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作為教育制度的優勢?從芬蘭教育說起(之二)

2020/10/6 — 23:01

資料圖片,來源:Opetushallitus - Utbildningsstyrelsen Facebook

資料圖片,來源:Opetushallitus - Utbildningsstyrelsen Facebook

【文:張往老師】

引言

前文刊出後,筆者再與葉建源議員交流,他介紹了教育學者 Pasi Sahlberg 及其著作給我認識(註:讀者如有興趣可造訪 Sahlberg 的個人網頁)。下文正是取材自 Finnish 2.0: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 一書的第 3 章(原題為 The Finnish Advantage: The Teachers),其中作者剖析了在芬蘭教育制度中,教師培訓和教師工作的定位如何發揮關鍵作用。

廣告

Finnish Lessons 2.0 by Pasi Sahlberg

Finnish Lessons 2.0 by Pasi Sahlberg

廣告

教師作為終身志業

作者開宗明義指出,芬蘭經驗的價值在於教育制度確保教師在學校的工作,是建基於專業尊嚴(professional dignity)、社會尊重(social respect)以及同事間的團結合作(collegiality)。教師能夠與理念相近的同事,在穩定的環境下,共同以教育為終身志業。這裡的背後理念是透過制度設計為教師這工作建立良好形象,從而吸引未來優秀的年輕一代加入教育界以作承傳。芬蘭社會普遍視教師擔當文化傳播和傳承的關鍵角色(critical transmitters of culture),而教師工作更有強烈的道德使命感(moral missions)。有研究指教師在芬蘭人心目中是比醫生、律師更理想的職業。在芬蘭,每年大約只有 10% 申請者成功被錄取修讀教育專業課程,從而踏上成為教師之路。每位教師在進入學校展開教育生涯時,均預期個人在工作崗位上享有全面的專業自主,並且會得到充份空間實踐專業。其中,芬蘭的教師專業社群(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y,PLC),是將專業發展視在日常工作的一部份。學校透過釋放空間來加強同事間的合作交流,而非著重要求教師在學校以外進修,或在工餘時間持續學習,更非將持續發展當成只要求呈交每年進修時數的「年度行為」。

芬蘭教師的工作雖然穩定,但他們絕非以薪酬作為考慮入職的條件。專業自主的空間有否受到挑戰或剝奪,是芬蘭教師衡量是否投身教育界的重要因素,舉一個小例:很多芬蘭教師對以頻密的標準化測驗來評估學生進度持懷疑態度,他們認為芬蘭學校若如英美等地有大量測驗考試,他們很可能選擇另一職業。至於薪金水平又如何?按 2014 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一名具備 15 年教學經驗的芬蘭教師的年薪(約 $42,600 美元)比美國($47,000)、南韓($50,000)等地要低。讀者若以此與本地教師薪金水平作比較,便可知兩者收入差距有多少。

研究為本的教師培訓

芬蘭的準教師須接受嚴謹學術培訓,除幼師以外,由小學直至大專院校,均至少要求完成碩士程度的課程。制定政策者相信,若不維持對教師的高學歷要求,很可能會令優秀的大學生放棄成為教師,轉為向其他更具學術地位的學科發展。教師培訓課程以研究為本(research-based),重視科學化的教育知識、教育法與學科知識、以及實習中提升在教學反思、專業決定和投入專業社群三方面的水平。按芬蘭教育部門的數據(2007 年),一名大學生平均需要花 6 年時間完成 300 個學分訓練(包括學士和碩士課程,每 1 學分的學習時數為 27 小時),包括以個人形式完成佔 40 個學分的碩士論文,才可正式獲取教師資格。

基於研究為本的理念,教師培訓有三大原則,包括:(一)教師需掌握任教學科的新近研究成果;(二)教師必須抱持以研究為中心的態度工作(意思是在日常工作中持續分析和基於實證經驗接受或執行轉變);(三)教師教育本身應在大學院校具備獨立地位,以促進持續研究和教學。

教師承擔決策者責任的實踐

自 1970 年代芬蘭開始確認教師培訓的學術地位,教師的身份認同和歸屬感便持續發展。對芬蘭教師而言,他們須承擔的一大責任是課程規劃,政府並不會要求學校嚴格遵從全國標準,所以不同學校可發展出相當多元的課程,而教師作為作出專業決定的決策者,可想而知就要對他們的判斷負責。除此以外,基於芬蘭學校並沒有統一的標準化考核(census-based standardized tests)來評估學生成績,所以每所學校的教師須決定評估學生的方法。這主要基於以下四大原因:(一)個人化學習及具創意的教學(personalized learning and creative teaching)是在芬蘭教育政策中具重要優次;(二)課程與教學應促進教師思考和學校的校本實踐,而非聚焦於評核和測考,學生評估應融入日常,並以持續改進師生學與教成果為主要目標;(三)評估學生學習進程應是學校的責任,課堂內的評核和校本評估是重要元素,而非依靠校外考試;(四)芬蘭教育重視透過多樣化的證據(diversified evidence)來評估學生表現,測考形式的數據只是整體中的一部份;各地區行政單位更會按需要自行設計區本質素保證機制。

小結

上文簡略地整理出有關芬蘭教師培訓和教師工作的一些理念和原則。至於一名芬蘭教師如何在前線工作崗位上實踐他們的核心理念?教師在學校的角色與香港學校的文化風氣比較之下又有何異同?以芬蘭經驗出發,各地教育制度改革可以有甚麼參考之處?或許留待下回再與讀者分享。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參考資料:
Pasi Sahlberg. Finnish 2.0: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 (2015)

HK Educators’ Club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