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中華名句應這樣教

2020/6/29 — 17:36

中華經典名句(教育局)

中華經典名句(教育局)

教育局推出「中華經典名句」活動,選出40則「名句」,不但以中、小學生為對象,更向公眾宣傳、推廣,為期一年。副局長蔡若蓮否認「因反修例風波而把計劃推廣至社會」,還看名句的分類,「仁民愛物」(4則)、「公正誠信」(4則)、「堅毅明志」(11則)、「責任承擔」(8則)、「尊重包容」(5則)及「勤勉好學」(8則),可知內容以個人修身及求學為主。固然,修身求學在任何時候皆不可或缺,但學生耳聞目睹過去一年的時事,現在還遇上政權以「國家安全」為由來控制公民,教育局還祭出這種置社會情境於不顧,只求學生專注於「修身求學」,其效果是為政權製造更多順民,還是響應《憲法》,培育更多的公民、「國家的主人」呢?

順民教育可分兩種,「硬版本」是指鹿為馬,生硬灌輸;「軟版本」則掏空歷史、去除語境、孤立個體及訓諭說教的(Ahistorical, Decontextual, Atomic & Didactic, ADAD)。「中華經典名句」屬於軟版本,其手法就是「斷章取義」。

所謂「經典名句」,要古今語境契合而原義仍可適用於今世的,當然也不罕有。像教育局此番青睞的,便有《荀子‧勸學》的「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或韓愈《進學解》的「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給編配為這類名句撰寫注釋及應用舉例的教育局人員,想必額手稱慶,那是不用為了要寫出「潔本」而費煞心思,扭盡六壬的緣故。

廣告

至於其他的,不少堪稱「斷章取義」的典型。本文且舉出其中三則,一方面作為課程社會學中剖析「官定知識」的微觀生產機制,另一方面亦希望學生學習時有機會超越官方畫定的思想牢籠。

40則中的第一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講的是「人間的愛與關懷」,「愛自己的長輩和幼輩,再去愛別人的長輩和幼輩」,但教育局的資料竟無一字提及孟子當時向齊宣王說及這話的用意,的確難逃斷章取義的批評。孟子的原話,其實是向齊宣王指出,作為統治者而不行「王道」,只是不為而非不能,要行「王道」,關鍵在「推恩」,也即設身處地,施行有恩惠於百姓的政策。要明白所謂「王道」,則也得理解「霸道」,簡言之,後者是不顧仁義的極權統治,對內以法治國,以酷吏嚴刑控制人民,對外則主張富國強兵,不斷擴張。

廣告

可以這樣理解:在「王道」的管治下,百姓可以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操行和生活,而決非不管「霸道」當政卻只去要求百姓關懷他人。孟子這段論述,曾經在港英統治時期列為中學會考中文科指定範文,「王道」「霸道」的對比,是那個年頭絕大部份中五學生都讀過的,為甚麼回歸廿年後,教育局諸君反而諸多忌諱呢?是因為《國安法》臨近,文字獄的陰影作祟呢,還是不惜陷學生於無知而向主子表明心跡?

另一則歷史給掏空的,是蘇軾的「守其初心,始終不變。」「初心」實在是很不錯的號召。香港社會運動中在街頭經常響起的「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哪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年前曾風靡一時的「舊日所相信價值不必接受/時代的糟蹋」談的都是初心,去年12月1日有「毋忘初心大遊行」,有社運抗爭者給香港人的話是「毋忘初心」,不過,中國共產黨同樣有「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黨內教育運動。

至於蘇軾的「守其初心,始終不變」則出自《杭州召還乞郡狀》。還顧蘇軾仕途多舛,屢屢經歷政治鬥爭,甚至遇上文字獄「烏臺詩案」。蘇軾在這篇奏狀中的第一段即清楚述明,曾上書欲辭去翰林學士一職不果,於是再上奏表達辭官的心迹。在帝皇享有絕對權力的年代,天子要任用人臣,人臣卻一再辭官,因而要長篇累牘的、畢恭畢敬的上奏剖白,並說出「臣若守其初心,始終不變,則群小側目,必無安理。」這就是要指出,蘇軾預計,若不辭去、繼續為官並本着初心的話,則一定再被朝中小人排擠和鬥爭。

上述數句之後更有「雖蒙二聖深知,亦恐終不勝眾」兩句,對賢君能否壓住政爭,蘇軾已沒信心可言。教授「守其初心,始終不變」二句而不提及這個背景,學生將難以明白蘇軾上奏提及「初心」的原因,如果放回其語境中來理解,這「名句」的意思便更深刻。當然,連辭官也不容許,大抵在講求人權和自由的社會中是不可想像的,教育局或許可以敦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現身說法,面對怎樣的政權,會連辭職的選擇也沒有,則當有助於學生理解。

最易背離語句本意的,是《論語.子路》中的「言必信,行必果」一句。教育局提供的「注釋和句意」只簡單地把「果」解為「果敢、果斷」,全句句意解為「說話必須誠信,辦事必須果斷」。如果備課一時不察,教師便會很容易視之為「言而有信,行事果敢」之類個人品格的教材。最離譜的是,孔子的原句根本其實還未說完,就被教育局截取了,硬生生地削去「硜硜然小人哉!」一句,與閹割孔子原意無異。「硜硜然」解作「小人的樣貌」,把三句完整地理解,可知孔子是指:說過會做便必做,行事敏捷果敢,屬小人一類。

