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殺野豬】漁護署:手法非常人道 誘捕說法混淆視聽 關注組:做法卑鄙血腥

漁護署昨晚在黃竹坑深灣道以食物引誘野豬現身,再射麻醉槍捕捉,最後以藥物注射作人道毀滅。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說,世界各地很多地方一般獵殺方式減少野豬,他形容以麻醉槍捕獲野豬後用藥物「幫佢人道毀滅」,「係非常人道的方式」,形容是人道的方式處理。

對於關注組批評署方以食物誘捕野豬,陳堅峰說,有關說法是混淆視聽,強調署方不是去餵飼野豬,「同餵飼野豬是兩回事」,「在野生環境下野豬,我哋唔會誘捕佢,而家呢啲野豬已經習慣在市區,問人攞食物」,而行動是要捕捉這一些目標野豬。

野豬絕育計劃已經暫停

陳強調,行動是有迫切性,過去十年已經 36 宗野豬傷人個案,涉及 47 名傷者,大部分在近年發生。至於野豬的絕育計劃,現時已經暫停,署方會繼續採取捕捉及人道毀滅的方式處理。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在商台節目批評,做法是設陷阱給動物,「非常卑鄙」和「血腥」,「完全不能接受」,質疑漁護署一方面教育市民不要餵飼野豬,一方面又主動餵飼食物給野豬,日後的教育工作要如何做。

漁護署昨晚發稿指,曾在該處進行 12 次捕捉及搬遷野豬行動,但仍未能有效控制野豬滋擾,因此昨晚以捕捉和人道毀滅減少野豬數目。

關注組:做法卑鄙、血腥

昨( 18 日)在海洋公園黃竹坑深灣道入口附近,有 5 隻野豬在路旁睡覺,警方及漁護署晚上到場,漁護署人員以食物誘野豬現身,七隻野豬被捉走並以藥物注射人道毀滅。黃豪賢認為署方利用動物「為食嘅天性」去捕殺,是設陷阱給動物,完全不能接受,做法「非常卑鄙」和「血腥」。

他指昨日被署方引誘下山捕殺的野豬可能本身在郊外生活,不習慣人類的餵飼,但漁護署改變了牠們的習性。他質疑:「(漁護署)一方面印教育小冊子教育市民唔好餵飼野豬,尊重動物,愛護動物,唔係喎,另一方面你又主動去餵飼食物俾啲野豬,去改變佢嘅習性,我想問你日後既教育點做呢?」

黃豪賢指,昨晚在現場打算和署方溝通,協助署方將野豬趕到森林,但署方沒作任何回應。

漁護署:曾進行 12 次捕捉及搬遷行動

漁護署昨晚(17 日)發稿表示,署方由於深灣道經常有人餵飼野豬,令牠們習慣在該處道路出沒以及向途人甚至追逐車輛索食。雖然署方自 2018 年至今年 10 月,曾於上址一帶進行12次捕捉及搬遷行動,將 35 頭野豬搬遷到偏遠的郊野地點,並為當中 27 頭野豬進行避孕或絕育,但行動未能有效控制野豬滋擾,繼續有大群野豬出沒甚至聚集,對市民和道路使用者構成危險,所以署方利用麻醉槍捕捉野豬,再使用藥物注射作人道毀滅,以減少野豬數目及保障市民安全,又指會繼續以捕捉行動優先處理大量野豬出沒,以及曾經發生野豬傷人或對公眾構成危險的地點。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