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掃黃行動警方檢取證物過程被質疑不公 被告睹警摸鏡頭、取錄影機

2020/9/23 — 20:37

九龍城裁判法院(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九龍城裁判法院(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警方去年在尖沙咀一間場所進行掃黃行動,拘捕一名女子,控以管理賣淫場所罪,案件早前已提堂,辯方其後質疑警方檢取涉案證物的過程及決定,或會對被告的審訊造成不公,昨日申請擱置案件,今日於九龍城裁判法院續審。被告作供時指,見到警方到場後在鏡頭貼上貼紙,並觸摸過有關鏡頭,但看不清楚警方是否有調較鏡頭或取走記憶卡。案件押後至 11 月 3 日陳詞,被告獲准保釋。

被告為女子伍貴平,她被控一項管理賣淫場所罪,涉事場所位於尖沙咀樂道,名為「四葉草」。案發時駐守深水埗警區特別職務隊第三隊的督察關家琪(音譯),昨日在庭上承認,她曾指示到場的調查警員,到上址後須立即用紅色貼紙,遮蓋涉案單位內的閉路電視鏡頭,以防行動中包括臥底警員在內的所有警員的資料日後被廣為流傳。

伍貴平在作供時指,案發當日警方到場執法時,人數眾多而且說話大聲令她感到「驚」,她目睹警方在鏡頭貼上貼紙,亦「摸」過該些鏡頭,但她患有乾眼症,案發當日無帶眼藥水,看不清楚,不知道警方是否有調較鏡頭或取走記憶卡。

廣告

伍又指,曾見到警方將錄影機取出放於收銀檯,警方隨後將她帶入房間錄口供,其間警方要求她到收銀檯取鎖匙,因而發現收銀檯上的錄影機已不見。控方盤問她當下是否有望去錄影機原本的位置即白色櫃,伍說沒有,指「打工唔會諗咁多嘢」,只想盡快獲釋離開。控方指證物紀錄包括商業登記、人民幣及港幣,問伍是否認為警方取走證物的紀錄準確,如否為何當時仍有簽署,她則指自已信任警方,而且錄口供超過 2 小時,看不清楚,警方又稱是「履行程序,冇嘢嘅,簽完走得」,她因而選擇簽署。

一名四葉草的兼職清潔工黃女士作為辯方證人作供,她知道公司有設置閉路電視鏡頭,包括兩個黑色鏡頭及兩個白色鏡頭,當中一黑一白設在門口,另外一黑一白設於收銀檯後,能拍攝整個大廳。據她理解設置鏡頭是為了公司安全,及避免「出糧」時出現爭執。黑色鏡頭連接攝錄機,能在顯示器看到監視畫面,而白色則能夠在手機下載應用程式看監視畫面,除影象亦有聲音,有關影片儲存在鏡頭內的記憶卡,可於透過手機下載。

廣告

案件編號:KCCC 2325/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