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殺野豬】漁署諮詢小組 9 成員 5 人最新立場模糊或促修正措施 署方曾稱大部分成員原則上同意

漁護署自上星期五(12 日)起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負責向漁護署提供管理意見的「野生動物管理諮詢小組」,由 9 名動物保育專家組成,署方指大部分成員原則上同意新措施。繼早前 3 名成員回覆《立場》取態,2 人要求政府暫緩或修正,1 人對政策有保留後 ( 詳見報道 ),成員艾加里工作的嘉道理農場指,捕殺 ( culling ) 野豬只能作為最後手段,並須有限制地執行。另一成員馬伯樂隸屬的海洋公園就無正面回應其立場,只稱有關新措施的詳情須聯繫漁護署。換言之,9 名成員的最新取態中, 5 人無正面說明立場、有保留或要求修正。漁護署回應指,署方會根據諮詢小組成員的意見,積極研究擴大禁餵區及提高非法餵飼的罰則,以及加強公眾教育,並在有需要時諮詢小組的意見

資料圖片

漁護署 2019 年成立由本地、內地及海外野生動物保育專家組成的野豬管理諮詢小組,現為野生動物管理諮詢小組,向漁護署署長提供管理野豬及猴子的意見。小組召集人為助理署長陳堅峰,另有八名成員,包括一名署方代表。

嘉道理農場﹕措施只能為最後手段

嘉道理農場動物保育部部門主管艾加里,亦是成員之一。嘉道理農場昨早 ( 23 日) 雙語書面回覆《立場》指,捕捉野豬的措施被廣泛應用於其他國家,用以應對同類因動物衝突而對公眾構成之威脅,「有關措施只能作為最後手段,並須有限制地執行及經過妥善管理,方屬於一種適當的管理工具」。《立場》向農場查詢英文答覆中「culling」一詞是否代表「捕殺」而非中文答覆中的「捕捉」,農場指一般「culling」都解作「捕殺」意思。

漁護署捕殺野豬

海洋公園未正面回覆

另一成員馬伯樂,就在海洋公園任獸醫總監。園方未有正面回應馬伯樂是否支持人道毀滅措施,只稱有關新措施的詳情須聯繫漁護署。園方僅指,自 2017 年 12 月,海洋公園的獸醫團隊參與署方的「避孕及搬遷計劃」。

愛協上星期六公開要求與漁署會面   至今仍未能成行

愛護動物協會(愛協)動物福利副總監候安娜,上星期六 ( 20 日) 回覆指,參與小組目的是致力倡導小組推行非致命性的方案,當時指愛協已多次致電及透過電郵聯絡漁護署要求會面,並已去信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如署方未來仍堅持不修正行動,候安娜將會考慮是否繼續參與該小組。愛協今日 ( 24 日) 再回覆《立場》指,依然未能與署方會面,亦望能收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回覆,強調對漁護署近日提出的新措施表達嚴正關注。

野豬被麻醉槍擊中後,署方人員排列好牠們。(受訪者提供)

侯智恒﹕群情洶湧下、宜暫停獵殺

小組成員之一、嶺大科學教研組助理教授宋亦希,較早前指無回覆署方的電郵,因得悉其他成員已給予差不多立場的回應,「但都幾多回應覺得不少地方需要再討論下」,他指大部分委員都非完全贊成或完全反對。宋亦希指自己對措施有保留,需要更多討論,因為出於動物權益,亦同情野豬。另一位成員、港大生物科學學院首席講師侯智恒指,有電郵及電話回覆漁護署,贊同漁護署提出人道毀滅市區出沒野豬的措施,但認為是「原則上無選擇」。但侯智恒認為群情洶湧下,政府適宜暫停獵殺,重新宣傳、教育並諮詢。 (詳見報道)

其餘成員,例如野生動物生態學家 Giovanna Massei,她本身在英國約克大學的一所野生動物生育控制機構任職總監,機構的宗旨是推進有效、可持續的生育控制方法,以減輕人類與野生動物的衝突,並向世界推廣共存。《立場》尚待 Giovanna Massei 回覆。

至於野生動物學家季偉,記者曾向漁護署查詢其聯絡資料,但署方未有提供。而除小組召集人為助理署長陳堅峰,8 名成員亦有另 1 名署方代表,不過署方未有透露其身分,故無法查詢。

漁護署:避孕及搬遷未能追上野豬的繁殖速度

漁護署回應指,自2017年開始嘗試為野豬避孕及搬遷野豬至郊外,然而始終未能追上野豬的繁殖速度,一隻成年的野豬一年可以生產16至18隻幼豬,亦有不少搬遷後的野豬會重覆返回市區,再次造成滋擾。漁護署指,2019及2020年的全港野豬出沒或滋擾報告都分別超過1000宗。野豬亦有機會傳播人畜共通疾病,例如結核病、戊型肝炎、甲型流感及豬鏈球菌感染等,對公眾健康構成風險。署方會根據諮詢小組成員的意見,積極研究擴大禁餵區及提高非法餵飼的罰則,以及加強公眾教育,並在有需要時諮詢小組的意見。

文/Winky Cha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