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當前 資助創科更應公平透明

2020/2/24 — 9:54

2020年2月21日 立法會財委會 - 政府申請 300 億元設防疫抗疫基

2020年2月21日 立法會財委會 - 政府申請 300 億元設防疫抗疫基

港府早前公布成立「防疫抗疫基金」,支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的行業,總額由最初宣布的250億港元,調高至280億,最後在財委會申請文件中追加至300億。

資助科學園租戶 對象及時機令人不解

疫情來得太急,基金的政策形成過程無可避免急就章。誠然有部分措施其實亦頗具針對性和到位,例如資助本地商家投資口罩生產線,和向醫管局發放47億資助購置保護裝備及支援加班薪酬。但可能政府希望在財政預算案之前通過基金,部分內容強差人意。

廣告

例如在創新及科技,基金建議動用3.8億元,向科學園、工業邨及數碼港的租戶及初創企業寬免六個月租金。政府花的每一文錢也是公帑,花之前要問:這筆錢是否用得其所?效用是否成比例?是否有其他地方更值得政府花這筆錢?

筆者就認為這個政策有幾個值得商榷之處。

廣告

第一,這個是政策延續,去年十月創科局已經因應經濟困難,推出六個月的五折租金寬減。為什麼要從今年四月起再多花3.8億元?為什麼這次是全數減免?資金鏈斷裂是全行全城面臨的共同問題,為什麼只是在科學園、工業邨、數碼港經營的才能受惠?在工廈、共享辦公室,甚至在家工作的前線IT人員和中小企,又為什麼不能受惠?

第二,是資助時機。科學園在去年社會運動期間推出租金寬減,已被質疑成效和時機,連有受惠的租戶也認為,其公司當時暫未受巿道低迷影響。據過往經驗,例如在2014年「佔中」時,經濟不景氣,首當其衝的通常是零售業,對科創的影響反而不是即時,而是較慢浮現。當然,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特殊,連與沙士疫情也有不可比性,但政府顯然未有深思熟慮推出支援的時機。

第三,是資助對象。政府連派四千元的「關愛共享計劃」也首先定下標準,再要求普通市民填表申請、交文件作審查,寧願冒被批評官僚也要嚴守財政紀律,為什麼到了科學園租戶,又會一刀切、免申請、免審批全數優惠?園內每戶也應該幫、值得幫嗎?跨國企業或有中資資金支持的呢?本身經營欠周詳、長期空置落閘的呢?不務正業、表裏不一,長期利用科學園優惠租金的甲級寫字樓作公司聯絡、見客、低端技術支援、零售、貿易,甚至美容推銷的單位呢?這些故事在過往傳媒偵查報導中屢見不鮮。普通市民想起要用公帑資助它們,而不是向它們收取市價租金,把資源預留供更有需要的群組,又如何接受?

厚此薄彼 無助修補疫後創傷

當政府推出資助政策未有三思,顧此失彼,就會引起多番質疑,就像日前在財委會會議上跨黨派議員提出質詢,其他水深火熱的行業為什麼都沒有得到全數免租這樣豐厚的優惠?美容業、印刷業、補習社、幼稚園、娛樂行業、的士等,受更直接的打擊甚至被教育局勒令停課,公屋和街市租戶也沒有租金抵免,很多已經受裁員或被放無薪假期威脅的打工仔朝不保夕,亦沒有得到直接資助。政府欠缺公平和服眾的資助準則和標準,達致公平的資源分配,這張名單只會無限增長,難怪有人陰謀論地指控政府只優惠有功能組別撐腰的行業和商家。

說回創科界別,科學園分配不公、予人厚此薄彼的印象也非新鮮事。早前,科學園管理層被揭發並無積極履行租約契約,縱容部分租戶違規分租。其中一間被點名的營運商的年報顯示,其甚得優待,曾以極低價(估計與市價差距大概每平方呎四千元)獲批佔用50多萬平方呎的工業邨空間。科學園工業邨批出予其他跨國企業營運的數據中心亦有類似現象,涉及面積約280萬平方呎。即是說,單是科技園在地價方面資助個別數據中心營運者的金額,已經高達120億。

其後,上述被點名的租戶更獲批發展土地剩餘地積比,令其佔用面積增加近20萬平方呎。這不但令個別商戶得以甚具競爭力的定價租出地方,亦令公共土地資源變成可被「僭建」的私人單位,當局猶如補貼私人企業經營「數據劏房」。

這些積習欠透明和公平,令人對本港發展創新科技的決心失去信心,對香港營商聲譽亦有弊無利。這不但大大窒礙了香港創科產業起步,更會令政府蒙上「官商勾結」等罪名,在現今社會環境下絕非樂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