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抵抗抑鬱先於肺炎

2020/2/2 — 14:56

原圖:思銘攝

原圖:思銘攝

自己是高危一族,不知能否捱得過,最近常常陷入一種肺炎抑鬱。我當然知道人終需一死,我本來諗住三十歲就自殺,遺書也寫過,但生命捱了過,這些年倒是慮積了很多事情想做還未做好。例如還想開一間學校,將來還可以全職教花等等等。如果心願未了就死,將來會變成怨魂,那怎辦?

我問自己為什麼會抑鬱?因為感覺無計可施,病喎!點搞?

人在日本,明明感染人數也不少,但這邊沒有絕望恐慌感,生活大致如常,有罩就有,冇就冇。分別在那裡。我想,恐懼源自於個政府又廢又獨斷,把生命放在這些人手上,讓人感覺無力無出路。

廣告

林鄭政府放任邊境,卻把整個城市停頓,行出街都會感覺恐懼,每個人變回孤獨的個體,每個人都要獨自面對,孤獨作戰。

抄了一兩段Arendt,也放出來,可以留意這種操作手段為何(甚少引書,有錯勿打頭):

廣告

// 政治行動的原則,和無力感的根本經驗有密切關聯,我們都認識這種無力經驗,一種不論什麼緣故感覺無法行動的情境。//

//專制政體毁滅了人的共存存在(togetherness),因此注定失敗:透過將人彼此隔絕,專制政體試圖破壞人類的複數性。此種政體奠基於一個根本經驗:我是完全單獨一人的,注定無助,無法獲得同伴的幫助。// Hannah Arendt 〈政治的承諾〉

See?這是專制政府最希望人民陷入的一種狀態,最好就是人民受制於恐懼,孤軍作戰,互相不信任,人民鬥人民等等等,perfect!!

這一步棋,是要徹底消滅公民社會的連結,林鄭以為可以,就睇香港人有多硬淨。

我嘗試積極,因為在這個危機中,正正就是時候強化公民社會的韌力,就看我們的「兄弟爬山」打法有多能耐。

未染病毒之前,我們要先好好處理肺炎抑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