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政」軌下的學與教

2020/10/14 — 11:32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文︰jyy

政府一再將社會動蕩歸咎於年輕一代,以重塑教育來處理管治問題。或許我們眼見大中小學老師被檢舉、公開試題被取消、課本資料被篡改,已顯得十分無助,但教育環境仍然持續惡化,以下細說迎來的教育「政」軌,一同做好準備。

教學設計原則與學生學習需要

廣告

不少人文學科探究議題的活動分成三個學習層級,課堂教學會漸進地提升學生學習的深度,依次為掌握事實、理解現象,至明白議題分歧,到最後就議題作出評鑑、探求出路,藉此輔助學生建立獨有的價值取向。

近日教育局更新中史、歷史、生活與社會等初中人文學科的《印刷課本編纂指引》,加入「課本中的學習活動和課業應著重幫助學生獲取知識和建構理解,並避免包含太多涉及評論的問題……」的要求。日後課本的探究活動很大機會限於「掌握事實」、「有何原因/正面影響」等基礎背誦練習。這顯然是要加強初中學生對事實的認知,相對減少個人價值判斷的思維訓練機會。

廣告

香港處處收緊思想自由,重回填鴨環境既無法回應當代社會的需要,更甚修訂只是為了單向地灌輸特定的情感教育。在 21 世紀的網絡時代,連接互聯網的成本愈來愈低、傳輸速度愈來愈快,舊時代的「活字典」都不會比電腦資料齊全,故此世界各地才更著重培育新世代分析、組織、批判思考等能力,而減少背誦。那麼,家庭教育能否抵抗限制思考的教育環境,實在不得而知,但人人結網互助,最少能給予下一代一定的保護網,為他們在日常生活保留有限度的自由空間。

篡改學習內容與保留社會真相

政府銳意修訂學習內容,要令下一代的想像設限。前述初中課程更強調建構基礎事實,但香港人對於社會真相或資訊的理解,常與當權者認知的不一樣,因此政府運用權力逐步修訂對社會議題的看法。例如︰早前整頓通識課本,抹去不認同的內容,佔中、反修例等並非市民爭取社會公義的抗爭運動,而是要強調為違法、反政府為先。同時,課堂也進一步強化下一代對政體主從關係的理解,教的是中央和特區的關係、國家體制、憲法及《基本法》等內容,禁的是「三權分立」、「港獨」等社會議題。

老師常說學問是「學生學會問問題」。問題背後要給予學生有同等的支持和反對空間,才可拓闊學生的思維,但顯然現時有些議題不能討論。若下一代習慣愈來愈多事情不能討論,又或只有同意的想法,長大後很可能唯命是從,社會失去多元創造。不時有權貴指老師教學生反抗、反政府,但教育本是要引導學生對不公義、不合理的事說不。因此,支持反對與否源於事件是否符合公眾期望和社會利益,當政策完全脫離民眾想法,說不才是理所當然。正如小學生也會在工作紙寫「沒有了言論自由,大家就不能、不會知道自己的缺點……」。

社會長期剩下唱好之聲,個人要保持清醒可能愈來愈困難,但唱好必不可能持久。故此,不少人已提出要將運動帶進社區,並保留性命,為寒冬做好長期準備,才可以將社會真相一直流傳。

失去活力的教育界與走出學校的學習

小學教師被教育局取消註冊教席一事,既有教育局窮追猛打,亦有大陸家長表示會繼續檢舉這類教材。香港教育原有相對自主、自由的特色,已逐漸以國家為先取替。此外,政府常指香港生育率低,需要引入外來者補充勞動力,讓大陸人從多方途徑移入。的確,香港人不願意生育,但這源於社會狀況惡劣而放棄生育。在此消彼長下,(在疫情前)新移民學生、跨境生比例持續增多,這些學生願意接受港式教育,擁抱在港價值算是好事,但部分家長只嚮往香港物質生活,並不接受本港相對開放、擁抱自由民主等精神價值,更要求學界遷就他們的要求,這就對老師的教學構成沉重壓力。

當老師教學時要先審查內容,國教已重新推行。舉報之風愈蔓延,老師愈不會自行設計教材,多元教學法也必然減少,部分人會離去,留下的亦只好依官媒直說,相信如推出國安法教材後,學生和老師都需要再接受教育。身處教育界的同工大多很明白現時所謂的教育專業、重回正軌,其實是有既定的政治判斷和特定的價值取向才算是「中立」。

儘管在學校下的工作充滿限制,但也無須妄自菲薄,事實上不少良心教師仍盡做可做的事。與此同時,教育工作從不需要限在校內,尤其在網絡世代,減少受傳統組織的制約,或能創造出更大的社會價值。而身為家長的你,想傚法高官送走子女絕對是人之常情,與其坐困愁城,為下一代漂洋過海及保留香港價值,同樣也需要極大的勇氣。

最後,在絕望的環境下,仍心懷各種的希望可能很「膠」,但相信這比互相批鬥有用。

(作者自我簡介︰愛護通識科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