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是推展再生能源發電的大山?

2020/9/4 — 10:46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何偉歡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香港智庫思匯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和世界資源研究所(WRI)在3個月前發表《邁向更美好的香港:2050 年實現淨零碳排放藍圖》(下稱《藍圖》)報告,認為香港具備充分潛力在2050年前實現淨零碳排放。潛力何在呢?報告指出,透過能源減碳、改善建築物能源效益和增強運輸系統可達性,將可以減少高達 90%的溫室氣體排放,餘下的10%則可透過碳交易等方案抵消。

可再生能源發電慚對亞洲同儕

廣告

能源是最具潛力的領域,報告提出4大建議:1)開發更多本地可再生能源;2)確保按時完成從燃煤發電過渡到燃氣發電,而在碳捕捉與封存技術(CCS)成熟時,計劃在燃氣發電機組中加入 CCS;3)通過區域合作輸入更高比例的零碳排放能源;4)以低或零排放氫氣代替本地燃氣供應。循着路線圖完成這4大建議,香港就有望在30年後減少排放2,700萬噸二氧化碳。

《藍圖》為香港環保帶來了好消息嗎?《藍圖》發表後不久,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也據此欣言,香港零碳排放不再是夢,認為研究顯示可再生能源科技快速成熟,提供了通往零碳排放之路;只要政府下定決心推行政策、市民熱心參與節能減廢、商界用心降低業務的碳足印、社會團體同心推廣減碳教育……等等等等,美夢自然成真。

廣告

特區政府推動環保工作的「往績」,真箇足以令關心環保的朋友尚存憧憬?香港的碳排放總量當中,有近7成源自發電,因此在零碳排放的路線圖上,能源轉型起着關鍵作用。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書面回應立法會有關發電燃料組合問題時指出,2019年香港的整體發電燃料組合當中,燃煤發電約佔44%,天然氣發電約佔29%,約27%是從內地輸入核電及本地可再生能源。把本地可再生能源的百分比加到內地輸入核電的百分比作為一個項目,黃錦星的文字遊戲玩得「用心良苦」,因為前者數字太慚對同儕了:2018年立法會檔案透露,作為國際都會的香港,可再生能源僅佔整體發電裝機容量不足0.1% —— 亞洲的比例是 30.4% ,中國內地是34.7%、日本是32.9%、韓國是11.8%,新加坡也有1.9%;台灣在2019年則是5.6%。

可再生能源科技在不斷進步是不爭事實。以太陽能為例,在2006-2016年間的發電容量已經以平均每年46% 的趨勢上升,整體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的比例也由1%飊升至14%。在每年平均日照時間只有1,600小時的德國,太陽能已經佔全國總發電量的8%。那麼每年平均日照時間長達1,836小時的香港呢?在整體不足0.1%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當中,太陽能只貢獻了2%。根據2015年香港理工大學一項有關天台式太陽能光伏系統發展潛力的研究,在全港31萬橦建築物當中,只需75%的天台安裝太陽能板,就可以滿足全港10%的電力需求;這還未包括利用水塘、岩石坡、天橋上蓋等空間。由此可見,香港可再生能源發展嚴重落後,「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政府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在能源轉型的道路上,政府角色是為關鍵。國際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在2018年發表「全球能源轉型:2050路線圖」(Global Energy Transformation: A Roadmap to 2050),強調能源轉型在技術上即使可行又具有經濟效益,但它並不會自然發生,需要迫切地採取政策行動。牛津大學能源研究所去年發表論文〈能源轉型藍圖〉(A road map to navigate the energy transition),提出4大論點,第一項就指出能源轉型是由政策而非科技進步所驅動。可怕的是,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楊凱珊於2017年撰文力陳香港可再生能源少如鳳毛麟角的主因,正是缺乏政策支持。政府正是香港實現淨零碳排放美夢的一座大山。

