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之死 · 上】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 林麗棠老師的無聲吶喊

2019 年 3 月 6 日,早上 7 時許,距離上課時間還有約一小時,大部分師生仍未回校。林麗棠老師從任教的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六樓一躍而下。

差不多兩年後,一宗自殺案被帶上法庭,倖存者的傷痛在在聽證過程中掀開、呈現,若無法為社會帶來反思,它不過是另一宗自殺案。

是次死因研訊歷時 9 天完成,較原先預期的 14 日為短。不過席上參與的律師一點也不少,不計死因研訊主任,研訊利害關係人就有家屬、教協、東華三院教育科與時任校長羅婉儀四方。

死因研訊的主要作用,是通過公開聽證,探討案件有關死亡的真相,務求提出切實可行建議,以防止類似事故。林老師胞妹林麗珠以電郵接受《立場》簡短訪問時坦言,其實一開始對召開死因庭很忐忑,害怕再掀傷疤,「但想到林老師對教育的熱誠,我相信她是希望藉着她的死去喚醒辦學團體和社會對學校管治文化、管理制度和前線老師所面對的困難的關注」,故此最終同意召開死因庭。

林老師父親、胞妹及胞弟

庭上逐一傳召林麗珠、李東海教職員、東華三院管理層等證人,不少人矛頭直指羅婉儀,指其管治作風極端,擔任校長期間時有侮辱教師,林老師更不止一次被羅責罵後嚎哭。綜觀研訊報道刊登後的輿論,也幾乎一面倒批評羅婉儀是「魔鬼上司」,要為林老師的死負責。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裁決時指,林老師生前若非遭羅婉儀「咬住唔放」,是次悲劇本來可以避免,羅婉儀事發後亦遭校董會解僱。誠然,一個人的惡,是否足夠解釋生命隕落的全部原因?壞人得到報應,我們是否就能安心散去?

有李東海小學教師於庭上作供,指在林老師死後,他們方獲校方明確告知申訴的渠道,也特別意識到關懷同事的重要性。若類似問題重演,今天的李東海小學、教育界,以至社會,是否就能接住另一個墜落的人?

以下報道內容與自殺有關。如有需要,可致電 24 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

*             *             *

大家姐的教師夢

林麗棠老師,終年 48 歲,在李東海小學、及其前身姚達之下午校已任職 23 年。

死因研訊歷時 9 日,林老師胞妹林麗珠是唯一出庭作供的家屬,研訊期間一直坐在近親席上,專注筆錄庭上每名證人供詞,聽到傷心處偶會拭淚。林老師是家中四姐弟中的大家姐,與妹妹林麗珠同住,父親年過八旬,家中還有兩名胞弟及侄兒侄女。林父亦每天坐在公眾席上,眉頭常緊皺著,時又雙手抱頭,埋在兩膝之間,看似在沉思。

林麗珠作供時主要談及胞姐工作,她以電郵向《立場》提到林老師生平,說林老師是家中長女,自幼肩負不少家庭責任,對妹妹尤其多加照顧,「她是一個堅毅、有承担、有計劃、負責任和愛護家人的大家姐。」由於家境清貧、中學成績不突出,林老師 17 歲中五畢業後投入社會工作賺錢養家,「當一名老師對當時的她而言,只是癡人說夢。」

林麗珠說,胞姐一直努力,畢業後一直半工讀去完成一個又一個課程,最終獲一間私立小學聘任為在職培訓老師,一圓教師夢。而林老師執教鞭過程中,為了完善教師工作,更持續努力不懈地進修,直至完成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課程,才稍緩進修步伐。

「除了灌輸課堂知識外,林老師更着重學生的成長。親身輔助學生、幫助他們認識和突破自己是令林老師最滿足和享受的事,也是她堅持做一名老師的理由。」
— 林麗珠,林老師胞妹

林麗棠老師洋名 Rita,好友都叫她阿棠。死因研訊眾多證人不約而同指,林老師是一位勤奮、盡責、對自己有要求,且愛護學生的好老師。林老師工作的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在天水圍,她是學校圖書館主任,學校每早 8 時 15 分開始班務時間,但她的友好同事供稱,林老師每天都乘頭班車上班,7 時 15 分左右到校,到教員休息室放下手袋,便匆匆到三樓圖書館開始工作。除了每天用 8 至 10 分鐘匆忙吃午飯外,同事甚少見她在教員室出現。

