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日薪十二元五角

2019/9/13 — 22:05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而我不知每日的工資是 12 元 5 角。有媒體「別具用心」,將我向立法會秘書處申報的額外收入加以運算,結果入獄第一期工資(4 月 24 日至 5 月 2 日)為 $31.63,第二期(5 月 3 日至 5 月 26 日)為 $186.29;第三期(5 月 27 日至 6 月 30 日)為 $450.83; 第四期(7 月 1 日至 7 月 28 日)為 $530.68。以每天計算,就是 $12.5,不多不少。

根據〈監獄條例〉規定,每個在囚人士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六至十小時;而再根據〈監獄規則〉,在囚人士可按懲教署署長批准的工資率,收取所發放的款項,給予在囚人士的工資,目的是以工資作為鼓勵,使他們透過工作培養良好的工作習慣,提升自信和紀律。不過,懲教署又按〈監獄規則〉的規定,重申署方與在囚人士並沒有僱主及僱員關係,因此以法定最低工資(每小時 $37.5)與在囚人士的工資作類比並不恰當。況且,在囚人士的日常生活基本所需均由政府提供,在囚人士所賺取的工資僅需作儲蓄或購買小賣物品而已。

所謂「作為鼓勵的工資」又「不能與法定最低工資作類比」,究竟所謂何事?在赤柱監獄的飯堂上,貼着一張發霉的通告,上面寫著:「在囚人士工資計畫/每星期工資(由 2017 年 8 月 1 日生效)」。

廣告
成年/在囚人士/成年戒毒所在囚人士的工資列表
等級每星期工資(港幣)
基本學徒$24.6
A$46.39
B$54.93
C$62.49
D$79.54
E$96.39
F$112.71
熟練每星期工資(港幣)
A$66.58
B$83.16
C$99.75
D$132.67
E$166.37
F$199.77

 

青少年在囚人士/青少年戒毒所在囚人士的工資列表
等級每星期工資(港幣)
基本學徒$17.4
A$32.10
B$37.86
C$43.23
D$55.00
E$66.56
F$78.10
熟練每星期工資(港幣)
A$46.00
B$57.55
C$69.12
D$91.80
E$114.89
F$117.80

不難發現,囚友是會升職的,以我為例,由 4 月 24 日入獄至今,連升三級,現在是 D 級熟練工人 ,負責車衣工作,每星期工資有 $132.67,相信直至出冊之日,都是這個狀況。

廣告

不用署方的嘮嘮叨叨,我們都知道署方與囚友不存在僱傭關係,《僱傭條例》和《最低工資條例》也不適用於囚友身上,在薪酬水平、工傷賠償、儲蓄上,都不能與一般勞工相比。可是,究竟自 Day One 開始,酬勞是怎樣訂出來的?其計算方式如何?調整機制又怎樣?雖則懲教署說現有既存機制,按照小賣物品的合約價格變動及在囚人士的消費模式檢討工資,不過從來未有清楚交代具體的計算方式。在這套機制下,在囚人士的工資增長緩慢,2018 年「基本級別」的周薪比 2009 年只增加了 36 元。難怪在 2018 年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張超雄議員提出囚友工資太低,擔心出獄後沒有足夠金錢生活,更難言更生。

勞動有價?是又不是。在囚人士產生的勞動價值不少。縱觀懲教署向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提供的服務,例如醫管局的病人衫褲,警務處的警署制服、路政署的路牌等等,服務的市值在 2010 年達 3.95 億元,就算生意有起有落,也不少於 3 億元。對「勞動有價」表示保留,是因為生意市值與所獲工資差距之大,簡直是剝削。以 2014 年為例,生意額有 4.61 億元,而支付予在囚人士的工資卻只有 3,759 萬元,不及十分一。

署方在 2019 年 7 月 26 日回覆我的追問時,一再表示自己手潔心清:「懲教工業既為在囚人士提供全面而有意義的工作,亦能為政府提供合乎經濟原則的貨品和服務。懲教工業按政府的財務通告指引,只會向採購部門收回原料成本、運輸和裝配費等相關服務費用。故此,懲教工業不會為懲教署帶來利潤。」不是義工,不是謀利,不是慳錢,不是補貼開支,不是讓囚友多賺幾塊錢……赤祼祼的剝削卻活生生地出現。

雖然在大多數國家及地區未有施行在囚人士的最低工資政策,但不等於世界各地沒有團體呼籲檢討在囚人士的工資政策。加拿大在 2013 年曾發生削減工資而導致在囚人士罷工抗議事件,亦有囚友向法院上訴,要求增加工資。阿根廷政府在 2014 年修訂法例,訂明在囚人士有工作及學習的權利,並該有「最低工資」保障。

回到香港,有百年老字號的懲教署基本上在政策和操作上都是以英國為圭臬。不過英國的監獄工資種類較多較仔細,亦給人有較公平之感。例如根據 Inspectorate of Prisons 的文章,英國監獄允許小部分囚犯領取許可證外出工作,所以工資有差異,周薪有 4 至 10 英鎊不等;因長期病患而未能工作或已達退休年齡,仍可得到工資 3.25 英磅;因監獄內工作數量供應不足或因短期疾病而無法工作,仍可得到工資 2.25 英磅。

「凡你們給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給我做了。」(瑪竇福音 25:31-46)最低工資已經難講,在囚人士的最低工資更是票房毒藥,但並不意味這議題不重要。我一直相信,所以給你一直寫信。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