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1/1/23 - 10:25

撿起石頭的神父

聖瑪加利大堂的關傑棠神父,因為維修堂區籌錢不足,對年青人大興問罪之師,以聖瑪加利大堂名義發出公開信,質問年青人為何不捐款修堂,捐款還差 200 萬,責問的對象直接針對「在學、在職、未婚的年青人」,批評不捐款就是坐享了祖父母、爸媽、兄姊之成。

從反送中運動至今,關神父又為年青人做過甚麼?只知道他曾經說過:「試問警務人員會否在沒有受到人身攻擊前主動追上前打人?如果有,他們肯定是潛伏在警隊的『無間道』壞份子了!」對警察濫權濫暴縱容 721 及其他同類事件視而不見。

關神父又說過:「傳媒也一樣,只向聽眾觀眾讀者提供警察打人的片段,而把忿青襲擊警察的片段刪去。」對年青人所受之苦卻聽而不聞。關神父還說過:「請大家不要忘記當台灣同胞在立委動武打架,香港人不屑認同。」卻對香港政治全面進入美麗島時期漠不關心。

廣告

他對年青人的其他言論,還包括:「我擺咁多錢投資喺你哋班(年青人)身上,點解冇回報,仲出去搞搞震?」至於這個貴為主任司鐸的關傑棠,到底對年青人做過甚麼貢獻呢?就是開了一個 band 房,像極了傳統社區中心的邏輯,認為年青人只要在 band 房裡「發洩」就能宣洩所有不滿。

我自己不是天主教徒,但過去一段日子,見聖瑪加利大堂確實有不少熱心人士,所以我不會批評所有聖堂之人,更不會批評所有天主教徒,想念一下沒有神職在身的天主教徒,黎智英、周庭等,還有身兼神職的夏主教、廟街神父,還有陳樞機,早前才剛聽到一名良心犯人的錄音節目,提到陳樞機探監時跟他說:「上帝知道你在做甚麼。」一句話令聽眾動容。

真正的天主教徒,無論以任何方式詮釋教義,理應秉承耶穌釘十字架受苦受難的精神,站在弱勢一方。但關神父除了被一眾富人包圍之外,有否嘗試理解過民間疾苦?是否知道年青人之難處?有沒有聽過在職貧窮?有想過年青人即使幾努力,現在連住屋都成問題?

回首前塵,二千年前耶路撒冷,法利賽人企圖用石頭攻擊弱勢的婦人,卻被耶穌用一句話羞得無地自容。

可惜在二千年後,關傑棠卻撿起了那塊石頭。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M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