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那」、「蝗蟲」只針對特定內地人? 這絕非好理由繼續使用這類字眼

2017/9/12 — 8:47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有些「溫和」本土派,及其支持者經常強調:

我們只是針對言行有道德缺陷的內地人,說他們是「支那」、「蝗蟲」,這不是歧視,因為我們只針對特定的某些人,而且是以那些人的言行為標準。

但這個說法有道理嗎?

廣告

如果一個人的言行失德,我們可以按照他的道德缺陷而批評,甚至可以不斷用髒話罵他,以宣洩憤怒與不滿。

然而,在歷史上,「支那」被用作貶低整個中國民族,而且這個指稱與內涵是許多華人都知道的語言事實。當然,也許有人會反駁,早在晚清時期,「支那」是中性詞,並無貶義。但這說法實情犯了詞源謬誤,字詞的最初意義不代表能連結到現今的意義。

廣告

在現今許多華人眼中,尤其經歷過二戰時期的華人,都對這用語特別反感,視為歧視中國人的字眼。因此,假如有人煞有介事地挪用一個具有民族意涵的用語作批評、謾罵,絕對可以合理地預期,有相當多的人會視為攻擊、貶低中國民族的意涵來解讀。即使言者真的完全無意要攻擊所有中國人也好。

這情況就像一個美國白人對著某個他討厭的黑人說「黑鬼」一樣,若然他的言論是公開,絕對會被聲討,認定為歧視言論。這個美國白人不可能辯稱我只是針對特定的黑人說黑鬼,沒有貶低所有黑人的意思。

又譬如,如果你對性別意識特別敏感,你不可能不意識到,一個人經常公開對著某些女人辱罵她們是「臭雞」、「母豬」,那是有歧視女性的意味,而不是只針對這些特定的個體批評、謾罵。

至於「蝗蟲」這個象徵用語,雖然沒有像「支那」一樣的歷史背景,但在現時的政治社會脈絡下,也漸漸形成了貶低整個中國民族的意涵。當然,「蝗蟲」這詞語可能本身真的只是部分使用者用來稱謂某些缺德的內地人,但也愈來愈多人把它有意無意地使用指稱所有內地人。這種語言歧義極之危險,我們很容易因為「蝗蟲」的意思不斷滑轉,潛移默化、不知不覺間排斥所有內地人。我們絕不應看高自己的理性,以為自己時刻都能保持清醒。

況且,即使有部分「溫和」本土派人士真的無意把它使用成排斥所有內地人,但也需要注意到在現今政治社會脈絡下,許多內地人聽到也會把它理解成針對所有內地人而作貶低、攻擊。如果真的考慮到族群仇恨的惡果,「言者無心,只是聽者有意」絕非好的理由繼續大而無當地使用這類字眼。

其實我們的語言之中已經有許多足夠令人暢快地批評、謾罵,甚至羞辱某個特定個體的字詞,並無必要使用挑動民族情緒的字眼,不是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