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提倡削減單程證配額的荒謬邏輯

2020/1/21 — 10:1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廣東省政協常委、新地執行董事郭基煇日前建議,單程證配額應由每日 150 個削至 75 個,並宣稱香港在各種各樣「資源緊絀」的情況下,相信暫時減少單程證配額能紓緩社會壓力,緩和中港兩地磨擦。筆者在上篇文章則指出,香港所謂的「資源緊絀」,其實跟地產商囤地,以及港府長期維持簡單低稅制有關。郭基煇作為現行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卻把「資源緊絀」的問題根源歸咎於單程證配額,有着轉移視線之嫌。

此外,所謂「資源緊絀」便要削减單程證配額,背後的邏輯是假定單程證申請者來港後,不會為社會帶來生產力,只會耗用社會資源,又或者是他們帶來的生產力,低於資源的消耗。這個假定不但只功利,還派生出幾個問題。首先,大多數單程證申請個案如特首所言,都是為了讓跨境家庭團聚,換言之,單程證申請者的生產力高低,取決於港人在內地的擇偶能力,單程證若會讓香港帶來「社會壓力」,源頭還是出自港人身上。

其次,我們即使假定單程證申請者來港之後,其生產力只適合從事低技術乃至嚴惡性工種,他們其實還是勞動市場當中的人力資源。我們再假定他們因為收入不高,所以需要耗用政府所補貼的部份社會資源,但是這種補貼間接上紓緩了企業的加薪壓力。說白一點,郭基煇在內的各大商家,能以廉價聘請低技術乃至嚴惡性工種,全因單程證申請者的來港,以及政府的補貼。

廣告

至於跨境家庭在內地所生的子女,來港之後會否加劇香港「資源緊絀」的情況,取決於我們的教育制度怎樣培育人才。此外,香港本地出生率一直偏低,單程證申請者的來港,其實能夠紓緩了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避免人力資源因人口老化而減少,間接讓各大商家從中得益。由此可見,郭基輝以「資源緊絀」作為削削减單程證配額的理由,根本是計錯數。

更重要的是,郭基煇建議廣東省採取積極措施,鼓勵香港親人到大灣區與家人團聚,這建議也存在問題。首先,香港本身便在大灣區之內,甚什麼叫「到大灣區」?此外,港人本來便有隨時遷至內地居住的自由,港人在內地的直系親屬,則沒有隨時遷至香港居住的自由。因此,郭基輝絕對可以鼓勵港人遷至內地跟家人團聚,但是建議內地提高門檻,藉此阻截港人在內地的直系親屬來港團聚,則是另一回事。

廣告

說到這裡,便涉及遷徙自由的問題。中國的所有公民,本應在國內享有遷徙自由,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本不應是個例外。此外,根據《基本法》第 24(3) 條,跨境家庭在內地所生的子女,本來便是香港永久居民,只是根據《基本法》第22(4)條以及第一次人大釋法,他們才須先取得單程證才能來港。可見,內地至今仍維持着港英年代所確立的單程證制度,本身已是特別關照香港,甚至不惜犧牲內地居民的自由遷徙權。

在此情況之下,郭基輝竟然還要建議削减單程證配額,犧牲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本應享有的居港權,以及扼殺跨境家庭來港團聚的權利,豈不是要內地為了照顧香港的既得利益,進一步扼殺內地居民本應享有的自由遷徙權乎?更弔詭的是,郭基輝的政協,是廣東省的政協,他提議削减單程證配額的一刻,又有否照顧到廣東省居民的利益呢?

原文刊於《橙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