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資會RAE評分 被指不利本土研究

2015/1/31 — 16:03

香港大學 ( 相片來源:港大網頁 )

香港大學 ( 相片來源:港大網頁 )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周二公布《研究評審工作2014》報告(RAE指標),《文匯報》乘機用來攻擊港大法律學院。除了左報因政治原因借機抹黑港大,傳媒也會把各院校的指標逐個比較,捧起摘星最多的大學,羅列「揸兜」最多的院校,批評一番。但到底RAE指標是否全面可信?單用RAE這把呎,是否適合量度所有學科的研究成績?

2014年的RAE指標,一改以往做法,要求每位參與評核的學者,提交7年內最多4份研究項目,由海外學者任評審委員會評分,評審標準細分為0至4分,0分即是不予置評,即俗稱「揸兜(U)」,而1分至4分,代表1星至4星,分別代表「區域/國家水平」、「國際水平」、「國際卓越」和「世界領先」。

馬傑偉質疑不利中文、本土研究

廣告

不過,早有從事本地研究的學者,質疑這個標準是否適用於人文學科。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教授馬傑偉早前在《粵語的政治》一書撰文,提到自然科學較容易統一評核,但本地文化元素難以統一評核,例如是研究香港大澳漁村方言俚語,就算有重要本土價值,但在國際影響較難評估。馬傑偉認為,雖然評審準則容許提交不同語言的研究,但明眼人也看得出,在知名期刊發表的英文論文,隨時勝過中文專書,因為後者需要評核者願意作出逐篇、個別的評審,所需時間甚多,能否得到好評分,要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他質疑,現有制度底下,會令學者忽略本土、中文寫作。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允中向《立場》提出類似看法,「基本上中文寫作不利(評分),好多外國專家未必睇得明,比較不被重視。」陳允中說,學術界有看法認為,相比起中國研究,香港研究較難出版學術文章,「研究看市場,當研究不是針對大的地方,比較無市場」。但他說自己用英文寫本土的研究,較少遇到這個情況。

廣告

呂大樂:院校重面子 或要求交某類研究

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呂大樂向《立場》解釋,根據以往RAE評審制度,在知名期刊發表的論文,評分便會越高,有機會導致英文研究較有利的情況,反而現行制度由學者評審,對中文、本土研究未必會不利,「就算不在一份巴閉刊物出版,只是好文章,都應該拿到高分數。」呂大樂說,以他所知,有海外大學教書、懂得看中文港人參與評審,相信對中文研究有客觀評分。

呂大樂認為,RAE制度未必會抑壓中文、本土寫作,但個別院校或以自己方法追逐「高分」,指示學者研究方向,「於是做好多沒有必要的東西…個別院校明顯會要求學者應該交哪類型的paper。」RAE評分是教資會考慮未來撥款的其中一個指標,但呂大樂認為,整體而言,RAE對大學撥款的影響不太大,「院教最緊張其實是面子。」

是否所有院校都要研究型?

呂大樂提到,英國評核制度,早已引入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因素,方便評核人文學科的研究,日後香港RAE可以考慮參考調整。不過,呂大樂認為,傳媒、社會需要考慮,是否統一要求每家大學都要有高水平的學術評分,他認為,院校的主要任務是處理本科生的教學,但不少院校近年都爭取「崇高地位」,目標做研究型大學,「UGC無要求所有院校要做研究型」,他說即使研究評分低,院校也可以有高教學質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