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冠肺炎如何意外地拯救生命

2020/3/28 — 15:28

資料圖片,來源:Vitaly Vlasov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Vitaly Vlasov @ Pexels

新冠肺炎已從中國迅速傳播到世界各地。數萬人喪生,大流行幾乎摧毀了全球金融股市。中國關閉了工廠,運輸系統,並封閉了主要城市,以減緩該病毒的傳播,預計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今年將下降幾個百分點。這個疫情摧毀了很多人的日常生活,但是這個疫情的意外好處是減少了溫室氣體的排放,更有可能減少了因空氣污染。

最近的新聞報導了美國太空總署(NASA)發放的衛星圖像,圖像顯示在農曆新年期間湖北省的工業和經濟活動減少,減少了溫室氣體排放,並改善了武漢的空氣質素。北京和河北省以及上海和長三角地區的空氣污染水平也大幅下降了。

圖片顯示空氣懸浮粒子(Particulate Matter)減少了,新年假期後也沒有反彈。PM2.5 在中國每年造成超過 100 萬人提早死亡。有害的微小污染顆粒物 PM2.5 的含量下降了 25%,而主要由柴油車輛產生的二氧化氮(NO2)也下降了 40%。透過二氧化氮產生的臭氧(Ozone)也減少了,在地面上的臭氧對人體健康有害,從而導致哮喘、肺癌和其他呼吸道和心血管疾病,更會導致農作物減產。

廣告

衛星圖像顯示了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2020 年 2 月 25 日的二氧化氮(NO2)排放量(來源:NASA/BBC)。

衛星圖像顯示了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2020 年 2 月 25 日的二氧化氮(NO2)排放量(來源:NASA/BBC)。

廣告

2 月是中國新冠肺炎爆發的高峰期,自 2019 年尾爆發以來,中國的碳排放量 (Carbon emission)下降了約 1 億噸,佔二氧化碳(CO2)排放量的 25% 以上,約佔全球的 6% 二氧化碳排放量。

同樣的情況在北京舉行的 2008 年奧運會期間也發生了,當時政府採取了減少空氣污染的措施,排放量也出現了類似的下降。措施包括增加公共交通班次以替代高排放車輛,關閉北京的一些化工廠,提高汽油價格以減少汽車使用,並要求電力和化工廠將排放量減少 30%。這些措施導致北京及附近城市的空氣污染水平突然急劇下降。2008 年期間,城市空氣中的顆粒物平均減少了 18%,久違的藍天也重現了。

意大利

Image credit: Contains modified Copernicus Sentinel data (2020), processed by ESA

Image credit: Contains modified Copernicus Sentinel data (2020), processed by ESA

在中國以外的任何國家中,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量最多。在三月頭全國各地的公共場所都被逼關閉。由於人們待在家裡,意大利尤其是北部地區的氮排放量有所下降。歐洲航天局的哥白尼 Sentinel-5P 衛星一直探測大氣中的空氣污染,自今年年初以來,該衛星探測的二氧化氮排放量急劇下降。

英國

儘管在疾病傳播方面比意大利慢一點,但英國的路邊監測器已經顯示出污染水平的顯著降低。在英國,道路交通約佔氮氧化物排放量的 80%,對於普通的柴油車來說,每行駛一公里封閉排放 52 mg 的污染物物進入大氣。

另外一方面,空氣污染可能會增加冠狀病毒死亡率。科學家表示,城市中長期的空氣污染對人們的健康造成的損害,很可能會增加新冠肺炎感染的死亡率。污濁的空氣會造成肺和心臟的損害,每年至少造成 800 萬人提早死亡。分析更指出 2003 年在中國爆發的 SARS 冠狀病毒的科學家發現,生活在空氣污染嚴重地區的感染者死亡的可能性,是生活在污染程度較低地區的人的兩倍。這意味著諸如新冠肺炎之類的呼吸道感染,可能會對暴露在空氣污染的城市居民造成更嚴重的影響。

根據 2018 年的一個研究團隊開發的全球空氣污染暴露死亡率模型(Global Exposure Mortality Model),科學家現在能夠估算出空氣污染導致的過早死亡人數,以及由於污染水平降低而預防的過早死亡人數。

這個模型運用了暴露在 PM2.5 的時間和濃度與死亡概率之間的關聯程度(concentration-response relationship)而計算出空氣污染的風險率(Hazard ratio)。

這個模型運用了暴露在 PM2.5 的時間和濃度與死亡概率之間的關聯程度(concentration-response relationship)而計算出空氣污染的風險率(Hazard ratio)。

據估計,中國三週的減排量可能挽救了 77,000 人的生命,主要是因為 PM2.5 排放量最高的工業區停止排污。直至今天,根據中國官方的肺炎死亡數字大概是 3,300,因為肺炎而淨拯救的人數大概是 77,000 - 3300 = 73700。實際挽救的生命數量可能更高,因為人們更多地留在家中,這大大減少了他們接觸空氣污染物的機會。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死亡率是很難量化的,因為它純粹是基於統計數據。空氣污染引起的相關疾病具有長期影響,不是單一減排的事件而會導致的。當城市封城時,交通事故的數量也有所下降。即使沒有減少排放,強制性在公共場所戴口罩的政策也有助於減少市民對污染物和病菌的接觸;如最近香港的研究顯示帶口罩還有助於防止普通感冒和流感的蔓延。有研究更發現減少空氣污染而節省了的醫療費用會增加中國的生產總值(GDP)大概 3.8%,這是因為生產力增加和乾淨的空氣會鼓勵人消費更多。

這些說法並不是要說這種疫症大流行對健康有益,而是想表達空氣污染的禍害比疫症更大。中國和意大利為遏止疫症流行而採取的封城措施已導致排放量減少,疫情的爆發也導致化石燃料需求的大幅下降,降低了石油價格。便宜的化石燃料鼓勵更加多人使用化石能源,這可能會阻礙未來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新型冠狀肺炎對環境的影響需要更多研究才可以下定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