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型冠狀病毒是生化武器?兩篇文章的漏洞

2020/2/2 — 10:56

這兩日科學界有兩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文章,引來非常大的反應。先是有一組印度科學家(Pradhan et al),發表還未通過同行評審(Peer-Review)的論文 [1],指 2019-nCov 表面四個地方,有疑似愛滋病毒(HIV)的蛋白質排列,所以有可能是人工製成的病毒。文章由一科學家 Anand Ranganathan 在 twitter 上推廣,引起廣範注意。

之後,有另一科學家 Ari Allyn-Feuer,也發表未被評審的文章 [2],反駁第一篇論文,認為這病毒的突變並不稀有,所以不會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跟著 Anand Ranganathan 收回他的 twitter 貼文。《立場新聞》也引用了 Allyn-Feuer 的論點來否定生化武器這假設 [3] 。

我詳細讀過 Pradhan et al 和 Allyn-Feuer 的兩篇文章,覺得兩篇都有缺點,現在固然未能證明病毒是人工產物,不過 Allyn-Feuer 的結論也是有漏洞。(先帶頭盔:我不是份子生物學家,所以我的分析主要是從臨床病理和邏輯上入手,我假設兩篇文章的份子結構分析都是科學上準確。)

Allyn-Feuer 正確的指出了 Pradhan et al 文章的缺點,就是那些基因突變,在自然界並不出奇。我想再加一個討論: Pradhan et al 似乎是想說,四個突變同時出現的機會,是天文數字,所以病毒很有可能是人工產品。不過,我們現在發現了這病毒,不等於這病毒只是剛剛變種出來的。它有可能已經存在於自然界長時間而不被發現。所以那四個突變並不是同時發生。

但是,Allyn-Feuer 的反駁,也有多個缺點。

1:生化武器 — Pradhan et al 整篇文章都沒有明示或者暗示這病毒是生化武器,它只是指出病毒未必是天然演化而來的。除了故意製造生化武器外,「人工產生」也可能只是實驗的結果。將不同基因在病毒和細菌中加加減減,是非常普通的研究。Allyn-Feuer 急不及待的否定是生化武器,有點幫人「洗底」的味道。

2:基因突變天然可以發生,並不能排除人工製造。這是最基本的邏輯。

3:2019-nCov 沒有 HIV的毒性 — Allyn-Feuer 認為 2019-nCov 沒有 HIV的毒性,所以不是會是生化武器。這推論的假設,是生化武器會用來傳送製造 HIV 病情。但是,似乎他並不了解 HIV 和冠狀病毒的病理。

感染 HIV 後,如果不接受治療,免疫系統多年後才會被破壞,病人死於其他的傳染病或者癌症。感染的短期內,病人是完全正常的(除了可能有短期的 Acute Retro-Viral Syndrome)。這毒性不會是生化武器希望達到的結果,生化武器是希望在最短時間內殺傷最多人。

冠狀病毒卻是理想的生化武器,因為它的傳播快,潛伏期短,令受害者很快就失去活力。天然冠狀病毒主要是從呼吸系統進入身體。如果將 HIV 表面蛋白加進冠狀病毒,讓它也可以進入免疫細胞,攻擊免疫制度,理論上是可以加強它的殺傷力。所以,如果設計生化武器,要的不是 HIV 的毒性,而是冠狀病毒的毒性加 HIV 入侵免疫制度的性能,這正是 2019-nCov 可能有的特徵。

4:Allyn-Feuer 的結論認為 2019-nCov 是從華南海鮮市場爆發。他的文章在一月三十一日貼出。但是,中國自己的科學家,在一月二十四日 Lancet 的論文中 [4],已經指出肺炎在十二月一日的第一個個案,是和海鮮市場無關,十二月十日第二次出現的三個個案,也有兩個和海鮮市場無關。(最早的四個病人中,三個和海鮮市場無關)。Allyn-Feuer 的結論和中國自己的研究有衝突。他在三十一日貼文,竟然完全漠視 Lancet 這論文,在科學研究上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

總結:如果用法律的術語,我會說 Pradhan el al 成功提出了 prima facie 「表面證供」,懷疑 2019-nCov 可能是人工產物,但是卻達不到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超越合理懷疑」這標準。但是,同一原則,Allyn-Feuer 也不可能證明病毒不是人工產生出來的。他漠視 Lancet 中國科學家自己的報告,更是他結論的致命傷。

註: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