香港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最大阻力是電力政策。政府以確保供電的可靠和穩定性為由,自1964年開始與中電和港燈簽訂《管制計劃協議》。其後幾十年間有不少環保團體和學者提出改善電力政策的建議,都不得要領。香港城市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總監鍾兆偉認為,香港的可再生能源難以發展是因為電網沒有第三方加入競爭;香港地球之友科研及政策經理洪藹誠認為開放電力市場有利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市場競爭力,是推動可再生能源應用的重要一步。

香港自2000年開始積極討論可再生能源發展,當時機電工程署轄下的能源效益事務處展開「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顧問研究,報告指出太陽能、風能、附設於建築物的燃料電池,以及廢物轉化能源等可再生能源,都有潛質在香港大規模應用。報告更就制定實施策略向政府提出建議,包括設立機制讓各項可再生能源計劃的投資者可以得到合理或具合理吸引力的回報、採取措施使各項可再生能源計劃較容易接駁到現有的供電網絡,以及提出開放電力市場和上網電價的概念。此後,政府於2005年和2006年就香港電力市場未來的發展進行了兩階段的公眾咨詢。當時大家都視2008年為一個契機,政府會在利潤管制協議屆滿時開放電力市場。

結果,2008年的新協議只是把兩電的准許回報率由13.5%-15%下調至9.99%。時任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說,新協議的條款完全符合市民在咨詢時所表達的期望,充分體現政府「兩減,一開放」的政策目標 —— 「兩減」即減低兩電准許回報率和持續減低污染排放,「一開放」就是為早日開放電力市場創造有利條件。

面對社會大眾對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訴求,政府向兩電提供財政誘因,把投資可再生能源的准許回報率由傳統能源投資的 9.99%增加至 11%。然而,從2008到2017 年,全港只安裝了50個接駁電網的可再生能源發電系統,包括 46個太陽能光伏系統和4個風力發電系統。

實行上網電價:積極與敷衍

苦候10年,終於再一次討論開放電網,但政府只是引入「上網電價」計劃,讓市民可以自行投資發展可再生能源並接駁到電網,再由兩電以較「正常」為高的價格回購電力。上網電價歷史悠久,全球已有110個地方以上網電價政策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日照時間不如香港的德國已建有超過180萬個太陽能系統。香港到2000年方才展開討論可再生能源發展,但同年德國已經推出《可再生能源法》,政府根據發電的實際成本為每一種可再生能源發電技術確立了每千瓦時(kWh)的特定支付金額,並且提出「保證收購價格」(Feed-in Tariff FiT,即「上網電價」) ,政府以每度50歐分(約港幣4.8元)收購可再生能源。

中國也採用「上網電價」鼓勵太陽能、風電等投資,廣東省南方電網以人民幣0.98元收購太陽能,高於煤電的0.47元。當香港的黃錦星局長為「上網電價」申請項目突破1萬、屆時每年的產電量可以滿足3.8萬戶家庭的用電量而感到興奮時,2018年中國的可再生能源已佔全國發電量的26.7%。

香港討論可再生能源已經超過 20 年,但它貢獻香港發電量仍然不足1%。2002年機電工程署的可行性研究報告考慮到可再生能源在香港發展的種種限制,以「審慎」的態度定下「123目標」:2012年可以滿足1%的全年電力需求(以1999年為基準),2017年達到2%,到2022年可以達至 3%。但北望神州,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2016年發表《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訂下在2020年前將它佔全國總發電量的比率提升至27%,那麼香港政府算不算仍然自困於五里霧中?

十多年前港府曾就前述有關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研究結果進行公眾諮詢,大部分回應者都認為報告建議的目標過於保守,可見社會大眾對可再生能源發展老早就滿心期盼。今天細讀林超英指出全球綠色氫氣產業過去一年出現巨變,成為零碳燃料大趨勢;《藍圖》建議以氫氣代替本地燃氣供應⋯⋯,再回看政府推展有關政策的敷衍態度,我們是否應該省悟香港淨零碳排放最終只會是好夢成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