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小薯遇上佛系高層

2020/3/3 — 16:36

資料圖片,來源:Reynaldo #brigworkz Brigantty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Reynaldo #brigworkz Brigantty @ Pexels

【文:薯仔仔(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文章)】

2 月初政府推出抗疫義工計劃,本著香港守唔住大家一鑊熟有咩謂的想法,我作為一個薯仔公務員舉手參加,後來被分派到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資科辦)管理的電話中心工作,致電接受強制家居檢疫的人士,確認他們是否在家中乖乖接受隔離。

經歷了半個月的義務工作後,感覺義工計劃本身就是香港政府抗疫工程的縮影,為做而做,做什麼不要緊,成效也不要緊,反正又不是沒做。至於真的落手落腳做的人,你死你事。正是:高層佛系抗疫,中層絞盡腦汁,前線做到趴街。

廣告

為什麼說高層佛系呢?我來介紹幾個例子,先說最容易理解的:工作人員人數。

2 月 8 日開始封關後到今天,單單深圳灣的入境人數已經增長了 4 倍,而香港機場也有一定數量的入境者需要家居隔離,但是進行檢疫的電話中心人員數目有沒有增長?目測是有的,只不過是負增長。

廣告

2 月中上旬中心運作伊始,依賴資科辦人員輪更進行電話檢疫,而諸多政府部門提供義工在幾天之內完成部署協助,中心雄心萬丈,每個個案根據指示需要每天進行兩次電話跟進。時間快進到 3 月 3 日的今天,猜猜最新的指示是什麼?「大家檢查一下手上的個案,爭取不要讓他們 14 天隔離期屆滿都還沒人打過電話。」是的,是真的有不知數量的隔離者進了香港後安靜地渡過了 14 天不受政府人員打擾的悠長假期,難怪有人可以飲茶釣魚 BBQ。 

誇張的是,接受檢疫的人數一直在上升,最近一個禮拜甚至有加速的跡象,每天都有至少一千多個新個案要跟進,可是在中心服務的人數竟然不升反降,因為很多義工都結束了在家工作的安排而回歸本部門。這種跨部門的人力資源調配,不是政府極高層的責任,還是誰的責任?我的感覺是,政府高層拍腦袋說要家居隔離,隨便找了個部門認頭跟進,人力、物資不夠就算了,意思一下裝裝樣子就行,反正日子到了,瘟疫自然過去,不要跟得那麼細。

另一個特別令人火滾的地方是,中心人數不足的問題遲遲不解決,在爆出電話失踪的事件後,高層卻懂得下令立刻改善保安安排,一兩天之內閃電推出措施將全體義工當賊辦:出入登記,寄存背包,抄低身份證資料,全部電話每天更改兩次密碼等等……不是說這些保安措施沒有必要,只是在中心最核心的服務完全追不不上進度的背景下,沒有想辦法大幅擴編,卻迅速出台進一步降低效率的保安措施,讓人懷疑究竟是話事者不懂主次,還是他們心目中的主次和一般人完全不同。

對於中心的管理人員,我覺得必須給他們足夠的敬意,他們在我們義工進場前早早準備場地上百部機器,中間的調試環節和中心晚上停止致電服務後的善後工作,都需要花費大量精力。而且工作流程一直在調整,兩個禮拜前的流程和今天已經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了,流程當然不能說盡善盡美,可是他們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

無論是資科辦人員,或者義工的投入都需要肯定,資科辦人員日以繼夜輪更,而義工們,有退休後天天在中心打躉的,也有放工後堅持來打幾個電話到中心關門才離開的,服務香港的熱忱絕對無可置疑。可是面對著排山倒海一般的個案量,義工就算出盡吃奶的力氣,最多也只是杯水車薪。當然,沒有資科辦人員的拔刀相助和義工的無私參與,估計相當一部分家居隔離人士到結束隔離也不會有機會收到來自政府的「關懷」。

p.s. 義工的 WhatsApp 群組氣氛相當活躍,話題除了電話工作外,還夾雜著各種藍絲常分享的張冠李戴抹黑照片和陰謀論指責黃絲滲透搞破壞,估計本文出街後也將掀起群組內捉內奸的新高潮。不禁令人想起一句經典的評語:三種高尚的品質,人只能同時擁有其二:道德、智商和藍絲。

全民教育局製圖

全民教育局製圖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