曾與林老師共事的周老師(化名)受訪時就憶述,林老師不是班主任,卻對學生事情很上心,和同事談起頑皮學生,也頂多會說孩子「少少曳曳、少少唔留心」,從不說一句重話。

「林老師是工作很認真的人,分分秒秒都在工作,不是做圖書、行政工作,就是在改簿;從來未見過她在休息,撳電話。」
— 周老師(化名)

除了工作盡責,大家亦指林老師為人友善、隨和,與教師同事、工友相處融洽。郭靄怡認識林老師超過二十年,在她記憶中,林老師曾是個愛笑,喜歡吃、喜歡去旅行的人,對未來很有計劃,總說要努力儲錢,退休後和妹妹去旅行。

不過情況在 2009 年開始有變。那年林老師因與一名高年級學生爭執,家長報警處理,幸而最終雙方和解。林老師事後到廣華醫院求診,向醫生提及持續情緒低落、焦慮及失眠,經轉介精神科後被診斷為中度抑鬱。精神科醫生指,林老師多年來一直有按時服藥及複診,情況逐漸有改善,至近年只需約每 20 周複診一次。

林老師剛患抑鬱症時,前任李東海校長葉以欣還未退休。同樣認識林逾二十年的數學老師陳文貞作供時指,林老師狀況在葉校長時期也時好時壞,尤其開會前會恐慌得渾身發抖,每次也需服食鎮靜藥物方能順利開會。

雖然前校長葉以欣出庭作供時,稱對林老師患情緒病一事無特別印象,但陳文貞指,每當林老師需要請假,葉校長也表現體諒:

「葉校會叫她(林)休息多啲,有病假紙就休息下,她會好放心,覺得學校都係體諒... 但羅婉儀唔係咁。」
— 陳文貞,數學老師

林老師父親、胞妹

*             *             *

新校長的施壓

2014 年 9 月,葉以欣退休,羅婉儀接任校長。

出庭作供的不論是副校長、一般老師,以至羅婉儀自己均同意,羅對同事要求高,上任後推出不少新政策,令整體老師工作量增加,例如要求科組長定期召開會議匯報學生成績表現、增加學生借書率、推動多元智能課等。羅婉儀在任的 5 年間,李東海小學的班數亦由 22 班,增加至 2017/18 學年的 31 班。而林老師作為圖書館主任,亦需負責增購圖書、統籌聯校閱讀活動、以至打點圖書館翻新工程等。

除了管理圖書館及每星期教授 16 節中文課,林老師本已肩負多項行政及課外活動工作,包括替學生申請書簿津貼、車船津貼、統籌打防疫針、影班相、訓練普通話集誦、統籌敬師活動 — 林老師生前同事在庭上逐一羅列。

2014 年前,學校本安排了一名教學助理(TA)協助林老師圖書館工作,羅婉儀上任後,這名教學助理被調走。羅婉儀在庭上如此解釋:

「當年的 TA 走得好勁,學校唔可以抽一個人手專責去幫佢(林老師)。我係從法庭上聽證供先知道,原來 TA 對佢好重要。」
— 羅婉儀,時任校長

陳文貞老師說,林老師以前會額外準備一些簡報和教材,但出事前兩三年,林老師的工作量已多得難以兼顧,情緒及身體狀況每況越下。

「佢以前好鍾意食嘢,但後來係完全沒有胃口,佢都成日唔記得嘢、斷片,情況係一日差過一日。我成日問佢瞓唔瞓到,佢話瞓到 4 個鐘已經係 bonus。」
— 陳文貞

李東海小學時任校長羅婉儀(圖片來源:李東海小學網頁)

但老師對羅婉儀的不滿,絕不限於工作分配問題。多名出庭教師作供指,羅對下屬不尊重、辦事一言堂,說話常「單單打打」、不近人情,例如有指羅曾要求老師十號風球回校,謂「如果中途死咗保險咪會賠咯」,曾喝令林老師「收聲!唔准駁嘴!」等。

