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爆性騷擾】《突破》前總編:投訴人非稚齡少女 突驚覺受辱 匪夷所思

2018/11/15 — 19:38

兩名曾在《突破》機構任義工的女學者,稱被突破同工性騷擾,早前發起聯署,要求突破正視。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出版部長、曾擔任《突破》雜誌總編輯及出版總監吳思源,日前在該會刊物《基督教週報》撰文,指「男人對女性的追求,有時會失諸過火,但這乃求偶的自然過程,若立刻無限上綱至煽動性別仇恨,實屬不幸。」

吳思源(灰色套裝)今年始卸任循道衞理聯會教會副會長一職,該職位是一般教友在該會中最高職位。

吳思源(灰色套裝)今年始卸任循道衞理聯會教會副會長一職,該職位是一般教友在該會中最高職位。

廣告

他亦有點評突破事件,「兩位博士級的女性學者,當年已是成年人......另一位還是今年看到別人的投訴才彷彿從睡夢中扎醒,驚覺自己也曾受辱。如此情節若受害人是稚齡女孩尚可理解,但發生在這兩位高級知青身上,實在匪夷所思。」

研究兩性關係的學者何式凝批評,吳思源一文的思維,是最典型的「指責受害人」(victim blaming)思維。

廣告

吳思源在本港基督教界極具地位。他在1981至93出任《突破》雜誌總編輯,2001年起出任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副社長,2002年起出任香港循道衞理聯合教會副會長,直至今年才卸任。2006年當選基督教選委,11年成功連任。

他亦在2015年出任香港電台中文宗教廣播顧問委員會主席。吳思源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服事 11 年,除 2013 年因已連任六屆須要休息外,由 2007 年起已擔任聯會執行董事 11 屆,其中 9 次當選出版部長、另一次當選慈惠部長、一次只為執董。而他亦由 2000 年開始,在每一期《基督教週報》的專欄撰文。

吳思源:男女之間相處互動界線很模糊

他在上周日發行的《基督教週報》,發表最新的專欄文章《性騷擾還是報警好》,他先自行解釋甚麼是性騷擾,指這些事情「自古已有」,又指當事人其實可以刑事追究,「但若夠膽或因受辱憤怒也有掌摑對方以至報警求助,而事實上有一條刑事罪叫『非禮』。」

吳思源其後指,男女之間相處互動的界線很模糊,很難非白即黑,「所以有負面的稱謂如『猥瑣』、『淫褻』;也有正面的如『調情』、『風流』。」然後指這些是求偶的自然過程,「若立刻無限上綱至煽動性別仇恨,實屬不幸。」

其後他不點名提及兩名女學者指控,遭到突破機構轄下基督教青年機構「突破匯動青年」一名已離職的男性員工性騷擾的事件。吳思源在文中指,性騷擾不客易清楚及客觀界定,「尤其是發生多年後,既無目擊證人,又無現場錄影,單憑一己之言實難『定性』。」

他又指兩位女學者都是「博士級」,而且事發時已是成年人,其中一人更是來港攻讀碩士,但對於二人面對性騷擾的表現,他指是「匪夷所思」,「她們連續幾年遭同一位男同工『性騷擾』而不作出反抗或反擊,另一位還是今年看到別人的投訴才彷彿從睡夢中扎醒,驚覺自己也曾受辱。如此情節若受害人是稚齡女孩尚可理解,但發生在這兩位高級知青身上,實在匪夷所思。」

要求跟進性騷擾有過千聯署

吳思源又指涉事突破機構處理並無不妥,「....男員工未娶,兩位女知青又未嫁,男的見獵心喜求偶心切未嘗不是。若男的『樣衰』不獲青睞而仍死纏爛打,作出挑逗,那麼機構定性為『不恰當的男女界線問題』也不能說是錯。」他又指若果男方「過了火位」作出猥瑣行為,女事主更不應啞忍,應直斥其非或立刻報警,「方合乎常理」。

兩名女事主早前發起聯署,促請突破機構再跟進,有逾千人響應。但在吳思源眼中,是「有一批看不過眼的人加入聯署聲討,真是愈描愈黑了。」

性別學者指文章鼓吹繞過教會處理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批評,文章題目為「還是報警好」,她認為吳思源的意思是如果教會內有性騷擾事件,報警已經足夠,「不用和教會說了,不用經教會內部處理機制。」

她指兩位女學者的聯署,其實都是想教會機構跟進,「其實教會內部應該有機制,其實每一個地方,無論是工作地方、教育機構,或者任何公眾團體,它都應該有機制去防禦或處理這些問題。」何式凝認為,以吳思源作為基督教教會內重要人物,這種取態令人失望,「陶傑(對 Metoo 的取態),你都係覺得佢樣衰啫,但以一個教會人士,叫大家信徒 bypass (繞過)咗呢一個可以有磋商的內部處理或者教育的機會,我覺得(諗法)好怪。」

她又指吳思源文中不斷強調兩位受害人「年青」、「有識之士」,非常挑釁,「就係其他女性覺得自己沒有知識地位,頂不下去;她們(兩位學者)有這樣知識和社會地位,才頂得下去。」何式凝進一步解釋,其實受害人是否走出來,和年齡及知識水平無關,「任何一個人在其生活環境,都有其權力架構,都一定有權力高過你的人。」所以她認為,不是有高權力和地位的人,就會不受這種因權力而來的性騷擾,「他好似完全唔明白權力的運作」。

吳思源文中,出現 3 次「求偶」以及一次「見獵心喜」,何式凝指這些用字反映作者心態,「他是總編輯來的,不是草根階層,見獵心喜?女人是你的獵物?」她認為吳思源作為教會領袖級人物,對處理性騷擾的認知非常低,「對教會尊重都無」,她期望教會以認真態度,對待內部性騷擾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