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有的悲劇,其實都來自於莫名的、荒謬的鬧劇

2020/11/26 — 10:40

今天有兩則新聞,一則悲哀,一則悲傷。

有個男人,在臉書上發文,向網友取暖,提到他有3歲、2 歲的男孩,女友懷孕,每天他都給女友 400 元(編按:新台幣,下同)當三人的餐費,據說每個月還要繳交2萬元貸款,但是,女友覺得委屈,於是他上網詢問網友,「跟我在一起有這麼委屈嗎?」而最後、最致命的一句話是:

「沒工作的人永遠都不知道工作的人有多累。」

廣告

一天 400 元養三個人?帶兩個3歲豬狗嫌的男孩?這已經匪夷所思。更何況,他的心態大概就是「我工作,我驕傲」,一個「沒工作」的女人,給你 400 元已經夠多,怎麼還敢挑三揀四?

沒工作?保母是不是工作?家務勞動是不是工作?照顧孩子,是世界上最辛苦、最累的工作之一,400 元,別說餐費不夠,連薪資都稱不上。這是一份升遷無望、加薪不能、事務繁重的工作,怎麼會有人稱之為「沒工作」?

廣告

這是悲哀的一件事。

另一件事,是今天地方法院的判決。有個單親媽媽,殺害了自己親生的兩個孩子。根據法院新聞稿的記載,因為媽媽「離婚後求職不順,經濟壓力大,又抱怨兩個小孩為何都是她一個人顧,姊弟生病的時候、不舒服的時候,都是她一個人在顧,24 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因此萌生帶小孩一起死的念頭」,最後兩個孩子過世,但媽媽尋死不成,地方法院判處媽媽死刑。

在日劇《坂道上的家》裡,里沙子就是一個照顧孩子的媽媽,在先生忙於工作,不能協助太太的情況下,她每天只能過著孩子的時間、活著孩子的生活。她的時間跟著孩子走,作息不能有自己的選擇,小孩的人生,就是她「完全」的人生。完全,不是部分。先生可以在下班以後,逗弄一下孩子,等老婆做菜倒酒,孩子哭鬧就罵老婆教不好,讓他下班以後還心煩意亂,拿著遙控器、喝杯沁涼的啤酒以後,就可以嚷嚷自己累了,把尿布餵奶洗澡陪孩子睡覺,都丟給老婆,還可以「訓斥」老婆,家裡都是他賺錢,

他是天,她是地,是寄生蟲、是靠他維生的。

她擔任了一個殺人案的陪審員,而她審理的案件,就是一件母親殺嬰案。

這種人生,怎麼過?

為何大家都無法理解,沒有人天生就會當母親?為何大家都無法理解,每個母親都有力不從心的時候?

在劇中,法官是這麼說的:「年輕的媽媽來照顧嬰幼兒,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搭配,就像是一個沒有人生經驗的弱女子卻要養育一頭猛獸。」小孩就是不會自動變乖巧、不會自動長大、不會自動懂事,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理解這樣的議題?

我們無法討論個案,因為我們都不是案件裡的苦主,在那件個案裡,誰都苦、誰都不該、誰都不值,可是,通案呢?媽媽的力不從心,特別是單親媽媽,誰可以看到?
願悲劇不再發生,也請記得,所有的悲劇,其實都來自於莫名的、荒謬的鬧劇。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