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裏的期望錯配

2020/10/7 — 9:20

Noam Chomsky (Noam Chomsky FB 圖片)

Noam Chomsky (Noam Chomsky FB 圖片)

小學教師被「釘牌」事件,令我想起 Noam Chomsky 分享過的一個故事。

某年他身在瑞典,年紀老邁的他通常以的士代步,乘搭次數越多,他便越留意到一種怪現象 — 瑞典的士司機都出奇地友善,跟世俗對「的士司機」的一般印象完全相反。

一次路途上,他終於忍不住詢問其中一位司機:「為甚麼瑞典的士司機都如此友善?」前座的司機從副駕拿起一件 T 恤。老先生笑了,因為 T恤上竟印著自己的頭像,下面還附上他多年前說過的一句話:

廣告

What happens to people of independent mind? They become taxi drivers.

現代教育的唏噓,就是在於這種「教育期望」與「社會期望」之間的錯配。

廣告

學校與教育制度這些來自上世紀的概念,目的是為社會製造一批容易管理的倒模人口。所以無論我們如何大肆宣傳,「自由思想」其實是一個跟現代教育制度格格不入的宗旨。每次讀 Chomsky ,在反思「教育」的同時,也會不由自主地思考「反教育」— 在這種錯配下,教育制度是否可有可無?

現代人追捧的所謂最好的教育、最好的學校,其實並沒有為下一代提供一條成功之路,它們只不過透過潛移默化的規條令學生避免成為一個失敗者 — 結果,社會上平庸的人最多。學校裏,人人將「自由意志」掛在唇邊,但社會上,擁有自由思想、打破制度的人,似乎只會跟那條公認的成功之路背道而馳。

那我們可以做點甚麼?畢竟要改變制度並不是能一蹴可幾的事,所以除了控訴制度的不公平,可以從下而上做的,就是先改變自己狹窄的思想,一起拉闊「成功」的定義,讓「自由思想」在裏面找到一個配得的席位。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