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警署外現圍板 行人路收窄近半至約 1 米 警:外牆油壁畫 區議員:擾民

2019 年反修例運動期間,旺角警署的外牆不時被示威者寫上標語。《立場》近日發現警署面向彌敦道的圍牆被帆布覆蓋,近巴士站的位置有多塊白色圍板圍封了部份行人路,令該段路闊度一度由約 2 米收窄近半至 1.1 米,對市民造成不便。白色圍板外並無標示工程內容及完工日期。《立場》先後向警方、路政署,地政總署等部門查詢,警方承認是因壁畫工程,由去年 11 月起圍封部份行人路,為期兩個半月,又指「已通知相關部門」。

地政總署指,政府部門因公務使用政府土地不屬非法佔用,而路政署就指由於不涉掘路工程,不屬其職權範圍;兩署都沒有回答有否就警方佔用範圍提供意見或作視察。反而運輸署有派員視察,但指如發現工程對行人造成影響,會轉介相關部門跟進。

當區區議員林兆彬批評,警方完全無諮詢或知會有工程,又質疑圍封範圍過大時間太長,甚為擾民,直言工程浪費金錢及時間,「警方濫權形象已經太深入民心,公關的塗脂抹粉其實都不會改變市民印象」。

旺角警署近彌敦道一段外牆,近日有圍板圍封部份行人路,將行人路收窄近半。( 立場新聞攝)

巴士站後方 2 米行人路 圍板後只餘 1.1 米

抗爭運動去年逐漸因武漢肺炎疫情轉趨沉寂後,政府開始在各區修飾,抹去抗爭痕跡。曾多次被塗上示威標語的旺角警署,面向彌敦道的外牆近日亦進行工程,掛起藍白色帆布,更有白色木板圍封部分行人路的範圍。

《立場》記者上月 10 日及 29 日(上周二),相隔二十日時間,兩度前往視察,都發現圍封範圍並無告示交代任何工程資訊,公眾對白色圍板詳情一無所知。

旺角警署外牆正進行工程,並設立了圍板,但沒有任何工程相關資料。(立場新聞攝)

記者與當區區議員林兆彬實地量度圍板範圍,顯示巴士站至警署外牆之間原約 2 米闊的行人路,被圍封近半,只餘下 1.1 米供行人使用,而被圍封位置長約 17 米,總面積約 15.3 平方米。隨工程持續,圍封範圍曾向運動場道方向北移,但面積大致相同。

行人路收窄後,通道僅足夠輪椅通過,但不足夠讓兩人並肩而行。在人流繁忙時,該處明顯形成樽頸,市民需減慢腳步,更有不少行人被逼穿過巴士站。

區議員林兆彬用尺量度,發現本來約 2 米闊的行人路,被圍板佔去近 0.9 米,只餘 1.1米供行人通過。 (立場新聞攝)

壁畫上現獅子山 手持畫筆女士拒受訪

其中一日視察期間,記者發現有工作人員出入圍封範圍,故敲門查詢,一名手持畫筆女士表示「不方便」,隨即關門。記者短暫所見,未完成的壁畫上有獅子山。

圍板後出現獅子山壁畫。(立場新聞攝)

路過市民何小姐指平時坐巴士經過,已留意工程圍封了一段時間,估計與壁畫有關。她指工程圍封了部分行人路,影響行經及等巴士的市民,又認為美化工程對改善警方形象無用。

在旺角上班的陳先生同意,圍板凸出對行人頗大影響,他指不明白為何工程需長達兩個半月時間,認為警方既然想做好公關及改善形象,更應清楚向居民及區議員交代。

警方:壁畫工程長 2 個半月 地署路署無回應有否提供意見

警方回覆《立場》指,旺角警署外牆由去年 11 月上旬開始,正進行為期兩個月半的壁畫更新工程,並已通知地政總署及路政署,又承認工程期間需於外牆蓋上帆布及搭建臨時圍板,並佔用部分行人路,但並沒有解釋為何要圍封及相關範圍的面積。

曾針對商鋪圍板阻街問題執法的地政總署回覆指,政府部門因公務目的而使用政府土地並不屬《土地(雜項條文) 條例》下的非法佔用政府土地,但無回覆有否就該工程給予意見,僅指記者應向相關部門查詢。

路政署回覆指,一般因店鋪裝修或其他不涉及掘路工程而於公共道路竪設圍板的事宜,不屬該署的職權範圍。該署同樣沒有回應,有否就圍封行人路的規模給予建議。

而運輸署就回覆指有關圍牆工程屬臨時使用政府土地事宜,並非道路工程。署方曾派員實地視察及檢視,如有關工程對行人造成影響,會轉介相關部門跟進。

區議員:形象工程不能扭轉警暴濫捕印象

區議員林兆彬質疑警方從未諮詢居民就進行壁畫等形象工程,無助扭轉市民對他們的負面印象。(立場新聞攝)

當區區議員林兆彬指,事前從未收過警方或其他部門就該工程諮詢,亦有街坊投訴工程阻路,「雖然客觀地說輪椅都可以通過,但都幾擾民,始終會對市民構成不便。」他又質疑,是否有必要圍封這麼大的行人路範圍。

他批評地政總署的回覆並不合理,「那很多政府部門都有建築物,難道他們都可以隨意伸延出來佔用行人路?事件很荒謬,我會懷疑是不是因為地政總署怕了警察?」

林兆彬舉例,太子道西的行人路上警方亦放了大量鐵馬,但可能是因保安理由,故雖阻街他亦無可奈何,但外牆工程只涉及美化,「如果警方認為壁畫設計是漂亮的,應事先諮詢區議會或市民,或到時邀請我們去剪綵,但現在完全沒有相關資訊。」

他認為,外牆壁畫僅屬形象工程,浪費時間和金錢,「公關的塗脂抹粉,其實都不會改變市民對警方的印象,因為過去兩年警方的警暴、濫權形象已經太深入民心。」

警署外牆原壁畫 2018 年由盧偉聰揭幕 

林兆彬續指,該段外牆在反送中運動前原有大型壁畫,但 2019 年運動開始後,不時有示威者貼上文宣,又塗上標語或塗鴉,最終警方用油漆將壁畫完全遮蓋。

翻查資料,原壁畫是由一班壁畫繪畫師、香港黏多醣症暨罕有遺傳病互助小組病友、家長、旺角區少年警訊會員及旺角警區人員等一同繪畫,並由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於 2018 年母親節揭幕,當時邀請了超過 200 人出席典禮。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