不顧語境的話,孔子這樣說當然很奇怪。原來這段孔子答問的語錄是由其弟子子貢問及甚麼才叫做讀書人(士)開始的,孔子答說,為人能有羞恥之心,出使他國能完成國君的使命,就算得做「士」。子貢再問「其次一等」的「士」,孔子再答,次一等的是在宗族親人間譽為孝的,在鄉里稱為恭敬兄長的。子貢再問再次一等的,孔子便提出上述「硜硜然小人哉!」三句。原來,「言必信,行必果」是孔子所說三類讀書人中最次等的。

更有意思的是,其實子貢還沒問完,他再向孔子請教的是:「今之從政者何如?」孔子的答案是:「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鄙視之情,溢於言表。所謂「斗、筲」是很小的容器,比喻為器量狹窄、才識淺薄的人,這些人在孔子口中,連最低等的士也算不上。打趣來說,關於誠信的名言不可謂不多,但教育局偏要選出這引人追問的一句,是否往「今之從政者」意有所指,實在引人遐想。還幸現在已是21世紀,要是活在「烏臺詩案」的年代,誰提議施教這一段,是會招惹好鬥者誣告的。不過,論者都說教育局已發動「文革2.0」,按那種鄙劣的不斷鬥爭的邏輯,有關人員還是低調刪去這段為妙。

再深思下去,為甚麼孔子這樣輕視「言必信,行必果」呢?教育局的「釋義與應用」還是不加解釋地指出了以「公正」和「合理」為原則的誠信和果斷,甚至言詞閃爍地曲解為「最基本的」讀書人屬性。其實,沒有正確價值觀引導的「言必信,行必果」是很危險的。現代管理學中常有 "Do the things right” 與 “Do the right things” 的區分,前者只重做事效率而不問事之對錯,後者則講求務須判斷正確然後行事。前者有習慣從屬於主人的某種奴性,像連具體法例還未得見便敲鑼打鼓連聲叫好之流,像連有教師參與聯署反對也要批鬥追究之流,皆可謂反教育之最。「言必信,行必果」是必須先經價值判斷為善的,要是所做之事是錯的話,則越所謂「果敢」便越鑄成大錯,單以政府施政而言,這樣的例子已不勝枚舉,自稱專業的教育局人員,理應在「釋義與應用」中略舉一二,既利便教師施教,更有益於學生理解。

教育局的「中華名句」不是不可以教,而是要教得其法。本文指出教育局資料「掏空歷史、去除語境、孤立個體、訓諭說教」(ADAD)之弊,箇中斷章取義的行徑,是會給學生恥笑的。為免教學淪為笑柄,為免經典名句為學生厭惡,教師施教時,應該放棄視之為孤立抽象的做人原則,摒除說教,必須還原歷史、語境來理解,甚至要連繫當前社會的公共事務,採用思辯的、論證的學習策略,唯有如此,才對得住相關的經典名句。

 

1. 《教局推廣中華名句 蔡若蓮:無關政治事件》,《明報》,2020年6月24日。2020年6月28日提取。

2. 語出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第5段。。2020年6月24日提取。

3.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釋義與應用)》 ,2020年6月26日提取。

4. 《孟子.梁惠王上》(第7節),2020年6月26日提取。

5. Beyond。(1993)。《海闊天空》。香港:華納唱片。

6.  Sober Band。(2012)。《年少無知》。香港:正視音樂。

7. 《「岳義士」陳以晉親筆字 籲港人毋忘初心》,《立場新聞》,2020年6月15日。 2020年6月28日提取。

8.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官方網站。 2020年6月28日提取。

9. 蘇軾:《杭州召還乞郡狀》。2020年6月28日提取。

10. 曾有新聞報道公開錄音,披露林鄭月娥自己說如有選擇便會辭職,但她後來又公開聲稱不曾辭職,那麼,除非林鄭說謊,否則就只有「連辭職的選擇也沒有」的一個解釋。參(a)《路透社引述閉門錄音 林鄭:若有選擇第一時間會辭職》,《立場新聞》,2019年9月2日。 2020年6月28日提取。(b) 《林鄭月娥證實談話內容外洩 但否認辭職》,中央通訊社,2020年6月28日提取。

11. 《中華經典名句注釋與句意》, 2020年6月28日提取。

12. (a) 《教協:九成教師對教育失信心》,《獨立媒體》,2020年6月17日。 (b) 《副校疑聯署反國安法遭打壓》,《立場新聞》,2020年6月25日,2020年6月28日提取。

13. (a) 《言必信,行必果》(中學版), 2020年6月28日提取。(b) 《言必信,行必果》(小學版),2020年6月28日提取。

14.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即自言給香港造成「浩劫」,《路透社獲閉門會晤商界錄音》,《眾新聞》,2019年9月3日,2020年6月28日提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