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新路向是幻想式抗疫,「恢復正常論」更似賭白頭片

2021/4/13 — 22:20

林鄭鬥氣政府公佈「抗疫新路向」,為了催谷香港人打疫苗,竟想出一招「食肆堂食奴隸制」。

他們說,如果食店員工打一服疫苗,再強制食客用「安心出行」,不再用紙仔填資料,就可以開放到午夜十二點,這是第一級;員工打了兩針,食客打一針,再用「安心出行」,就可以開一個 clean zone 八人一檯,可以開到凌晨兩點,這是第二級;第三級,是可能來港旅遊的中國人。政府計劃在五月間推出「來港易」,中國人來港可以免除 14 天強制檢疫,但香港人入中國境,卻仍然要強制檢疫。

就這樣普普通通地說,這一堆政策想像已經製造了起碼三個等級的奴隸。

廣告

政府的算盤如下:無所不用其極,下一帖猛藥,把香港「清零」,然後開放中國旅客來港救經濟。他們尤如在鬥牛場不斷揮舞紅旗,認為不斷拿「盡快恢復正常生活」、「經濟會好轉」來說事,就可以令人狗衝信服。

問題是,提供誘因去達致政治目標是沒錯的,但那必須是真實的好處,如果你連那個「誘因」都是疑似吹出來、不能實現的,那就是接近騙徒,是騙術。政府的低級邏輯,尤如將所有人當成聽信街頭騙徒之言,就付出所有積蓄的阿公阿婆。

廣告

疫苗救世論

為甚麼這樣說?因為這套複雜抗疫邏輯的各個關節充滿漏洞。首先就是「疫苗」和「群體免疫」的關係。現在起碼一部份疫苗,是科興。根據國外研究機構完成的第三期測試報告,科興的有效率是 50.7%。外國亦有很多報道,指打了科興的人照樣中招,甚至連某些國家的總統都中伏。

所以中國自己也說要「現有疫苗保護率不高」,要實際還是要加上外國貨。30 歲以下沒有打針權利,60 歲以上則十分危險,長期病患者則根本不應打,你想用疫苗來達到「群體免疫」,是妄想;你對外面說人人打針就可以群體免疫,繼而重過美好生活,就是「願景欺騙」。

跟中國十分要好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最近在發佈會也說,各國在衛生政策有混亂、自滿和不連貫的情況,而且「疫苗也不是唯一抗疫工具」。不知道還以為譚德塞在點名批評特區政府。特首政府禁堂食,搞到全港打工仔要在街邊像乞衣般解決,是為混亂;明明香港疫情尚算粗安,主要是全港市民自發戴好口罩,但政府卻相信是自己的擾民政策見效所致,還要加碼推出,香港稍為低風險就馬上想開放中國市場,是為自滿;一開始政府聽信世衛,顧全中國,遲遲不做事,之後又搞食肆,但同時開放免疫人入港,製造第 N 波疫情,見數字急升,又去搞圍封行動擾民擾市,公衛政策時鬆時緊,是為不連貫。

這些都或許不是死罪,力有不逮可以說是官員能力不足、形勢複雜難解,但如果是刻意欺騙港人,以達到自己政治上交數的目標,就是誠信有問題。

幻想式抗疫

例如通關必定是雙向的。你開放中國人檢疫入港,但中國各地方政府還是要求去過香港的居民回去要隔離檢疫,這樣能吸引到多少中國人來港消費?「誘因」足夠嗎?有人吹噓,只要大家打好疫苗,就可能可以跟外國「旅遊泡泡」,但這種圖景是十劃未有一撇,沒有外國政府會輕易讓香港人免檢入境。起碼現階段沒有,卻被人以「賭白皮片」的形式,口講口賠地拿出來做推廣全民打疫苗的「誘因」。

這件事最惡毒的是,政府知道全球人類都想「回復正常」,就製作這種政治話術引誘一般人,去推私人議程。他們在乎的似乎不是香港人的 well being,也不是為了正常生活,而是「疫苗接種率」這一盤數。疫苗一抵港,他們就不斷水人去打,最後就搞到愛國熱情高漲和六神無主的老年人去打。死的死,入院的入院,面癱的面癱。這些「與疫苗無直接關係」的死傷,難道不是一面倒鼓吹疫苗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人在作孽?

將第一波疫苗視為救星,是否向社會釋放錯誤信息,令藍絲和陰謀論者有理由鬆懈,打了區區疫苗,就不斷去叫雞,四處社交,最後中招,最後又製造社區傳播?這樣香港前期的忍耐不是白費心機?香港政府想放鬆政策,慷他人之慨,將放鬆政策的成本轉嫁一般香港人,最後如果搞到一半,病毒再次輸入到社區人傳人,進一步重創經濟,誰人負責?

心懷僥倖就會失去理智

甚至有傳媒引述政府中人說,「不打針又要復常是不可能的事」,這是恐嚇嗎?其實政府高官不願明白的是,抗疫如何,跟最上面政策是佛系還是雷霆手段無關,而是一般人是否一齊合作。每推政策都語帶恐嚇,邏輯又反智,只會引來不合作和消極抵抗,大家攬炒。

既然香港早已不正常,拿「恢復正常」來做誘餌,不會所有人都受騙。這就好像口講口賠的網絡騙徒,對心靈空虛的求愛網友說,寄了一份貴重的禮物給你,但在海關被扣起,要加稅,只要你付某個數字的關稅,這份貴重禮物就可以送到。或者說自己從國外來港跟你結婚,但在某個國家的海關被扣留,要你給錢救人,於是你傻呼呼地付了錢,那份「禮物」或那個「老公」卻始終不會來,對方又會找其他理由叫你再加錢,但那份禮物始終只存在於訊息之中,永遠不會送抵。

「正常生活」單方面存在於政府官員的話術,但正常人都知道多數不會兌現,不兌現也沒有機制追究。即使你付出多少關稅、疏通費,「正常生活」都不會抵達。只要你內心有一種關於「正常生活」的渴望,就很容易中伏;心靈空虛脆弱疲倦,頭腦就不清醒,就給人可乘之機。不如腳踏實地,接受不正常生活仍會困擾全人類很多年,不要留一個念想給騙徒有機會捉心理,以為配合他們,世界就會突然變成天國,就會心想事成。

一切為了「回復正常生活」,聽起來有沒有一點網絡騙案的感覺?自從病毒在中國爆發以來,我們一直習慣的全球化生活、既有經濟政治結構,就已經一去不返。毀滅的產業已經被毀,再也難以回復舊觀。之前《鏗鏘集》有一集介紹了一班港龍前員工最終只能轉行做餐飲,雖然都是一班前航空業員工再合作,但已經無法恢復正常,不能再做回以前的產業。他們說,最重要是向前看,不能永遠回望和留戀過去。這件事就像台灣情殺案的女死者媽媽,以為配合政府搞《逃犯條例》就可以幫女兒拿到公道,但這是單方面的,台灣從來沒有同意,現在陳同佳還吃好住好,公道沒有兌現,Se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