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抽樣調查

2020/4/20 — 14:05

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丁】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日前,以電話訪問形式隨機抽樣 250 名深水埗及油尖旺區居民,當中有 77 人失業,五成人指不會因綜援資產限額放寬而申領綜援……」 

隨機抽樣 — 就如六合彩一般,整個攪動過程便屬隨機,即每一顆彩珠被抽取的機率皆是均一。這段日子當中,遇上失業、停薪留職、被逼放無薪假的街坊,中彩機率甚高。 

廣告

意指是街坊的故事,並不單一。 

藍貓對於環保有一顆熱切的心,亦會做手作,所以為了實踐個人的理想,她一躍就搬進劏房之中,獨自生活,會於非牟利團體的機構中教授手作技巧。在香港的經濟體系下,這類型工種難以取得應付正常生活的薪金,所以她在餐廳中做待應兼職,幫補生活支出,可是疫情起她就以積蓄交租,現在只剩最後一個月的積蓄去交租。 

廣告

她願意走到鏡頭前,為的是讓政府知道她的故事並非少數。而往往她們總被排拒於主流的社 會中,「自由工作者」如有強積金戶口可獲筆過七千五百元資助,但相比起仍然就業的人士,失業者的狀況更感迷惘,大概聽過不下十次,不同街坊表示,積蓄只夠下個月交租。  

現實反映的是,多數餐搵餐清的街坊,難以應付突發情況,但政府毅然搬出「咁大家去申請綜援啦」的說法,又合理嗎? 

「我想呢個時候,有失業救濟金,幫一幫手,比啲津貼僱主請我地都好呀。」「租金都超佢限額,就算無入息,資產唔過又點啫……」「我真係唔想申請,啲小朋友街坊媽咪又會係背後指指點點……」

以上只抽取少量與不同街坊的對話,當中包含綜援背後的標籤化,要承受社會種種歧視眼光和負面標籤,讓一眾有需要的街坊卻步,正如政府多年一再強調「自力更生」、「綜援養懶人」的說法,亦是一手造成現今的局面。 

心理上的關口,從不能在政策上顯示,但卻從街坊的故事中一一看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