後有驚無險順利通過。

廣告

早上 11 時,長門、陸奧、扶桑等依次進入維港,尖沙咀時球台及皇家海軍軍艦鶴健士號鳴禮砲致敬,日軍艦回鳴還禮。場面熱鬧。約數千市民於皇后碼頭觀賞,以華人及日人為主,不少日本人更帶攜相機拍攝。中環灣仔一帶的日本商店,均插上英國及日本國旗,以示歡迎。

新京士軍樂隊(Band, 2nd Battalion, King’s Own Scottish Borderers;1926-1930 年駐港)自瑪利操兵地(Murray Parade Ground,又稱美利操場,相當於今日長江集團中心的位置)出發,經電車路而行,沿途奏樂,早上 11 時 45 分抵達皇后碼頭,等候日方人員上岸。

早上 12 時半,久邇宮親王及艦上長官身穿白色夏季軍服於皇后碼頭上岸,由日本領事介紹予港督代表、魯押將軍及一眾日商。在蘇格蘭軍樂演奏下,日方人員檢閱了衛隊。隨後,他們乘港府車輛前往總督府,拜會港督金文泰。

隨後港督金文泰亦率部回拜,乘域多利小輪(後稱天星小輪)前往戰艦長門。久邇宮親王及加藤大將親自導賞,並一起享用茶點。艦中鳴砲致敬,「賓主相見極歡」,狀甚融洽。下午 2 時半,日方人員到跑馬地參觀賽馬,士兵則分批到港九、新界觀光遊覽。

1928 年 4 月 10 日《香港工商日報》報道。

受 1922 年華盛頓裁軍條約所限,各國不能再建造擁有 41 厘米(16 吋)口徑主砲的戰艦,因此,長門與姊妹艦陸奧、英國的兩艘納爾遜級戰艦、美國的三艘科羅拉多級戰艦,合稱為戰力最強的「七大戰艦」(Big Seven)。而訪港期間,「七大戰艦」其中兩艘均在香港此地。

艦隊逗留五日期間,長門陸奧等艦開放予香港市民上艦參觀。根據 1928 年 4 月 14 日《申報》〈日海軍遊香港盛況〉 報道,當時有超過 5,000 人上艦參觀。其間,更發生了小插曲:華人登艦後不相信如此巨艦是日本建造,質疑日本向英美租借,甚至爬上砲塔敲打,並訝然日本居然有鋼鐵般硬的木材,大令日方人員無奈。4 月 14 日,艦隊離港。是次行程,是長門艦歷中唯一一次外訪。

參考:陳湛頤、楊詠賢:《香港日本關係年表》(香港:香港教育圖書公司,2004)。

圖中的大型艦,由左起的是日本戰艦陸奧(圖上打直),之後是日本輕巡洋艦天龍(陸奧右方三支煙囪者),接著是英國航空母艦競技神 HMS Hermes,最後是日本戰艦扶桑(最右)。而其他的小型艦是日本驅逐艦群。

維多利亞港中的兩艘長門型戰艦。

1928 年 4 月 14 日,正在離開香港的戰艦長門。長門位罝應該在尖沙咀舊新世界中心對開海面,遠處可見到半島洒店及天星碼頭鐘樓。

上述日本海軍艦隻同時期的相片:

戰艦長門,攝於 1931 年(昭和 6 年)9 月上旬横須賀。(相片來源:艦艇写真のデジタル着彩

戰艦陸奥,攝於 1925 年(大正 14 年)5 月 28 日佐世保。(相片來源:艦艇写真のデジタル着彩

停泊中的戰艦扶桑,攝於 1928 年。艦尾上空的是着彈觀測用氣球、艦艏後方的是長門型戰艦。(昭和 3 年)2 月三田尻沖。(相片來源:艦艇写真のデジタル着彩)

輕巡洋艦天龍,攝於 1931 年(昭和 6 年)日本内海。(相片來源:艦艇写真のデジタル着彩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