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地有如「人大」般通過奪走馬灣兩條巴士線服務

2020/6/9 — 18:16

馬灣(資料圖片)

馬灣(資料圖片)

【文:馬灣人】

5 月 1 日起,馬灣一夜之間失去了兩條巴士線:馬灣中環深宵巴士服務及馬灣機場全線巴士服務。何解?先看看以下的時間表。

馬灣巴士服務被奪事件時間表

  1. 2019 年 12 月:珀麗灣業主大會通過,通過與「珀客」4 線續牌的決議。4 線是指青衣、葵芳、場機及深宵中環巴士線。另議決要向「珀客」收取行政費。
  2. 2020 年 4 月 7 日,「珀客」單方面公佈,機場巴士將停駛,深宵中環巴士將取消!
  3. 2020 年 4 月 15 日,「業委會」與運輸署開會,表示反對「珀客」停駛兩條巴士線,重申業主大會的議決,是四線續牌,缺少任何一條巴士線服務,就是偏離業主大會的議決。是次會議,「珀客」及「啟勝」也在場。
  4. 2020 年 4 月 22 日,「業委會」收到消息,指「啟勝」已擅自代表「業委會」,與「珀客」簽署文件斬件式申請葵芳及青衣巴士線續牌。「啟勝」拒絕為「業委會」張貼告示交代事件,「業委會」成員唯有親自到各座大廈自行張貼。
  5. 2020 年 4  月 23 日,「業委會」向運輸署、「珀客」及「啟勝」表示對擅自簽署一事感到極度不滿,絕不承認簽署的合法性。
  6. 2020 年 5 月 1 日,兩條巴士線消失。
廣告

四線續牌符合居民利益

為何四線續牌才是上策?葵芳和青衣,是最賺錢的路線,而機場線是次等賺錢路線,深宵中環線則乘客數量偏低。「業委會」和居民,就作出了明確的決定,四條路線,缺一不可;否則,就會某一部分居民受到影響。四線續牌,缺一不可,不是口號,而是居民面對座擁千億資產的財團僅有的策略,同時又是居民生活上的交通需要。若不用此策略,人家只會營運最賺錢的服務。「珀客」無心經營機場及深宵中環路線,是不負責任的做法,最賺錢的繼續做,賺不到大錢的就放棄。「珀客」伺機等到疫情的來臨,借疫情為由而停駛兩條巴士線。

廣告

有人擅自簽署續牌文件

當「業委會」堅持四線續牌,反對兩條巴士線停駛的時候,據說「啟勝」就在 4 月裡的某日,偷偷地擅自代表「業委會」與「珀客」簽署文件,斬件式向運輸署申請續牌葵芳和青衣線,間接和直接地令餘下的深宵中環和機場巴士線自然死亡。這是繼許仕仁事件後,20 年以來馬灣最醜陋的事情!

「啟勝」聲稱之所以擅自簽署文件,是要顧及整體居民的利益,跟隨去年 12 月業主大會議決,避免 5 月 1 日居民沒有交通往來葵芳青衣。荒謬之處有二:一,若真的為了居民利益,為什麼不徹底跟隨業主大會的決定,四線續牌之餘,並同時簽訂向「珀客」收取行政費協議?二,我們發現「啟勝」與「珀客」的申請文件,是沒有簽署日期的,可想而知,兩者關係何其密切,更令人感覺這簽署是早有預謀。

簽署文件(作者提供圖片)

簽署文件(作者提供圖片)

「啟勝」明知道「業委會」四線續牌的議決和用意,但它卻偏偏有如失聰般,擅自斬件式簽署兩條巴士線,破壞「業委會」的談判策略。大家要留意「啟勝」、「珀客」和「新鴻基」的關係。

關係圖(作者提供圖片)

關係圖(作者提供圖片)

「啟勝」是珀麗灣 4,500 伙私人屋苑的物業管理處,是「新鴻基」全資附屬公司;「珀客」是馬灣對外交通營運商,也是「新鴻基」的全資附屬公司。馬灣居民是「啟勝」和「珀客」的顧客;但「新鴻基」卻是「啟勝」和「珀客」的老闆,甚至可以說,「新鴻基」、「啟勝」和「珀客」,根本上是同出一脈!

兩個比喻

「啟勝」漠視居民的議決,擅自與「珀客」簽署續牌文件,首先,這有如家中印傭菲傭趁你不在家,擅自找業主代你簽續租約,擅自決定新租約的細項,你回家後,工人說為了你不用淪落街頭,工人擅自簽署租約是正確的,好不知醜!第二個比喻可能更可怕:現在儼如「人大」通過國安法一樣,代居民簽署的人根本不代表居民利益,反而只是基於上頭的利益:最高領導的指示,就是先削去兩條不太賺錢的巴士線,繼後當然就可能是減船減車減班次,子公司用儘方法滿足最高領導的指示,而今次子公司就乘著它作為「業委會」的法人,粗暴地偏離居民的意願,更趁疫情關係,看中了居民不會親身聚集抗議,即使看來有違物業管理員的操守,但也照做可也。

手法可恥 令人唾棄

今次這宗擅自簽署事件,估計是「最高領導」指示要停駛兩條不賺錢巴士線,「下屬」就想出了如此一個可恥和醜陋的簽署招數,強詞奪理地說純跟隨業主大會的議決,然後偷偷摸摸地斬件式簽署續牌文件,再不要臉地說是顧及居民利益。居民認為,這份簽署文件,合法性成疑,亦可能有刑責存在,事件不應輕視。

6 月 11 日將有「業委會」會議,若「啟勝」再不能有誠實和詳細的解釋,及提交補救計劃,相信受影響的居民之後一定會用八人一組的形式,親身到服務處辦公室向有關職員理論和抗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