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兒童的責任誰屬

2020/10/11 — 18:21

資料圖片:小學生

資料圖片:小學生

近日有關一名宣道小學老師被取消教師註冊一事引起社會很大討論。除了討論「不能逾越的紅線」的教材是否適合外,這事反映在政治正確意識下,政府已在各社會層面逐步推行不同形式的政治審查(例如,區議會和立法會參選資格、公務員宣誓效忠)。於我來說,這事件帶出一個更基本的課題,即教育兒童的責任誰屬。

不同持份者

在教育兒童的責任上,兒童所屬的家庭、教育團體和政府有較明顯角色,甚至他們有法律地位(例如,兒童父母是法定監護人)和受規範所限(例如,規管學校的教育條例)。社會其他的持份子也有角色,但教育兒童的責任不是他們的義務。兒童所屬的家庭、教育團體和政府三者對教育兒童的目的不一定是一致,甚至可能因不同而有衝突。衝突不是一件不好的事,不但因為這有制衡的須要,更因為透過彼此的不同,有助促進對以兒童的最大利益之理解和實踐。另一場景是他們三者合作,壓迫兒童。所以,兒童自己的聲音和以人權為基礎的兒童權利公約尤其重要。

廣告

以近日宣道小學個案為例,有家長認為「不能逾越的紅線」的教材不是甚麼大問題,但也有家長認為很有問題。這不同意見可能在教師層面也發生。透過溝通理性,學校和家長嘗試找出促進對以兒童的最大利益之理解和實踐。這是各方建立信任的過程。學校承認教材有改善之處,但涉事教師不牽涉專業失德。然而,教育局卻不認同學校對事件的處理。它認為這教材是有意圖散播港獨,專業失德。結果是,教育局的決定推翻學校的決定,即取消涉事教師的教師註冊。問題是:

  1. 教師註冊一事為何要由教育局決定?為何這不是教師專業團體的事嗎?誰是教育局教師註冊小組成員?他們代表誰的利益?由教育局決定教師註冊會否反映政治主導教育的可能?
  2. 若家長是教育兒童最直接的責任者,為何他們在這事件上沒有重要角色?為何家長沒有權決定他們兒童的學習內容?甚至為何兒童一定要接受 9 年獲認可和批准的教育?為何教育局最能代表兒童利益?
  3. 學校的辦學理念及其實踐與教育局不一定吻合。例如,成立法團校董會。學校會捍衛他們的理念和自由嗎?這事件是個別教師的事還是學校的事?學校會為涉事教師上訴嗎?其他學校選擇成為旁觀者嗎?

教育局的霸權

廣告

除了以上三個基本問題外,我想多討論教育局的角色。

  1. 教育局如何理解教育?教育局以甚麼基礎理解教育兒童的目的?不論國家如何民主和尊重人權,政府會認為教育是為國家利益服務。教育避免不了要執行國家任務,只是程度不同。中國政治是黨國不分,為國家服務的教育其實是為黨服務的教育。黨的利益不可能等同國家利益,但在扭曲政治下,教育的目的是要鞏固黨的領導。香港教育也走不出這命運,因為教育局有國家任務在身。數年前,當中國政府講一帶一路時,香港教育隨即跟隨,一面唱好。沒有討論這是香港教育的議程嗎?今日教育局局長只是一個行政者或執行者,沒有教育理念。他持守是政治正確的教育,與教育理想遠離。
  2. 教育局的權力不斷伸延,甚至它已塑造了一種擁護當下教育文化的習性。在殖民政府初時,香港政府並不承擔教育責任,到後來,它提供 9 年免費教育。在特區政府時代,免費教育伸延到 12 年。此外,政府資助基礎教育和發展大學教育等。我們歡迎政府對教育資源的投放,但同時,政府亦逐漸控制教育(包括對學校的財政、教育政策等),並由教育形成一個由政府控制我們生活世界的系統。雖然香港人對這系統有很多批評,但香港人也努力在這系統裡生活,甚至很投入地參與,盼望自己或自己的孩子可以脫穎而出。系統的特色是控制,而在控制下,另類教育的生存空間變得很窄,甚至只成為有經濟能力者才有的選擇。

教育兒童的目的

適用於香港的《兒童權利公約》第 29 條 1b 提出,教育兒童的目的應是「培養對人權和基本自由以及《聯合國憲章》所載各項原則的尊重。」學校(希望政府是支持者)須要在課程、學校生活和學校行政積極推動和實踐人權教育。不論通識教育是否最後會被暴力取消,家長和學校知道教育不是單靠教育局批准的課程,而是靠學校的辦學理念和教師對「傳道、授業、解惑」的承擔。雖然有一定學校已成為教育局發展出來系統的一部份,但我仍相信教師的召命不可能完全被扭曲。

家長要更主動參與教育兒童的決定權。2012 年的反國教事件反映出家長和學生站在同一陣線(有教師參與),說出他們對教育的看法,並爭取他們想要和不想要的教育。這幾年越來越多以家長名義的組織形成。他們多附和政府立場,並以各種方法監察學校和教師。我不否認他們可能有的家長代表性,但持其他意見的家長須要發聲和行動,讓校園如《兒童權利公約》第 29 條 1d 說,「培養兒童……人之間諒解、和平、寬容、男女平等和友好的精神,在自由社會裏過有責任感的生活。」

在反修例抗爭,學生的覺醒、承擔和勇氣教導了成人很多很重要功課。學生已站起來,不留情面揭穿政府的謊言,並要求政府以理說服他們。他們的自主學習已走在教育局和學校前面。被放棄將是那些仍停留在控制思維和靠謊言生活的有權者。

我們不是要將校園變成政治意識形態競爭的地方,而是代表政府的政治意識形已明顯地干預校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