陳文貞、郭靄怡作供時均指,2017 年的時候,林老師試過哭著表示被羅婉儀禁錮在校長室,但林老師當時未能說清發生了什麼事。當日校長室內有林老師、羅婉儀、副校長鄭月嫦和一名書記,鄭月嫦庭上作供時稱對事件「無乜印象」,不記得林老師有被禁錮,但記得林當時「有喊」;羅婉儀則記得該次是有關遺失圖書,但自稱當時無責怪或喝令林,只是以溫婉語氣著林留在校長室。羅又聲稱,林當時只是「面紅」,沒有哭泣。

周老師記得自己入職後不久,第一次眼見羅婉儀在大會上公開指罵林老師,大家都目定口呆,林老師身邊好友紛紛護著她。

「羅無對過任何一個人好過... 出過庭的老師,都有試過被她直接指住嚟鬧。」

周老師說林老師是前輩,兩人交流都是工作上,說不上是朋友,但也時會看見她在座位上流淚。問她發生什麼事,林老師往往只回,「無咩事,唔使擔心」,然後低頭默默吃飯,扒兩口就趕著回去工作。

有老師在庭上說,林老師平時的午餐盒,倒掉的多,吃下去的少。

2020 年 12 月 28 日,校長羅婉儀到庭

*             *             *

壓垮一個人的通告

悲劇的成因,固然是長年積壓下來。但最終壓垮駱駝,可能只需一根稻草。

2018/19 學年,東華三院新界西屬校舉辦「聯校閱讀推廣計劃」,包括日營、漂書日、嘉年華等橫跨半年活動,其中 3 月 2 日更安排學生到澳門一日遊。林老師身為李東海小學圖書館主任,自然被安排負責該年活動,另外課程主任吳銘暉,及副校長鄭月嫦亦被指派協助她。

而至 2 月 27 日,即活動前數日,當日因感冒請病假的林老師問吳銘暉,能否幫忙處理學生保險事宜,吳向鄭月嫦匯報後,二人方發現林老師未就活動發出正式通告,而只是發了讓學生貼在手冊上、供家長閱後簽名的「小便條」。林老師好友陳文貞指,林老師曾說,該次是她第一次帶境外活動,而她過往帶學生外出活動,都只需出「小便條」,沒有人提醒她要出通告,感到很委屈。

根據庭上供詞,如學校活動未有發出正式通告,有可能影響保險承保。於是吳銘暉及鄭月嫦下午逐一致電參加者的家長,確保他們知道子女將參與活動,並準備翌日補發一份正式通告。

2 月 28 日,林老師本來仍是病假,但因要處理學生車船津貼申請,她上午親身回校,未幾被羅婉儀召進校長室。在場的副校長鄭月嫦指該次會面長達 45 分鐘,期間羅婉儀批評林老師,並指控她私自帶隊;但羅婉儀則指只有不足 20 分鐘。不過證人不爭議的是,當天林老師明顯抱恙,羅婉儀要求她就漏發通告一事撰寫報告。

陳文貞記得,自己當時正在教員室改簿。林老師見完羅婉儀後,哭著去找她。

「佢最激動、最驚,係話校長想炒佢。校長話,其實好容易揾人代替你,佢覺得好驚...  我話,傻瓜,你唔好咁啦,校長炒唔到你架,你唔好亂諗,你無大錯。但佢好擔心,擔心被人不斷為難,佢係真係好驚好驚會無咗份工...」
— 陳文貞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

下課鐘聲響起,陳文貞當天小息要當值,她勸林老師盡快回家休息。林老師只回一句,「未走得住」,還要去找鄭副校交代事情。那是她倆最後一次對話。

3 月 2 日的澳門一日遊活動,羅婉儀與鄭月嫦開會商討後,決定換為語文科老師帶隊,鄭月嫦當日就 Whatsapp 林老師,著她把帶團的制服交給該名老師。

羅婉儀作供指,換人決定是基於林老師當時仍有感冒,過往也無自己帶隊的經驗,故需換一個有經驗的人帶隊。羅婉儀否認此舉是為了逼林老師辭職。

3 月 3 日,星期天。林老師透過 Whatsapp 傳送報告書給羅婉儀。林老師在報告書上寫道,自己就澳門交流活動只發小便條跟進事件,誤以為只是用以提醒學生家長出席活動,不知道對保險索償的影響,「本人深感抱歉」;林老師續指,「對於校方指責本人私自帶隊的指控,本人不敢苟同」,「本人負責本年度所有的帶隊工作,鄭副校和吳銘暉主任是知道的」…

