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抽的不是煙,是空間和選擇?

2020/8/19 — 16:36

資料圖片,來源:Fotografierend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Fotografierende @ Unsplash

【文:北歐文藝日常 Nordic Normal】

先利申:我並非煙民,亦非常支持身邊親友戒煙。

吸煙的自由與公共衞生考慮,從來都在每個國家、城市中角力。

廣告

限聚令下,市民身處室內室外公眾場所都必需戴口罩,吸煙也沒例外,猶將禁煙範圍擴大至室外,基本上煙民除家裡以外地方都不能吸煙……瑞典的禁煙政策走得「更前」,早在去年中便規定戶外全面禁煙,包括電子煙、加熱煙,希望實現上屆政府所定下,2025年讓瑞典邁向「無煙國家」的目標。

在瑞典,煙民比率本來已很低(7%)和只有 5% 國民每天吸煙,是 2017 年歐盟委員會數據中最低。去年的禁煙政策很多瑞典人都支持,同時觸發了一些小規模示威,反對政策對煙民不公,斯德哥爾摩的市政府則唱反調,允許 3 間室外酒吧繼續開放室外吸煙區,令煙民繼續享有個人自由,能有室外吸煙的空間。除了我們一般認識的傳統煙,更多的瑞典人習慣「吸」一種無煙的口含煙(Snus),吸食方法是將一小包外貌像食物吸濕/防腐劑,含尼古丁成分的煙草,「攝」在上唇和牙齦間,透過口腔內呼吸時產生的濕氣吸食,記得當年在瑞典讀書,有位教授習慣食 Snus,中途突然把手指塞入口拉出一小包「黑色嘢」,嚇一嚇,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吐 Snus 表演」。上列禁煙政策實施後 Snus 的銷量隨即增加,研究指 Snus 較傳統煙「低侵害性」,亦可能有助戒煙,當然,長期吸食也會對身體帶來傷害,特別是牙齦和口腔潰爛,或其他癌症風險。

廣告

瑞典跟香港吸煙文化、公共衞生政策大不同,雖面對室外禁煙仍有抵抗,但別忘記瑞典的家居空間更大、人口密度更低,至少「躲」起來吸煙也許較易。在香港,朋友、同事去吸煙都會說成去「呼吸」,確實,吸煙對很多香港人來說與其為了吸煙本身,更多可能是為了在生活、工作間,以吸煙換取喘息的空間。除了空間,我們還缺選擇,政府研究禁止電子煙、加熱煙等,但對於傳統煙民來說,這些比傳統煙或「減害」的替代品,特別加熱煙最近亦獲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授權為風險改良產品,可能是減低對身體傷害,甚至是作為戒煙的第一步。

對討厭二手煙的非煙民如我,當然想生活在無煙城市,但城市生活著百萬樣人,當我們朝向所謂的「健康」社會,是否可以有不同的決策和選擇,顧及煙民,同時照顧其他市民健康和公共衞生需要?像瑞典奉行社會民主制度的可貴,不在於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少數的權利也被照顧。

 

參考資料:
Special Eurobarometer 458: Attitudes of Europeans towards tobacco and electronic cigarettes (2017)
Sweden moves to ban smoking in public places
Increased sales of nicotine replacements after Sweden's smoking ban
禁煙,是有損個人自由?

作者自我簡介:曾在瑞典生活,在當地完成「全球政治與社會議題」碩士課程,喜歡觀察北歐文化、藝術、社會、城市、生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