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教師任教逾半年始被指不符資歷 教局追討小學 20 萬薪津 港大教育學院畢業生斥課程誤導

一名去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教育學士及社會科學學士(雙學位課程)五年制課程的教師,在今年學期中途入職一間小學聘任為「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但該小學 9 月收到教育局通知,指教師修讀該港大課程後,只具備中學教師資歷,不符小學師訓資歷,教育局向小學追討約 20 萬薪金津貼。教師和教協均批評港大教育學院誤導,指學院曾多次強調完成課程具備任小學教師資格。

涉事教師陳老師(化名)表示,20 萬是他上學年 7 個月工作的全數薪金,自己剛畢業才繳付完大學五年的學費,無力再向教育局賠償,而他的家人不知情,或最終要借錢償還。

陳老師去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教育學士及社會科學學士(雙學位課程)五年制課程,今年 2 月入職一所小學,並獲聘任為「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他表示,簽約前自己和小學校方均已致電港大教育學院,再核實完成課程後,是否具備小學師訓資歷。而學院亦有確認。學院當時又指,在每年提供予新生的課程簡報中,列明學生完成課程後,可在小學任教常識科。

至 5 月,小學收到來自教育局薪金核實小組的電話,指陳老師的學歷不符「薪金津貼」支薪的教師。陳老師再向港大查詢,港大在 5 月至 6 月間,兩度回信予陳老師,仍指其「qualified to teach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Hong Kong(合資格於香港中及小學任教)」。

學院副院長疑改口 稱僅可任代課教師、教學助理

陳老師其後再致電港大教育學院副院長 Gay Harfitt,但對方指每年的課程簡報中所指的「學生可任教小學」,是指可任職小學代課教師、教學助理等。陳老師對此則表示驚訝和憤怒。

教育局回覆查詢時指,就相關課程所包含的師資訓練,局方曾先後於 2019 年 3 月及 2020 年 6 月,以書面方式向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查詢,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則於覆函中確認,學位只包含中學教育程度的師資訓練。

陳老師批評,港大校方在 6 月之後的通話中態度轉變,質疑只是過去沒有其他學生遇到這情況,只有自己面對這問題。他又認為,港大教育學院不熟悉香港的教育政策,而院長和副院長都是外國人。事實上,政府由上個學年起,才實行小學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任教小學的教師必須持有小學師資訓練。

教師:不敢告訴家人、或要借錢償還

教育局則由 9 月起,向小學校方追討陳老師由 2 月至 7 月的薪津共約 20 萬。陳老師直言,校方有權要求他自己賠償,但目前仍在討論,「要校方畀我都覺得唔好意思」,認為「錯不在小學」,但自己亦無能力賠償。他說自己只是剛畢業,交完大學五年的學費,亦不敢和家人講述這情況,或要借錢償還。他現時仍在該學校任職,不過教席由「助理小學學位教師」轉為合約教師。雖然校方沒有減薪,但合約教師福利相對較少,其薪金仍不會每年增長,而合約完結後,校方亦可隨時減薪。

陳老師表示,港大教育學院要負上最大責任,學院在開辦課程時有誤導成份,又多次錯誤聲稱「完成學位可任教小學」。陳老師要求港大一方代為繳付 20 萬元及補償為他提供學位教師教育文憑課程(PGDE)。他又促教育局公開認可院校課程可獲得的資歷名單,增加透明度。

港大教育學院回覆《立場》查詢時,則指已於教育局註冊該課程為中學教師培訓資歷。院方又指,畢業生可申請於中學或小學任教,近年亦有畢業生,正分別於中學和小學任教。院方亦確認,已收到畢業生求助。

葉建源:教局半年後始追討不公平

教協副會長葉建源亦認為,港大教育學院在事件上有誤導之嫌。他指,學院多次表示完成該課程後,可任教中、小學,但實際完成課程後,原來畢業生在專業資格上不能進入公營小學的基本職級。

就學院事後「改口」,稱可任教小學的意思,是可以在小學做代課教師、教學助理及私校老師,葉建源形容,這說法與主流教育界的定義「有很大距離」。而行內所說的「可任教小學」,是指教師可入職絕大部份香港公營學校,進入基本職級,任職「文憑教師」(CM)或「助理小學學位教師」。

對於賠償,葉建源直指「20 萬對於一個新畢業的教師是無法負擔」,且教師實際有教書,「結果斗零報酬都無」。他又指,教育局事隔半年才追討,亦對該名教師很不公平。他亦促請教育局公開資歷課程及學位名單的資料,避免同類事件再出現。

教育局回覆《立場》查詢時,指資助學校作為僱主,在聘任以「薪金津貼」支薪的教師時,有責任詳細檢視教師所提交的學歷、師訓資歷的程度等。局方又表示,同一課程的學生,可以因不同的選修科或其他因素,具備不同的師訓資歷,為避免公眾混淆,不會輯錄各院校的師資訓練課程的相關資訊。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