羅婉儀即日回覆,再要求林老師修改報告。而翌日 3 月 4 日是教師發展日,全日無需上課,羅婉儀當日告病假,同樣透過 Whatsapp 著林老師把報告交給副校長鄭月嫦。

郭靄怡老師作供指,林當日挺開心的,既可以與同事參加工作坊、也可以一起吃午飯。不過吳銘暉憶述,當日鄭副校已警告他,要有點心理準備,校長已接見林老師,「鬧得好勁」;而他小休時見過林老師,林老師憂心忡忡表示:「阿暉阿暉,今次好大件事,校長要出 warning 俾我、要趕我走啊」。吳當時回了她幾句安慰說話。

羅婉儀此前一直堅稱自己未被知會澳門交流之旅一事。不過 3 月 4 日當天,鄭月嫦在 Whatsapp 記錄發現吳銘暉原來在 12 月 11 日已向羅婉儀報告過澳門交流活動。當日羅還回覆一句,「請聯絡林老師作緊密聯絡,並適時匯報」。

鄭月嫦隨即在 Whatsapp 中提醒羅,指她 12 月時已獲告知澳門交流活動一事。換言之,羅婉儀早前已就活動被知會,她出庭時承認自己只是忘記了。

*             *             *

墜落前夕

至 3 月 5 日,早上 10 時 35 分,羅婉儀再發了一個訊息給林老師,問她交了報告給鄭校長與否;未幾,林老師再被召進校長室。該次會面中,有林老師、羅婉儀及鄭月嫦在場。

就該次會面細節,羅及鄭各執一詞。首先作供的鄭月嫦指,當日會面時間約為一堂、即 40 分鐘;羅婉儀作供時,則稱當日會面「好短」,林老師在會面中補交了報告正本,羅則告知之後會安排同事協助她圖書館的工作。

鄭作供時指,在 3 月 5 日的會面,羅婉儀再次問林老師為何不就交流活動發通告、及以什麼準則挑選活動的參加者。羅婉儀則供稱,自己當日只「哦(嘮叨)」了林一句,「點解你離境活動都唔出通告」。

二人均稱,林老師離開校長室時沒有哭泣。但鄭月嫦指,林老師最後說了一句,語帶不滿:「無人同我講過」。

鄭亦承認,會面後擔心林會情緒波動,自己試過打電話去圖書館、及去洗手間嘗試尋找林老師但不果。

代表家屬的律師問鄭月嫦,她既得知林老師有抑鬱症,有沒有做過什麼支援她?鄭則指,自己一直在工作上協助林老師,例如林試過錯用環保紙印會議記錄,也試過釘壁報板時釘錯,自己都有份幫忙補救,避免林被校長指責。

鄭月嫦回應律師提問時,語速急促,儘管律師重申非想責怪她,鄭語中仍充滿防衛、冰冷。

家屬律師再問,作為林老師上司,漏出通告一事,鄭也有責任,她有無為林講過一句公道說話?

「我的公道說話,是話返畀校長聽,老師之前已經通知過她這件事(澳門交流團),我認為這是一句公道說話。」
— 鄭月嫦,副校長

庭上證據顯示,林老師墮樓當天早上,除了向家人發訊息,也發了一則訊息給鄭月嫦:「你真的可以在助紂為虐下心安理得嗎?」

林老師離開校長室後,躲在常識室。郭靄怡進去陪伴,只見她癱軟坐在地上,靠著垃圾桶嚎哭。

郭靄怡憶述,林老師哭得聲嘶力竭,一面哭一面說,「死啦,校長要我辭職,校長真係要我走…校長唔滿意份報告,份報告我已經重寫咗三次,阿妹幫我寫咗成個禮拜....」

但不久,哭聲停止,林老師抹乾眼淚,說了一句:「我要同佢同歸於盡。」她冷冷地重複,「我要同佢同歸於盡。」

郭在庭上稱,林老師那種情緒崩潰嚎哭,她已見過不只一次。

「根本係精神虐待,唔係一次兩次、而係幾年都係咁。第一次你見到她喊到咁係會好震撼,但她不斷都係咁,有學生都會黎問我,點解林老師喊既?但唔會有人停個會議架,(羅婉儀)只有繼續鬧,鄭副校、蔡副校都係唔出聲嘅。」
— 郭靄怡,署理課程主任

