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協、教聯和教評的「政治力量」角力

2015/8/6 — 18:57

前言

筆者從來堅信「教育」與「政治」分割不開,有著千絲萬縷的糾結關係。 政府當局掌握資源,制訂政策和行使管治職能,佔著主導教育的地位,足以左右大局;民間團體、教育機構和家長等,也就是時髦說法的「學校教育持份者」,必然想方設法介入教育議題,凝聚和發揮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這本來就是教育生態的政治現實:政府從政治角度考慮教育功能和社會需要,而民主社會中的不同公民團體藉議政和監察予以制衡,彼此角力。 因此,教育界專業人士不該只是泛言虛談而不嘗試動員政治能量來影響教育政策的制訂和學校運作。  如果有人還以為教育專業必須絕緣於政治權力,無疑是鄉愚天真的自欺,或者是別有用心的欺人了。 

以不同名義標榜專業的香港教育團體頗多,其中較具代表性的無可否認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下稱「教協」)、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下稱「教聯」) 和教育評議會 (下稱「教評」)。 從會員人數量計算,教協會員九萬幾,教聯會員一萬六千餘,教評會員不足兩百,三者的比較多寡立見。 不過,「政治力量」可不是單以會員數字來量度勢力強弱,必須進一步檢視在政府架構和教育體制內所擁有的能量、實力和影響。

廣告

教評的專業包裝

廣告

十多年前筆者曾撰文指出教評是「一股教育專業包裝的政治力量」,以專業大纛掩飾其曖昧政治取態和能耐。 教育界「紅人」戴希立校長自始已是教評的謀士顧問,程介明教授為教評撰取“Education Convergence”這個英文名字。 教評吸納會員的策略甚具戰略性,主要是校長、副校長和高級主任,以學校管理階層為主體,擴延旁及辦學團體和校長組織,銳意構成一張強大的人脈網絡,營造一定的影響力。 再者,教評透過傳媒曝光,以小罵大幫忙的姿態取得教育當局的默許和認受。  教評曹啟樂、何漢權、蔡國光等經過這些年從「無權弱勢」走過「依權附勢」的發展道路,最後滿有「爭權奪勢」的自信和野心,在正式參與教育界的政治選舉遊戲時無法不露底,與教聯互相配合掩護,一方直擊衝刺時另一方掩護支援。 這樣的選舉策略有跡可尋,可惜最終事與願違而難成氣候。

教聯的左派本色

坦白說來,教聯擺明車馬是傳統左派的組織,儘管背後財雄,多年發展卻未見勢大,實在不堪不濟,教不少忠貞左派人士深感恨鐵不成鋼。 老左派楊耀忠、黃均瑜以至新面孔的鄧飛主事以來,會員人數欠理想且不消說,具體推動教育專業的工作和文娛活動等也只是聊備一格,乏善足陳。 教聯近日已不甘心用蛇齋餅粽的低檔次手法取悅老師,改以內地樓房抽簽獎品「利誘」老師登記入會,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拙劣技倆。 不過,九七回歸後,教聯在政治新形勢下「得天獨厚」,特區政府以親疏有別的態度灌水輸血,間接資助教聯或其相關組織,藉著辦理內地遊學團、中港師生交流團、教師培訓課程和國民教育活動等等,不僅財源廣進,也助長其對學校、老師、學生和家長的政治影響力。

教協的在野身份

教協以在野姿態與建制當局對立,政治理念上更屬泛民陣營,早已被特區政府視作刺目的眼中釘、攔途阻路的大山。 教協為了鞏固經濟資源,維持獨立自主的路線,以職工會、教育專業組織和社會團體三結合的形式經營和運作。 此外,教協是一個組合繁複的教師組織,不同背境和階層的會員有其特性和需要,操作時會務超重,關注範疇甚廣,抗爭戰線極長,難免顧此失彼,在政治時局逆境中戮力堅持,端賴廣大教師群的肯定和支持,確是不爭事實。 以立法局/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的席位為例,此席位一向是教聯所覬覦爭取的,可是無論是教聯元老何景安及其同路人梁兆棠等人都在競選中落馬,敗在司徒華手上,及後教評何漢權出選,仍是屢戰屢敗,栽倒張文光和葉建源腳下。

教協得到教師選民的支持而「壟斷」席位,教聯和教評應該恨意難平,可是卻必須次次花錢費力,嚴陣出擊,相信就是為了建制派參選的大局,直接纏住教協才可拖曳教協無暇支援其他泛民團隊,也是政治力量角力的特色。

明爭暗鬥的政治角力

直至如今,立法局/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的議席先後由司徒華、張文光和葉建源當選,保住議會的政治影響力,與教聯和教評相比當然是優勢。 不過,儘管如此,教育當局有意在教育界特別重視教聯和教評的參與,透過委任制度讓該兩會成員成為不少諮詢委員會和管理委員會成員,間接確立它們的身分和地位,在教育界製造出舉足輕重的政治影響假象,進而把教協漸漸邊緣化,弱化其在教育體制內的影響力。 

這是教育局一向玩弄的政治平衡手法, 事實上教育局只是在「教育統籌員會」這個諮詢平台以所謂個人名義分別邀請教協、教聯和教評參與,例如去屆的教協黃克廉、教聯鄧飛和教評曹啟樂。 不過,其他組織,例如優質教育基金督導委員會等,便有意排拒教協於門外。 至於那些選舉性質的組織,例如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便須由各自組織動員爭取席位,而教協往往佔上一定的席位,以2011年選委會的結果為例,教協得二十五席,教評獲三席,教聯和女教協各佔一席,無疑是教育界人心背向和取態。

不過,這幾年來經過五區公投、國民教育、雨傘運動,以至政改爭,香港政壇時局已進入新的階段。 簡明來說,泛民兩極激化後勇武左翼搶灘奪票,支聯會被衝擊後本土意識高漲,學聯自行解體後大專團體各自為政,客觀政治效果是整體民主力量被分化和削弱,甚至難以為繼。

政治現實是泛民力量四分五裂,建制派和保守勢力坐收漁人之利,特區政府在民意唾棄下仍然繼續弄權施政,胡作妄為。 大環境如此,教育界小環境亦然。 教協處境更感舉步維艱,略偏左行便遭到傳統教師的詰難,稍向右走卻被激進年輕會員的攻擊。 可以預見的是,在政治角力爭取影響的關鍵時刻,教聯和教評必然「不謀而合」的糾眾匯聚力量打擊教協。 而且,教協組織內一些偏激人士不住拖後腿破壞團結,增加壓力造成內耗,有朝一日演變成學聯解體的翻版,恐怕也並一定是筆者的遠憂過慮。

結語

從教育界政治力量的分析看來,教協、教聯和教評至今仍不是鼎足三立的局面。 然而,隨著政局時勢的趨變,左派勢力的壓倒性影響加劇,此消彼長的危機仍然存在。 筆者相信教聯和教評各自有其盤算和應對策略,就教協而言,其政治能量並非依賴當權政府的賦給,必須透過教師自我充權和增能過程,才能充分發揮,這肯定是一條艱難崎嶇的獨立自主路,更何堪在外憂內患夾擊下左右前後兼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