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 日,政府就國安法生效舉行記者會,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出席。

新香港教育

疫情稍竭,我們終於又開學了!今年終於叫恢復面授課,卻真的感到有點彷如隔世,人面全非。我說的,當然就是不少好搭檔、好學生在新學年已經「走先喇!」舉家移民別去。我雖然尚有十年八載才屆退休年齡,但也沒想過做了一輩子老師,竟然會面對兩次移民潮;而且這一次,較回歸前的移民潮更令人傷感。

因為回歸前後,始終涉及到政權更易的問題,後來回流的人士,不少是抱著比多一次機會香港的心態。但這一次,他們歸來也歸去,這裡還不是在天朝傾力打造之下的美麗新 Xiɑnggɑng!所以現在心死的人,大概也不會大再回來吧!

根據「依D必」的資料顯示,今年截至今年7月底,公營中小學學額共有 61333 個空缺。不少中小學已經由五班變四班,小班又變回大班!但這個變回所謂的大班,是因為整體縮減了 55 班,整合班級出來的結果。這個數字肯肯定為美麗新 Xiɑnggɑng 創下歷史性一頁。

中小學縮班   創歷史性一頁

加上,Guoan教育迫近,我們又沒有了教協做後盾,有能力移民的老師,當然就係咁先啦!而沒有能力移民的老師們,為免被家長們藍色生死篤,已經擬定了:木工堂式教Guoan策略。意思就是「依D必」要我教,我就把「依D必」的資料通篇朗讀一次,而且千萬別問學生明白與否,有問題請向「依D必」查詢,以免不是權威解讀,不利 Guoan。

至於學生們上課時,認為青春太多的,便可以留下來 。珍惜智商的,便去圖書館自修好了!這種人留不住,心更留不住的全面管子方式,真是很有天朝特色!

天朝的王公公話 Guoan 法寵幸Xiɑnggɑng之後,社會秩序井然,法治彰顯;仲話香港無移民潮,人口流出流入好正常喎。

中小學的師生們,在這艘教育版鐵達尼號三等倉內,就只能怨命賤!但為何不受「依D必」管轄的某大學,有傳要所有新生,Guoan考試合格,才能畢業!這種做法,簡直是跪謝大大皇帝聖旨,完全不用什麼好人主義作掩飾,更無畏真~香港學生為了逃避植入式Guoan教育,而蟬過別枝的切腹式效忠!

準確全面地應驗了游老師所指的:過紅過左!這還算教育嗎?有必要嗎?班膠層有無仔女呀?佢哋喺邊到讀書呀?真係有沒有一點羞恥心呢!

這家大學升格之前,游老師曾經在該校任教五年;現在游老師應該也會義憤填膺。於是乎,我也懷著一腔怨念去均益大廈,找他吐糟。豈料,我在路上看到他老人家,站在西廠門口食橙!我馬上上前問他,為什麼在這裡食橙呢?他風趣地回答我:來這裡,當然是食為灌水大學的新生,食完「慘」之後丟垃圾吧!否則還有啥事可幹呢?

我與游老師散步回家時,他向我透露。「依D必」 對今學年的Guoan教育,也非常擔心會引起極大反彈。所以,他們對外宣稱的策略就是:Guoan教育由細開始做起!實際上是表示只管,他們可以管的中小學;大學今年還是輕輕放下好了!要知道身陷反送鐘運動的真~香港年青人,尚有一萬幾千在排期候審。

現在「依D必」 向大學埋手,極有可能自己捅了一個大蜂窩。因此,有人與大學校長們的會面時,只表示:不用評核、所有學生都有觸及Guoan教育,校長們報告有推行就可以了!

有人表示不用評核   報告有推行即可

哎!那就奇人怪了!如果游老師所言屬實,這家大學只需要在入口處,擺放一台Laptop不停播放「Guoan無限loop」,那已經可以過骨!為什麼現在要如此先拔紅頭、過左不及呢?要知道這家大學也有 International 學院,國際學生為什麼要修讀Guoan法?難道不會趕客嗎!

游老師冷冷一笑,他說:「膠層不是為效忠而效忠,更不在意國際學生反彈,而是極欲在反智新時代,成為香港的大學中的標兵!」

游老師再冷笑一聲:「那班人心裡精的很!」我馬上請游老師繼續為我解謎,原來除左㐂娥正苦,不欲面對施政失誤、不得人心,令香港出現第二波移民潮以外;所有真~香港人都知道香港人在流失中。在沒有 Guoan 法寵幸Xiɑnggɑng之前,「依D必」 自己都知,適齡學生低谷是在2022年出現。經過Guoan法加持之後,人口流出變得更加合情合理!現在六萬多中小學剩餘學額的缺,幾年之後,就會成為了大學的招生問題。加上疫情及天朝的宇宙形象,令到國際生也不好招。

就在這個時候,這家大學靈機一觸,可以保持生源不斷,就只有天朝學生。要知道,現在雖然八大紛紛表示要去大灣區,但大部份都只是停留在諒解被忘錄階段,又或者是在地區政府高額補貼下,作有限度發展。唯有這家大學在大陸發展,是最具歷史及規模,並且可以與香港進行部份學歷認證。只怕…

我再次大叫:「只怕佢哋唔嚟,因為驚唔符合天朝安全標準!」游老師微微一笑:「孺子可教,你有雙向大局觀了!所以這家大學是要率先打造一個,天朝學生願意來港屈就,新時代天朝特色社蓄主義的無菌學習環境。只待他日關門大開,綠生大舉南下,動輒數以萬人,那一小撮國際生,就只收阿富汗好了!為了發這個收生大夢,又怎會怕過紅呢?

我最後問了游老師一個問題:「大學之道,在明明道,這還算教育嗎?」游老師反問我:「那我們在美麗新Xiɑnggɑng,是每日只有呼吸心跳地生存著!還是有靈魂的活在真實中?」我無語!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