林老師好友陳文貞作供時,自責未有更關心她,一度於證人台上痛哭。

「阿棠係一個唔敢反駁既人,唔敢出聲、唔係好識為自己爭取、表達不滿嘅人 …她係需要上司幫手出聲的人…
其實 28 號我見到她情緒咁崩潰,係應該要幫她,但我只係叫佢返屋企休息、唔好咁上心…其實一個人情緒病,個支援唔係要做好多嘢,可能你關心一下、唔好成日鬧佢,唔好成日逼迫她,佢係唔會走上絕路。」
— 陳文貞

因見當日見林老師情緒不穩,副校長蔡淑萍建議林老師早退回家,郭靄怡陪同她去乘輕鐵。二人在輕鐵站分別。

離開學校後,林老師沒有回家,而是去了上環,到辦學團體東華三院總部,要求會見負責管理屬校的學務總主任吳奇勳。但當日吳奇勳不在港,改為由剛上任學務主任一職兩個多月的周志堅會見。

會見林老師前,周志堅打了一通電話給羅婉儀,問她知否林老師來了總部要求會見總主任。羅婉儀表示不知情。周再問,林老師在學校有無發生特別事情?羅回應,知道她不開心,今日早退了。

周志堅庭上作供指,林老師在該次會面中情緒明顯不佳,期間有流淚,但未至於崩潰。周供稱,林老師於會面上談及因出通告問題被校長責罵,但校長不聽她解釋。

周志堅在盤問下稱,因他其時只上任了兩個多月,未看過李東海小學的持份者問卷(羅在問卷中評價不佳),亦不知道羅婉儀曾被投訴。他會見林老師後,只意識到事情牽涉學校行政問題,未界定該次會面為投訴性質。

周志堅的上司吳奇壎作供時,拒絕評論周再打電話給羅婉儀是否恰當做法,但承認「有好多其他選擇去處理這個問題」。

東華三院教育科學務主任(小學部)周志堅出庭作供

於是在會面結束後,周志堅再給羅婉儀打了第二次電話,提醒羅翌日應顧及林老師情緒。林老師胞妹林麗珠作供時稱,當晚林老師回家後,不願多談上總部的事情,並說「預咗都係咁,唔會有咩進展」。

「我當時認為,如果林老師第二日仲要返工的話,我係需要打呢個電話(給羅婉儀)。直接和她處理問題的是校長,校長要知道呢個同事唔開心,要睇住她。
我當時覺得出通告唔係一件難解決的事,短期就可以處理到的,長期的才是處理她和校長的關係…但第二朝當我再想處理呢件事的時候,都已經處理唔到。」
— 周志堅

周志堅作供時提到,當天與林老師見面,曾問及她的家庭、健康等,也談到她的教學工作。周志堅憶述,會面中,林老師唯一一次展露笑容,是談到和學生進行生命教育繪本教學。

當天散庭,林麗珠與周志堅剛好乘坐同一部升降機離開。林麗珠突然對周說話:「其實我都好 thank you,你令佢都諗返起一啲開心的時刻…」哽咽,說不下去。周輕拍林的手臂,僅說了一句「保重」。

絕望間的微小善意,未能扳回一切。

*             *             *

3 月 6 日早上,林老師如常坐頭班車回校。出門後,林老師在家庭群組中發出訊息,說:「唔想再見到校長醜陋嘅面孔」,又指最擔心的是妹妹林麗珠,請家人將財產留給她。

林麗珠及弟弟不斷致電林老師,無法接通。

7 時 10 分,郭靄怡回到學校教員室,剛坐到自己的座位,就看見林老師進來。當時教員室人不多,郭靄怡在自己的座位喊:「阿棠,你無事嘛?」

林老師頭也不回,肯定地答了一句:「無事!」,推門而出。郭靄怡看不到她的臉,只見她的髮夾。

十數分鐘後,郭靄怡聽到猶如麻包袋墮地的聲音。

警員及救護員接報到場,家屬也趕到。警方在現場未有撿獲遺書。

死者:林麗棠

死亡原因:多處受傷,傷勢顯示從高處墮下

法醫解剖報告這樣寫。

 

【「教師之死」專題上篇完,即閱讀下篇:歸咎惡人以外 — 死因研訊中追問學校管理缺失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校舍

文/梁凱澄、莫泳浵
攝/P W(李東海小學)、Nasha Chan(西九法院外)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